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然后和初恋结婚了 > 第269章 不止是喜欢 2

  洗完澡,江漓漓收到消息。
  
  是叶嘉衍发来的,他说视频会议结束了,她可以过去了……
  
  他是故意的——她可以笃定。
  
  问题在于,她最近不单单是思想很危险,还很喜欢以身犯险。
  
  一分钟后,她推开书房的门。
  
  她没有出声,也不敢贸然冲动,小心翼翼地探了一个头进去,看见叶嘉衍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确实合上了,才松了一口气。
  
  叶嘉衍抬眸,对上江漓漓的视线,直接问:“有话要跟我说?”
  
  江漓漓点点头,“嗯。”
  
  “你不进来怎么说?”
  
  江漓漓抿了抿唇,推开门走到桌子前,不太确定地问:“你刚才说他们听错了,他们信了吗?”
  
  叶嘉衍挑了挑眉,“我说的,他们只能相信。”
  
  “……”江漓漓被噎了一下,下一秒,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你可以做到!”
  
  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突兀地拍马屁。
  
  叶嘉衍示意她过来,果然,她乖乖走到了他身边。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说吧,什么事?”
  
  “你以后能不能让扬声忙起来?”江漓漓说,“也不用太忙,忙到不能谈恋爱那种程度就好。”
  
  叶嘉衍眯了眯眼睛,“你朋友喜欢扬声?”
  
  “……”
  
  江漓漓瞪了瞪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嘉衍——
  
  他怎么知道?
  
  感情方面的事情,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
  
  “不难猜。”叶嘉衍淡淡的说,“只是你要求的这个程度,不好把握。”
  
  “我相信你!”江漓漓用左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你可以把握好的!”
  
  “……”
  
  叶嘉衍注意到什么,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了江漓漓手上——
  
  她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婚戒。
  
  小巧的婚戒,将她细长的手指修饰得更好看了。
  
  江漓漓顺着叶嘉衍的目光看向自己,猛地反应过来,缩回手说:“我戴着玩儿的!”其实就是洗完澡后,想到这枚戒指,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泛甜,就……戴上了。
  
  说来很奇怪,这枚小小的东西,带给她的惊喜和愉悦,几乎超过了一切。
  
  因为这枚戒指是叶嘉衍在他们结婚那天定制的。
  
  这让她意识到:就算她迟钝得不行、就算她依然不知道当初在马尔代夫是叶嘉衍救了她、就算她仍然认为叶嘉衍是庄雅妍的同伙,要和庄雅妍合谋害死她……
  
  那么,收到这枚戒指,她无论如何都该醒悟了。
  
  一个在他们结婚那天定制了婚戒的人,怎么会和另一个女人合谋想害死她?
  
  她要算账的对象,从来都只有庄雅妍一个人啊。
  
  叶嘉衍攥住江漓漓的手,不让她缩回去,而是端详着。
  
  片刻后,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老公,问你一个问题——”江漓漓缓缓说,“这枚戒指,为什么定制了这么久啊?”
  
  如果早一点收到戒指,说不定她可以早一点解开对叶嘉衍的误会。
  
  “设计的问题。”叶嘉衍说。
  
  “你……”江漓漓咽了咽喉咙,“把设计稿打回去多少遍才定稿的?”
  
  叶嘉衍回忆了一下,“记不清了。”
  
  江漓漓:“……”她就知道!
  
  叶嘉衍随即松开江漓漓的手,说:“去把我的拿过来。”
  
  “你的放在哪儿?”
  
  “保险柜。”叶嘉衍顺便把保险柜密码告诉了江漓漓。
  
  “……”江漓漓觉得有些夸张,“又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你放保险柜干嘛?”
  
  叶嘉衍挑了挑眉,说:“贵不贵重,我说了算。”
  
  “……”
  
  江漓漓猝不及防地被撩到了,蹭蹭蹭跑去帮叶嘉衍拿戒指。
  
  她打开保险箱,一眼就看见戒指盒,底下压着一本红色的小本子。
  
  那个本子有些眼熟。
  
  她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她和叶嘉衍的结婚证。
  
  哎,他连结婚证都放在保险柜里啊……
  
  相较之下……江漓漓有些愧疚,她自诩很珍惜和叶嘉衍的婚姻,可是他们的结婚证,她只是很随意地放在储物的抽屉里。
  
  她拿着戒指回书房,坐到桌子上,脚尖点着地板,看着叶嘉衍。
  
  叶嘉衍迎上她的目光,“怎么了?”
  
  江漓漓想了想,摇摇头说:“我帮你戴。”
  
  叶嘉衍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把手伸到江漓漓面前。
  
  江漓漓怔了怔,随后笑了,“哎,你矜持一点啊……”
  
  叶嘉衍仿佛不认识矜持这两个字,催促道:“快点。”
  
  江漓漓把戒指戴到叶嘉衍左手的无名指上,末了,没有松开他,而是顺着他的手往上摸。
  
  叶嘉衍一动不动,任由江漓漓在他身上探索。
  
  最终,江漓漓的手停在叶嘉衍的胸口,覆在他心脏的位置上。
  
  他挑了挑眉,“干什么。”
  
  江漓漓从桌子上滑下来,靠近叶嘉衍,“……你喜欢我吗?”
  
