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八十章:户咀山遭遇战
忽然,他们跑着跑着不跑了。玩完!四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很多日军,他们没有开枪,而是快速合围过来。
  
  盛事猜到了,看来日军不愿意开枪,开枪容易暴露这里的方位,那样会引来更多探路人。
  
  鬼子真不少,四周瞅了瞅,大概不下二十个人。
  
  他们三人互相背靠着背,手里握着匕首。盛事说道:“放心!日军不敢开枪,他们也怕咱们开枪,不然他们的射程足以杀掉咱们了。一会注意了,这是真正的白刃战!我们既然动刀了,就杀干净他们,这样做对我们也有利。”
  
  曲飞燕忙说:“可是人太多啊!我怕咱们的体力……”
  
  “你能在艺伎馆里杀十几个人,还会怕这吗?”金斗接话。
  
  “那不一样的,他们大多数在睡梦中,这可是大活人啊!”
  
  “尽力吧,我们往死里拼!”盛事说道。
  
  日军的刺刀在一点一点挺近,包围圈已经缩小到不到二十米。三个人还没开始动手,手心里已捏出了汗!
  
  “扔飞刀吧?这样我们胜算更大一点。”曲飞燕紧张说道。
  
  “不行,你一旦打飞刀,人就跑了。这样不好,准备吧,贴近肉搏!”盛事说道。
  
  金斗愁眉苦脸道:“我这会想念我体真妹夫了,他要是跟着,这点人根本不在话下!”
  
  “别说那没用的,准备,给我杀!”盛事一声嚎叫,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盛事连吹针都不用了,手握两把匕首,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敌军人群。敌军也是异常的狠,“哇呀呀…”大叫着冲了过来。
  
  三杆枪刺眼看着就要刺向盛事,这根本没有可以躲的地方。只见盛事立即低身,顺着枪刺的来的方向滑了出去。地上是土坡,他仰天向上架开刺刀,跟着匕首刺进敌军身体。
  
  漏掉一杆枪刺,拔出敌军身上匕首接着冲!不能回头,漏掉就漏掉了,此时只能勇往直前。
  
  曲飞燕咬紧银牙,同样手握匕首冲刺!一个女人怎能架得住几个男人冲刺,她只能到了近前,侧身跳过刺锋!就势打了个骨碌,反手一刀,送进敌军侧腰。
  
  她这身法也是够敏捷的了,再次弹跳起身,接着一个旋身回踢,踹飞一名敌军。
  
  又一把军刺刺来,她无法躲避了,只能用匕首架开,快速顺枪滑刀。敌军无奈后退,她再次双脚起跳,踹飞对方。
  
  眨眼间这体力是刷刷的下降,她没有留意,侧方又一杆枪刺刺来。她躲不过去了,瞬间腰间被刺!
  
  “啊……”曲飞燕疼痛倒地。
  
  金斗身法灵活,他在杀了两名敌军后,猛地听到曲飞燕喊叫。顾不得了,一飞刀甩向对方面门,敌军瞬间被爆头。
  
  盛事听到曲飞燕喊叫,他不再忍了,近身肉搏战太耗体力,他开始吹起银针。这敌军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中毒针倒地。
  
  盛事扑到曲飞燕跟前,“咋样?伤哪里了?”
  
  “没事!刀刺的不深。”话音刚落,曲飞燕一飞刀扔出去,盛事身后扑来敌军被消灭。
  
  “不行了,我们用飞刀吧,不然无法保命!”曲飞燕说完,从身上取出小飞刀,疾风骤雨般的甩了出去。
  
  “唰唰唰唰……”敌军开始成片倒地。
  
  一看这架势,敌军调头要跑,盛事的吹针再次射出。金斗的飞刀开始成把的扔出去,这局势瞬时扭转。
  
  “不能留活口,全杀光!”金斗喊完追了出去。
  
  猛地,形势再次扭转,外围成堆的飞刀打向敌军,密密麻麻的扑了过去。再一看,哇!胡东领着几个队友赶来了。
  
  这还了得,盛事大喊:“一个都不能放走!”
  
  这里方圆三十米内,无缝飞刀洗礼,杀的那叫一个痛快!太快了,敌军很快被杀的一个不剩。早知道胡东他们赶过来,不用费劲肉搏战了。
  
  看着一地被清理干净的敌军,金斗说道:“这些尸体需要处理干净,不能打草惊蛇。怎么办?”
  
  胡东听了转身跑去四周观察,他说:“这里有个山坑,咱们把尸体全堆进去,然后用石头把这坑填起来。”
  
  “行,说好了就干,来兄弟们,一起动手。”金斗喊道。
  
  大家伙开始搬尸体,往山坑里扔。盛事关切的看着曲飞燕腰间的伤,伤口还在汩汩冒血。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动手撕起来。
  
  “你这是干吗?”曲飞燕问。
  
  “得赶紧把你的伤口勒住,不然你撑不到家。”这时他已把自己的外衣撕成了布条,逐个打成结,蹲下身想要帮她系在腰间。
  
  曲飞燕动不了,盛事贴着她缠布条。她有点别扭,说了句:“你别占我便宜啊!”
  
  “救死扶伤,医者无性别,随你怎么想。”盛事说着,一下打紧了缠在腰上的护带。
  
  “啊呀……轻点,疼啊!”曲飞燕叫喊。
  
  “疼就对了!这样先帮你止血,等回去了找大夫,再帮你处理伤口。”盛事说着,他没有离开,一把抱在怀里轻拍着。
  
  曲飞燕不能动,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一下子臊的满脸红!
  
  “滚开!存心呢不是?”曲飞燕低语斥道。
  
  “我这是让你先适应适应,一会回去路上还是我背你。”
  
  “这么多人,我为啥要你背?”
  
  “你看看他们谁敢背你,除了我背着你,明白不?”
  
  “你混蛋!”曲飞燕骂的声音很低,还在被他抱着。她低声细语的又说:“求你了,别这样,咱又不是小年轻。你这样让人家看着你,你得有多骚啊!”
  
  “呃呃,好吧,听你的,嘿嘿!”盛事松开了手,看来他的强攻进取,取得了初步效果!
  
  周围的战士们都在偷笑着搬石头,没人说话。连金斗看在眼里,也是跟着摇了摇头,撇了撇嘴。
  
  盛事这才起身随大家一起干活,他们要把这片区域,恢复如初。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迷惑日军一时,让他们认为这些人是失踪的,而不是被杀死的。至少不让山洞里的守军,过早的警惕防范!
  
  其实这么做还是有点多余,没有起到多大效果。这一队日军如果一夜未归,第二天就会有搜索队满山搜索。而且日军手里有军犬,很快就能找到埋藏尸体的地方。
  
  总之这次曲飞燕战斗受伤,让盛事钻了空子。曲飞燕对男人那种已死的心,慢慢变得活络起来。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俩就能在一块了,因为她即便再嫁,也要征得儿子郝大道的同意。更何况他们离那一步,还有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