一木禾 > 封神大圣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汜水关内斗

  汜水关内,总兵府依然破碎成废墟。
  袁洪的身躯在不停的震颤着,身躯在不停的震颤着。
  “这不可能!他的五感都被剥夺了,怎么可能还有动静!”金鳌岛十天君中的赵天君颤声说道。
  有人看了看旁边的一众小妖,他们修为不足,没有丝毫反应。
  袁洪就是一个个例。
  “这是本能,他身躯纵然被剥夺了五感,但是内心的战意依旧盎然!”火灵圣母赞叹说道。
  赵公明面色漆黑,他看到了捆住的袁洪,身躯都在颤抖,庞大的力道在挣脱缚龙索。
  这可是缚龙索,就是金仙也要被束缚其中,一般的大罗仙过来,都无法脱困。
  他看到了什么,袁洪的力量崩断了缚龙索,并且身躯还在不停变化。
  吼的一声,袁洪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他的身躯太庞大了,一个巴掌,直接落在赵公明脚下。
  血红色的眼眸盯着赵公明,渐渐的,他眼中多了一份神智。
  袁洪从定海珠中挣脱了五感剥夺,强行脱离束缚。
  同时,他也怒了。
  “赵公明,一较高下吧!”袁洪化身大猿猴,手中的槟铁棍被他摄来,化作铁柱一般大小。
  轰隆一声,总兵府已经彻底变成一片废墟。
  “妖猴,怕你不成!”赵公明手中金鞭一指,用出了天罡神通,法天象地,巨大的身躯几乎与袁洪分庭抗礼。
  两个庞大的身躯战在一起,尘土飞扬,就连一旁的房屋都受到了波及。
  即便是在这种状态下,袁洪依然可以施展各种法术,他的铁棍如同瀑布一样砸下。
  一棍接着一棍,前一刻的棍影还没有落下,后一刻他的棍影就已经出现。
  几十重棍影一同落下,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棍,金棍上,大道锁链迸发。
  这一方天地都快破碎了,在袁洪狂风骤雨一样的攻击下,赵公明只能被动防御。
  这倾天一棍,他仿若有种天劫落下的浩荡,他不得已再次祭出二十四诸天定海珠,五色毫光抵挡住这次攻击。
  但是他本人也是被砸的吐血。
  赵公明被这一击,打的几乎神魂不稳,险些丧命。
  一旁的余元看不下去了,这本就是他的战斗,被赵公明抢了去。现在赵公明落了下风,他立刻就上去了。
  在他手中,化血神刀徒然变大,对着袁洪的后脑勺斩去。
  化血神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刀上的化血诅咒,只要中了刀痕,任凭你手段通天,也是顷刻毙命。
  化学神刀放大,一刀斩下去,火星四溅,竟然没有丁点伤痕,就如同金铁碰撞一般,险些把化血神刀给崩断。
  “好硬的头!”余元目光有些呆滞,看着袁洪的脑袋,明明是毛发丛生,可是短短那么一瞬间,仿佛有那么一丝闪亮而过。
  “这可是化血神刀,竟然没能伤他分毫!”九龙岛四圣张大的嘴巴,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袁洪回过头,冷笑一声,从定海珠强行夺回五感,他冷冷的说道:“你们截教手段阴毒,真当我没有一丝防备么!”
  袁洪一铁棒打落赵公明,打散他的法身,转而将铁棒抗在身后,目光盯着他们。
  “你们一起上吧,我让看看圣人门徒,究竟厉害在哪里?”袁洪已经狂暴了,和赵公明的战斗根本不足以让他平复心中的热血。
  他要战到这方汜水关无人敢瞧不起他,甚至人人见到他都要拱手低头。
  “妖猴太狂妄了!”九龙岛四圣飞身迎战。
  他们一人祭出一颗宝珠,分别是开天珠,辟地珠,混元珠,拌黄珠。
  四颗宝珠同时放出光华,如同一道锁链,这是规则的锁链,速度太快了,一瞬间就洞穿了袁洪的四肢。
  规则最是无形,哪怕金铁,也能穿透。
  “就这点手段?”袁洪冷笑,他四肢用力,崩碎了这四道规则锁链。
  “九龙岛道友莫慌,我等前来祝你一臂之力!”金鳌岛十天君站了出来。
  他们十人本是以阵法出众的,即便是十人,也能短暂时间形成一道微小的阵法。
  十道光华冲天而起,一股无形的压力让袁洪身躯一顿,他发觉自身周围的空间突然沉重了。
  手上的镔铁棍更是重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连想要挥动都是问题。
  “诸位,是一个好机会,一同出手,岂能让这妖猴侮辱了我名教的威风!”一旁的罗暄大声吼道。
  他也出手了,他化身三头六臂,手持飞烟剑、五龙轮、万里起云烟、照天印、万鸦壶五件法宝。
  现在袁洪被制止了,正是出手击杀的好时机。
  侮辱自家教派,哪怕他天赋再强,手段再高,也断然没有他活命的机会。
  “火灵圣母,你还愣着做甚?”罗暄大叫,惊醒了火灵圣母。
  她头上金霞冠火光冲天,将这一片天空都燃烧的通红。
  她是通天教主的直系弟子,无论手段还是法宝,都要远超其他人。
  火光冲天,染红了汜水关上方,火光之中,冲出三千火龙兵,这是三昧真火,正统的道家火焰。
  纵然她不愿意以多欺少,但是涉及到了名教声誉,她不得不做出选择,否则她的师尊,她的教主会怎么看她。
  两口太阿剑悬浮周身,画出太极形状,护卫她周身。她唤出一口混元锤,纵身一跃。
  这一片汜水关,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一旁的韩荣真是没地方哭诉,他站在的运道之火祭坛,大声呼喊着黄争。
  如今场面依然失控,汜水关先自己内斗起来了。
  “何事?”黄争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武德王,不好了,汜水关内斗了,袁洪和一众截教仙人打起来了!”韩荣将事情简明的告诉了黄争。
  运道之火在祭坛火热的燃烧,他目光透过运道之火,仿若看到了身后大战的袁洪和截教门人。
  “我现在身在东海,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这事我会托付给大将军孔宣来处理,你自可安心!”
  说罢,黄争的身影渐渐消失,韩荣急切于汜水关里的争斗,没能注意到,刚刚消散的黄争,他的嘴角露出不可察觉的笑容。
  仿佛这一切都是他愿意看到的。
  ……
  此刻,国师府上。
  陈庆如同一个辛苦的老农,依然在拼命的耕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