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封神大圣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盘散沙 今天

  汜水关内,黄争坐镇其中。
  他是大罗仙级别的强者,实力强横,他与玉虚十二仙一战,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故而,黄争坐镇,才能压得住一群截教和一些散修妖怪。
  此刻的汜水关,除了总兵韩荣外,黄争并没有显化出来,故而这里沸沸扬扬的,非常嘈杂。
  总兵府,不仅人员嘈杂,就连声音也很杂乱。
  这里聚集了截教门人,像是金鳌岛十仙,赵公明,火灵圣母,九龙岛四圣。
  他们大多是截教外门弟子,唯一根正苗红的,这大概只有三代弟子火灵圣母了。
  强如赵公明,也不过是外门精英弟子,论身份,远不如火灵圣母高贵。
  他们之中,有二代外门弟子,也有三代内门弟子,此外就是记名的三代弟子和四代弟子也皆有。
  截教主张有教无类,每个人都是往天性上发展,他们专修一道,故而成就极端。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极为强大的,故而谁都不服谁。
  而黄争更是带来了诸如修行天才的袁洪等人,此外还有各地其人异士。
  这些都是陈庆示意的,毕竟元始天尊不是想要进行封神之战么,那就让所有人一起打团好了。
  今日的主位上,黄争不在,截教是一个团队,袁洪他们各种散修也是一个团队。
  唯有韩荣夹在中间,他是大商的总兵,理应偏袒大商招募的人士,袁洪,邬文化他们。
  但实际上,韩荣也是截教门人,故而这边吵得不可开交,他也只能赔笑。
  这一切都要从前些日子说起,在姜子牙的授意下,西岐的人马轮番骂阵,说出来的话几乎非常难听。
  哪怕截教门人蹲守在汜水关,也是偶尔可以听闻到一些流言蜚语,时间久了,就是这群截教门人也都有了火气。
  修行之人可不就是为了争这一口气么!
  “阐教众人欺人太甚!”一旁的余元坐在蒲团上,不停的拍着大腿。
  他徒弟就是当初碰见哪吒和陈庆的余化。
  “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是一家人,若是真刀真枪的比试,我截教门人何曾惧怕过!”一旁的火灵圣母也是愤恨说道。
  这是火灵圣母,为了请她出山,闻仲和申公豹可是搬出来她的徒弟胡雷,百般劝说这才下山。
  “光是愤恨有什么用?阐教欺我截教无人,那就打啊!”一旁的赵公明也是火爆脾气,他受申公豹和闻仲之邀,来到汜水关已经有了几月。
  整天都坐在府上,纵然好吃好喝的都上了,但是他却如坐针毡。
  他是来争道统的,不是来享乐的。
  “不可,纵然阐教不仗义,我等不可坏了三教情谊,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火灵圣母说道。
  和封神演义中不同,在演义中,她是复仇而来,心情自然充满了暴戾。
  此刻她徒弟胡雷尚在,她说话做事都在以大局为重。
  纵然他们无惧阐教,但是三教之间的情谊不能破坏。
  “既然骂不还口,那还不如早些归山去了!”九龙岛的四圣冷笑开口说道。
  谁都知道他们心气高傲,怎么会无缘无故吃了大半个月锦衣玉食,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他此言无非是以退为进,逼迫众人做一个选择。
  通天教主的弟子门人太多了,尤其是通天教主主张他们个性发展,导致了就算同门,他们也都互相不对付。
  理念之争,可不管你是不是自家同门。
  “闻道友与申道友对我等不薄,岂能因为一时口舌之快,就驳了他们面子!”一旁的沉默寡言罗暄开口说道。
  “既然不战,又是不退,我等来此意义何在?受他阐教门人侮辱么?”金鳌岛十天君中的秦完天君说道。
  截教门人各自为政,他们谁都说服不了谁,他们就这样,几乎每天都在争吵着。
  与他们同列的袁洪在一旁闭目养神,他身旁,是自己的青蛇兄弟常昊。
  看见他们之间如同一群无能小儿狂怒,想了半天也没能有什么好办法,袁洪冷冷一笑。
  在他身旁,常昊注意到了。
  “大哥,为何发笑?”这里是总兵府,各路修行大家聚集在一起,常昊说话的声音很小。
  “我笑一群无头苍蝇,没有主见!”袁洪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说完,常昊想要捂住他的口舌,却发现为时已晚,对面的一众截教门人纷纷看了过来。
  现如今的天下,修士之间也是有着鄙视链的。同境界之中,三教门人看不起散修。
  同三教中,人教弟子最为尊崇,其次是阐教的自我感觉良好,但是阐教门人看不起截教,认为他们是一群旁门左道之辈,故而羞与他们为伍。
  而截教门人众多,大有万仙来朝的架势,故而通天教主的四大真传弟子最为尊崇,其次是随行七仙弟子。
  至于其他人,都是被鄙视的对象,像是赵公明和三宵,因为实力出众,在外门弟子内,最有威望。
  剩下的就是一群普通的外门弟子,记名弟子了。
  至于像袁洪这样的散修,差不多是处于修士鄙视链最底层了。
  故而,他如此不给不面子的直言,更是引来其他截教门人的怒目而视。
  “区区散修,胆敢如此放肆!”截教门人纷纷呵斥,唯有对付比他们更底层的散修,不能容忍。
  袁洪本就是散修天才,一手八九玄功出神入化,别人散修敬他,畏他,惧他三教。
  袁洪可不怕,他天生大胆,威猛无比,和后世大闹天宫的猴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桀骜不驯,从来不把这些名师弟子看在眼里,他只认可实力强大之人。
  “我说你们一群无头苍蝇,只知道做小儿状无能狂怒!”袁洪冷声呵斥道。
  一旁的常昊急得脸色都青了,这可是圣人门徒,他们惹不起。
  “大哥,少言几句!”常昊在不停的劝导。
  “各位,这都是一个误会!”常昊非常圆滑,从中打着圆场,希望可以缓解一下气氛。
  “误会?”余元冷笑一声,他抽出化血神刀,目光冷冽的说道:“区区散修也敢侮辱我截教,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误会!”
  袁洪翻手取出槟铁棍,与余化对立。
  “呵呵!确实不是误会!”袁洪同样冷笑,他眼睛闪烁着光芒,直言道:“这就是事实!”
  一旁的韩荣无力扶着额头,这就是一盘散沙啊,这还没打西岐,就自己先打起来了。
  ……
  此刻,国师府上。
  陈庆如同一个辛苦的老农,依然在拼命的耕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