  “……”
  
  叶嘉衍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看着江漓漓——
  
  哪怕是问这种问题,她的目光也是纯澈的,给人一种单纯无害的感觉。
  
  越是这样,她越显得……迷人。
  
  叶嘉衍还没回答,江漓漓已经笑了,说:“你的心跳加速了。”顿了顿,她又说,“你喜欢我的,对吧?”
  
  “……”
  
  叶嘉衍的目光不紧不慢地在江漓漓脸上梭巡——
  
  他从来都不讨厌她,不然不会跟她结婚。
  
  但后来,他承认,他对她那抹平淡的感情发生了变化……
  
  江漓漓的手贴在叶嘉衍的胸口,说:“……你的心跳越来越快了。是不是不好意思回答我啊?”
  
  叶嘉衍攥住江漓漓的手,“对自己自信一点。”
  
  江漓漓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她没有注意到,她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
  
  对于叶嘉衍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她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
  
  趁着江漓漓走神,叶嘉衍一把抱起她,让她重新坐到桌子上,顺势在她耳边说:
  
  “不止是喜欢。”
  
  江漓漓感觉脑海里好像“轰”的响了一声,一下子空白了。
  
  她想去看叶嘉衍,想确认他说的话,他浓烈的吻却已经袭来。
  
  她坐在办公桌上,他站着,身高差迫使她必须仰着头,而他必须低着头。
  
  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他们吻得难舍难分……
  
  不用再看叶嘉衍,不用再确认,江漓漓确信刚才她所听到的是——
  
  不止是喜欢。
  
  是什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老公……”
  
  江漓漓叫了叶嘉衍一声,试着回应他的吻。
  
  她还有些生涩,但叶嘉衍有意配合,她自然享受到了主动的乐趣。
  
  但很显然,一个绵长、缠|绵悱恻的吻,不能满足现在的叶嘉衍。
  
  叶嘉衍松开江漓漓的手,转向她身上其他地方……
  
  江漓漓的理智就像被人点了一把火,正在一点一点地化为灰烬,即将烧光殆尽的时候,她挣扎着问:“在书房吗?”
  
  叶嘉衍的气息有些烫人,“你想回房间?”
  
  “唔……”江漓漓有些无力地说,“可是,我好像走不动了……”
  
  叶嘉衍笑了笑,“我懂了。”
  
  江漓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嘉衍扑倒了。
  
  她捂住脸。
  
  没错,她其实是不想回房间。
  
  张姨还没下班,她这样和叶嘉衍出去,一旦被碰见……那就不止是叶嘉衍,她也要留下心理阴影了。
  
  叶嘉衍竟然懂了!
  
  啊啊啊!
  
  叶嘉衍拿开江漓漓的手,“看着我。”
  
  江漓漓一本正经地说:“你很帅啊。”
  
  叶嘉衍笑了笑,用一个深深的吻让江漓漓失去了语言能力……
  
  这个时候,张姨和其他人已经准备下班了,一楼只剩下小白在转悠。
  
  另一个阿姨问:“张姐,要不要跟先生和太太说一声我们回去了?”
  
  张姨看了看楼上,说:“我在微信上跟太太说一声就好了。”
  
  “那小白……”
  
  张姨蹲下来,摸了摸小白的头,“小白,我们要走了,你乖乖的啊。明天见。”
  
  小白已经习惯每天的这个时候送走张姨了,用脑袋蹭了蹭张姨的腿。
  
  另一个阿姨又说:“小白乖,去找先生和太太吧。”说完顺便指了指楼上。
  
  小白一秒get到阿姨的意思,扭头往楼上跑,看见主卧的门开着,一头扎进去。
  
  可是,很奇怪,主卧空空如也。
  
  小白又出去了,路过书房的时候,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异常的声音,脚步倏地停下了。
  
  它已经习惯了捕捉到这种声音,也知道没什么大事,所以很安然地躺在书房门前的地板上,悠闲地摇晃着尾巴。
  
  叶嘉衍和江漓漓出来的时候,小白扑上去,要跟着他们回主卧。
  
  江漓漓动作很快,溜回房间,只留下一句:“小白交给你了。”
  
  叶嘉衍没办法,把小白挡在主卧门外,“你不能进来。”
  
  小白委屈巴巴地看着叶嘉衍,好像在问为什么。
  
  叶嘉衍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心软,摸了摸小白的头,“乖。”
  
  小白“嗷呜”了一声,乖乖趴了下来。
  
  叶嘉衍笑了笑,“明天见。”
  
  “……”
  
  小白把头撇向一边,一副懒得看叶嘉衍的表情,然后闭上了眼睛。
  
  叶嘉衍没再说什么,起身回了房间,看样子是要准备休息了。
  
  但其实,他知道,这一天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