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煮青梅等你来 > 第二十四章 妹妹的心事

  王峰和李洁一直都是热火朝天的聊着吃着,我和盈盈却都各怀心事。而那两个快乐的人,都没怎么注意我们。这顿饭,就在这样不和谐的后半段中,结束了。
  王峰送我们回家,我和盈盈先下了车。
  我不知道怎样开口才比较好,希望她能主动告诉我。
  此刻,我不是生气,而是担心。
  妹妹今年上六年级,马上也要面临一个好的初中的选择,学习对她来说,那是至关重要的。继母一直对妹妹都寄予厚望,可如今却发生了妹妹拿我的钱请同学吃饭的事儿。这对现在的妹妹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万一影响学习,可怎么行?
  可妹妹一直不说话,眼看着就要到家了,我不得不先开口。
  “盈盈,姐姐想问问你,今天请同学吃饭的钱,是哪里来的?”
  妹妹犹豫了一下,假装镇定,大声的对我说:“妈妈给的。”
  “盈盈,那你怕不怕我等一下去和妈妈求证一下?”
  妹妹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接着说:“盈盈,姐姐相信你不是那样的孩子,你能告诉我原因吗?犯一次错并不能就说明你不好,在姐姐心里,你依然是好孩子,只要你不再犯这样的错误,我答应你,不会告诉妈妈,好吗?”
  妹妹开始呜呜的哭起来,我拿出纸巾,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
  “姐,那你答应我,一定不要告诉妈妈,我下次再也不敢拿钱了。”
  “好,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姐姐,说到做到,以后都不能随便拿任何人的钱。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要和妈妈商量,假如妈妈不给你,你也可以来找姐姐,但不能这样偷偷摸摸的,我们做人要坦荡,好吗。”
  盈盈点点头,对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天,吃完饭之后,盈盈对继母说,上次答应请同学吃饭,就在我们干部学院外面的西餐厅,一百多就够了,让继母给她两百块。继母问她为什么请同学吃饭,妹妹说,她和同学打赌,在班会上恶作剧,谁输了谁请客。最后,因为妹妹没有胆量,最终放弃了恶作剧,而其他三个同学,都分别作出了相应的恶作剧。所以,妹妹要请她们吃饭。
  可是,继母一听这个原因,不但没给钱,还把妹妹给骂了一顿。妹妹觉得很委屈,就从家里跑出来找我。正好,就是宿舍两位姐姐去洗碗的时候。妹妹躺在我床上,正郁闷着,一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钱,一看三百多。想了一下,就装在口袋里,跑了。
  千算万算,都算不到是盈盈。但是幸运的是,她并没有拿钱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搞清楚来龙去脉,我对妹妹说:“盈盈,打赌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打赌就要赌有用的内容。比如,看谁考试成绩好,谁上课听讲认真,谁的笔记做的最详细等等,这些对学习有帮助的赌,随便打,姐姐支持你。另外,愿赌服输,是对的。可是,不该偷偷拿姐姐的钱,不管谁的钱都不可以。你应该和姐姐商量,假如姐姐可以给你,就会给你,假如,姐姐不给你,那也一定有姐姐的理由。所以,盈盈,任何时候,我们做人要做对得起自己的品德,不管别人看不看得见,都要做好自己。否则,就是自己骗自己,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姐姐,对不起。这钱还剩下一百多,我还给你。”
  我接过盈盈递过来的钱,数了数,还剩下一百三十八块。
  我将一百零八装进口袋,另外三十块,给了妹妹。
  “盈盈,姐姐知道,妈妈平时有给你零花钱的习惯,所以,我希望,你能把多余的钱存起来,在你有用的时候,比如这次,妈妈不给你钱,如果你有自己存的钱,是不是就不会去做不好的事情呢?”
  妹妹点点头,我接着说:“这三十块,姐姐给你,作为你存的第一笔钱,你那个大金猪的存钱罐不是空着吗?等一下回去,你就将这个钱放进去。以后,妈妈给你的零花钱,你别乱花,能存就存一点。到了过年的时候,拿出来给姐姐看,如果你存够了两百块,姐姐就奖励你五十,你说好不好?”
  妹妹开心的拿着钱,对我说:“姐,你说的很对,我不能什么事情都靠妈妈,我以后和姐姐一起存钱。”
  “嗯,那我们回家吧,开开心心的回去,高高兴兴的回去,别让妈妈看出什么来。”
  我们姐妹俩,手拉手的进了屋。
  果然,继母黑着脸坐在沙发上。
  看见我和盈盈一起回来,就问我:“怎么这么晚?”
  “哦,我们运动会放学早,我就去接妹妹和同学一起出去吃饭了。”
  “那你也该给我说一声啊!”继母一脸不高兴的责怪我。
  “是,对不起妈妈,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有打电话回来,下次一定提前说。”
  “就知道是你,盈盈这么乖的孩子,总有一天会让你带坏了!哼!”继母凶神恶煞似的对着我吼完,立刻转了一副面孔,眉开眼笑的对着妹妹说:“盈盈,刚刚吃了什么呀?吃饱了吗?妈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鸡翅。”
  “我吃饱了,姐姐带我去吃的必胜客。还有啊,是我给姐姐打电话让她带我出去吃的,你不要再怪姐姐了。”
  继母听妹妹这么说,很厌恶的看了我一眼,敷衍她:“好,知道了,那儿有水果,你去吃吧。”
  “嗯,好。”妹妹答应着,走到桌上,拿出两个苹果,递给我一个。
  我原本并不想要,我知道虽然苹果不值钱,可继母也会不高兴。
  但妹妹非要塞到我手里,我只好接过来。
  妹妹咬了一大口,“姐,你吃呀,你怎么不吃?”
  “哦,我真的吃不下。”说着,我就顺手将苹果放回水果盘里。
  妹妹立刻又拿给我:“姐,我们刚吃那个现在觉得口干舌燥,吃个大苹果正好,你吃试试。”
  无奈,我只好拿起苹果,看了继母一眼,咬了下去。
  继母一个人正在低头吃饭,根本没往我们这儿看,我安心了。
  或许她觉得是盈盈刚刚替我说了话,她不好再说我什么,或许,这个苹果,她这次不会在意。无论怎样,我无法决绝妹妹的热情。
  “盈盈,我回宿舍了,今天运动会,很累,想早点休息。”
  “好的,姐姐拜拜。”
  我低下头,小声对她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妹妹对我笑着,点点头。我看的出,在她点头之中,有着诚恳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