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二十六节 破局

  一番计议,终究没有什么结果,云翔便只能先行离开。
  跟着马氏、天牢星君一路出了天牢,三人却迎面撞上了何将军走上前来。
  何将军也不敢多说废话,连忙施礼送二人离去,只是心中狐疑这除晦怎会如此之快,便又去清点了一下囚犯,见无一缺失,方才放下心来。
  回到纳晦宫,又与天牢星君道了别,约定好了改日前去拜会,云翔便将自己关进了房中,开始苦思起了对策。
  说起来,在天牢中产生的那个念头,倒是颇有些操作的余地,只是该如何操作,还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次日一早,云翔离开了纳晦宫,准备去见一个人,一个他原本厌恶到了极点的人——武德真君。
  武德真君、包括他的上司水德星君,都是二郎神杨戬的人,虽然不知李靖和杨戬的关系如何,但如果能够借用杨戬的力量来对抗望海菩萨和李靖,应该算是一个可行之计了。
  说起武德真君,他最近的心情真的很差。
  压龙山之案发生已经一年半了,他这里的调查却始终没有什么头绪,玉帝已是渐渐不满,就在前几日,玉帝已经发话,若是他这里再查不出什么头绪,便会免去他的职务,不再由他的上司水德星君负责此事,而是改由一向与水德星君不对付的火德星君来调查。
  如此一来,这事情可就有些失控了啊。
  虽然他已经证实了杨戬不是救敖丰之人,但火德星君与二郎神并无干系,若是他来调查,会不会查到二郎神的头上,却就难说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接受的。
  此时再想通过云翔来嫁祸龙宫,却也更加难了百倍,毕竟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除非云翔自己站出来作证,否则有马老星君的庇护,这一盆脏水也根本泼不上去。
  这些日子,他又去找了云翔几次,对他着意拉拢,只可惜这云翔软硬不吃,着实令人着恼啊。
  这一日,他正在府中发愁,却忽然听得下人来报,云翔主动找上门来了。
  难道这该死的蛤蟆终于开窍了?
  武德真君大喜过望,连忙将云翔请了进来,二人方一坐定,他便忙道:“云翔兄弟,你可是想通了,准备助我成事了?”
  云翔淡淡摇了摇头,道:“真君,在下之前一直不肯答应,其实并非是不肯助你,实在是你所想的计划漏洞百出,徒惹人笑罢了,在下着实不敢以身犯险。”
  武德真君顿时一愣,道:“此话何意?”
  云翔压低了声音道:“之前真君曾经告诉我,出此下策,也不过是为了回护一位天宫的大人物?”
  武德真君点头道:“正是。”
  云翔出言试探道:“不知这位大人物,比起李天王来说,权势如何?”
  武德真君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摇头道:“李天王如今虽然得宠,但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终究比不上那位底蕴深厚,你问这个做什么?”
  云翔心中顿时一喜,他会这么说话,可见李靖和杨戬应该没什么交情,也便于他展开下一步的计划。
  他忙道:“我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即便是权势如李天王一般,查案终究还是要讲究证据的,没有真凭实据,却也终究难以让人相信。”
  武德真君苦笑道:“此事我又怎能不知?只是事到如今,却实在找不出什么证据,却也无可奈何。”
  云翔眼见时机成熟,便笑道:“在下最近听来一个消息,不但可以抓住想要的犯人,还能够掌握真凭实据,真君可愿一听?”
  “竟有此事?”武德真君大惊,忙道:“请快快说来,本君感激不尽。”
  云翔道:“真君不妨想想,这西海龙王敖丰脱困之后,会做些什么事?”
  武德真君沉吟道:“你的意思是,他难道还敢找天庭算账不成?”
  你真是个草包!
  云翔心中腹诽,口中却道:“真君莫非忘记了,他的儿子还在天牢中关着呢。”
  武德真君惊道:“你是说,他要来天牢救人?”
  云翔道:“他如今是戴罪之身,怎敢擅闯天庭?但他不来,会请其他人来帮他救人啊。”
  武德真君奇道:“请了何人?”
  云翔笑道:“自然是请救他之人了。如今的他,可还能找得到别人吗?”
  武德真君恍然大悟道:“若是按你所说,要来天牢救敖烈之人,便是在压龙山救敖丰之人?”
  云翔咧嘴道:“顺理成章罢了,想必旁人也不会生疑。”
  武德真君道:“你这消息可靠吗?”
  云翔道:“江湖传言,有六七分的把握而已,想来这人最近便会动手了,只是他会如何救人,却是不得而知了。”
  武德真君大喜过望,忙道:“若是真能如此捉到案犯,你可是立了大功啊。”
  云翔笑道:“我只是想交真君这个朋友罢了,又如何敢居功?所有功劳,自然都是真君的。”
  武德真君更加高兴,拍着云翔的肩膀道:“如此说来,当真是多谢兄弟了。你这朋友,本君可是交定了。如今事不宜迟,我这便安排人手,守住了敖烈,看看到底是何人敢来救他。”
  云翔道:“既然如此,我便等着真君的好消息了。”
  这话说完,二人相视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离开了武德星君的府邸,云翔心情大好。陷阱已经布下了,如今有二郎神、水德星君、武德真君这一系人马盯着,要是望海还能救出敖烈,那可真是本事通天了,也是敖烈和敖婕命当如此,怪不得他不尽力了。
  之后的日子,云翔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当然,除了日常的工作和练功,他也不会忘了不时去武德真君那里打探消息。
  消息是两个月之后传来的。
  据说,李靖果然出手救人了,不过动用的却是正当的手段,那就是,去玉帝面前为敖烈求情。
  敖烈是个小人物,关了几百年也没什么结果,按理说来,既然他亲自求情了,玉帝也就随手批示一下便是了。
  可哪里想到,水德星君早已坚决地执行了云翔的计划,提前跟玉帝偷偷打过了招呼,准备来一次人赃俱获。李靖此举,却是结结实实地跳进了云翔早已准备好的陷阱之中。
  事情的结果,当然是玉帝狠狠地骂了李靖一顿,驳回了他的奏折,让他颜面大失。
  后来,李靖被杨戬一系的官员死咬着不放,无奈之下,也只得悄悄向玉帝供述,他其实此举是受了望海菩萨所托。
  到了这个份上,连玉帝都认为不需要再查下去了,万一再牵连出望海身后的本去佛祖,可是大家都没法收场了,最终,整件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事情发展成这样,结果早已出乎了云翔预料的好,如今的敖烈早已成了烫手的山芋,谁也不敢轻易去动,望海菩萨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至于对敖烈本人来说,便只能乖乖地等着,一百多年后再出来了当他的白龙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