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煮青梅等你来 > 第三十九章 小洁的噩梦

  有时候,平衡一旦被打破,就很难再回到曾经的状态。
  李洁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来,在这一段时间里,原本是三个人的相处状态,突然变成了只有我和王峰,我以为很不适应的我们,彼此之间却很相融。
  上课的时候,我依然会经常偷偷的瞄一瞄他,而他依然是认认真真的听课,从来没有注意过我眼神儿。
  中午,我们有时候会一起吃饭,有时候他会和他的哥们儿一起,我就自己一个人寻找自己的乐趣。
  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路上,可以聊一些李洁在的时候我们很少聊的话题。没想到,我和王峰竟然有很多的共同点。喜欢一样风格的歌曲,一样风格的诗词,一样风格的小说,一样风格的动画……
  而我和他的关系,也在微妙的发生着变化。这变化是始料不及的,也是出乎意料的。
  直到这一天,李洁出现在班级的座位上,我才意识到,我和王峰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是多么的令我心虚。
  看见她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么久的时间里,我竟然忘了要帮助她和王峰的事情,只顾着自己的快乐。
  “小洁……你来了,你病好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来?”
  “嗯。”李洁看着我,只是轻轻的答应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小洁,你怎么感冒这么久?”
  “嗯,没什么,潇潇,中午有空再说。”她表情很沉重,很严肃,完全没有平日里的笑容。
  我不敢再说什么,我知道,或许她此刻心情并不是很好。
  我有点担心,我竟然开始害怕她会知道她不在的这一段时间,我和王峰相处的很愉快,我开始害怕她质问我要帮她的事情,我也害怕她问起王峰对她的态度,我害怕她提及王峰的一切。
  我颤颤巍巍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枯树枝。
  此时,已是深秋,秋意凉,阵阵冷风开始肆意妄为的吹走最后一丝温暖。就连太阳,也像是天空中的装饰品,早已没了温度,只是留下那份明亮。告诉人们,只要有光,就有阴影。
  忽然,我看见,对面楼顶上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刘伟不知此刻又在观察着谁?李洁没在的这段时间,我和王峰愉快的相处,让我已经忘记观察楼顶有没有人,也不在意他是不是在那里看着什么。
  我只知道,这段时间,我和王峰的相处,是另一种感觉。这种非常和谐的相伴,让我心里有种踏实感。无论我遇到什么事情,无论事情的大小,我第一时间就想和他分享。假若事情需要帮助,那么,我第一时间,也会想到找他帮忙。
  这是一种信任,但却与朋友之间的信任不同。在这信任之中,还参杂着几分依赖……
  我回过头,看着李洁。
  她默默的坐在那里,手里翻着这段时间讲过的课程内容。我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看书,或者和我一样,只是找一个事情来掩饰自己。因为,我觉得她的目光并没有真的凝聚在书中,而仅仅停留在书的页面,完全没有目地的游走。
  “哟,李洁你病好啦。”王峰一边说,一边往教室里面进。
  “嗯,好了。”李洁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
  王峰坐在位子上,朝着我笑了笑。今天的笑容似乎多了几分含义,就像我们之间特有的默契。
  我不敢用和他一样的态度去回应,只是看着他,尴尬的一笑了事。
  这个早上,我觉得我们三个人之间,没有了以前那种感觉,似乎多了一道看不见的阻隔。我不知道是我心虚,还是真的有这样的变化。但我希望,我们能够回到三个人都很快乐的时光。
  “潇潇,中午你陪我,我不回去。”
  “嗯。”
  “那我呢?”王峰笑嘻嘻的问。
  “你自便,我和潇潇有事说。”
  “哦哦,那好吧,你们女生的秘密我不便打扰,我就先走咯。”王峰拿起书包,乐呵呵的出了教室。
  “潇潇,我们也走吧。”
  “哦……”我跟在李洁身后,不敢说话。今天的李洁,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氛。
  我们来到栾树广场,人来人往,匆匆忙忙,只有我和她,坐在树下。
  她依旧用她特有的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沉默着……
  很快,学校里的人,越来越少,小广场几乎已经没有同学们的身影,我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直叫。
  “唉……潇潇,你知道,这十天我经历了什么吗?”
  我一面摇头,一面心疼,她一定不是感冒。
  “潇潇,还记得我爸找我的那个周末吗?”
  “嗯。”我点头,看着她。我不知道她将要说些什么,可我明显感觉到,空气开始凝结,气氛愈来愈下沉。
  李洁慢慢的拉起衣袖,手臂上,出现了一道道有些发黄的痕迹。
  我赶忙拉起她的手,轻轻的抚摸手臂上的淤痕。
  她淡淡的说:“我爸打的。十天了,也快好了。”
  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来,“小洁,你疼不疼?你爸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潇潇,你别哭。胳膊上的伤算得了什么?”她冷笑一声:“我请假是因为被我爸打的吐血!”
  我震惊了,同时也愤怒着。
  “怎么能这样!他还是你爸吗?”
  李洁脸上,没有表情,眼睛里看着远处,却没有聚焦。
  “潇潇,你知道吗?那个周末,我按照他的要求去了。吃完饭,他们带着我去唱歌。开始一切都很和谐,我还在想,或许这一关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可是,中途,我爸接了一个电话,说有急事要离开一下。KTV里,就剩下我和他们父子。他让自己的儿子去他指定的地方买烟,他儿子听话的去了。于是,包间里,就剩下我和他。唉~”李洁长长的叹了口气,冷笑了一声。
  “他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反抗着,质问他为什么这样,他告诉我,反正我迟早是他们家的人。我问他,你不怕我告诉我爸吗?他说:你以为你爸为什么会提前走?潇潇,你知道吗?这一刻,我觉得我的人生是灰暗的,终结的。我开始反抗,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慌乱之中,我摸到一个瓶子,想都没想,就朝他砸下去。他疼了吧,我不知道,反正当时他松了手,我赶紧就跑。直到我跑出KTV,都没见到他儿子回来。”
  李洁说到这儿,从书包里拿出水杯,喝了一口水。
  我也趁着这个机会,提出我的疑问:“你这不是逃出来了吗?可你这伤?”
  李洁拧紧杯盖,缓缓的继续说:“我当时不敢停留,接着跑出很远,直到我气喘吁吁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坐到路边的台阶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