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夜梵歌 > 第四十四章 梦呓昆仑

  直驱九龙擎绝域,玉烟锁仙居。
  悬圃犹闻长生曲。
  意凌虚,嗟白发百年须臾。
  庄周呓语,天人相觑,月出昆仑墟。
  ……
  嘈杂的人声在朦胧的光影中渐渐响起……
  “嗨~伊万教授,没想到我们的队长这么年轻,而且还是名美女。”一名看上去四十开外的高大白人男子,一把搂上来,眉开眼笑的打趣道。
  夏曦下意识躲避了一下,但似乎没什么用。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灵魂,突然跑进了别人身体里,如同在看电影,但对角色无力控制。
  “这人是谁?他叫我伊万教授?那我……这是……”
  “哦,Roger(罗杰)教授,看在上帝的面上,你能先把我放开吗。好吧,An(安歌)博士不仅美丽,她还是当今物理学界不可多得的天才!”
  伊万教授显然对Roger(罗杰)的热情举动有些不太适应。
  “An博士?安歌?她在哪?”夏曦的意识一下子激动起来,刚刚经历过生死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念安歌。
  “Fenny(刘芳),需要我帮你吗?”画面一转,就见不远处拿到登机牌的Angela(安歌),摆出一副女汉子的姿态,热情的对排在她后面的Fenny(刘芳)说道。
  “还好,谢谢!我能行的,到我了吗?”
  “嗯,我托运完了,该你了。”
  “是她,真的是安歌!”就在夏曦的情绪急剧波动的时候,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得不再稳定,恍惚闪动几下便暗了下来。
  “不……等等……”
  ……
  “An博士(安歌),我们距离预定的驻扎地还有多远?”一名面色惨白的天竺(国)男子,对着无线耳麦气喘吁吁地问道。
  “GPS上显示还有15公里。”画面中走在队伍最前面的Angela(安歌),侧身停在山道边。她低头确认了一下GPS上显示的数据回答道。
  再次看到安歌的身影,让夏曦感觉很是振奋。经过之前短暂的黑暗,他大概猜测到自己当下的处境。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他的意识应该是同病床上的伊万教授,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联系。两人正在通过一种奇异的方式,共享着伊万教授脑海中的某些记忆。
  因此先不管这种共享机制是怎么被触发的,具体又是怎样的一种联系,让他能以这种方式窥探到伊万教授的记忆。
  但只要他还想继续下去,想了解更多事件真相的话。那他就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无论画面中出现任何情况,他都不能让自己失控。
  不然,以之前发生的意外状况看,这种联系极其脆弱,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情绪波动而随时中断。
  出现在画面中的这些人,就以名字来说,夏曦并不陌生。在他之前所拍摄到的专家组资料里,都有相关记录。
  只不过现在通过这种方式,直观见到他们的时候,夏曦却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因为这些人的最终结果,在夏曦看来都已是注定了的。
  也就是说,他就好像是穿越回过去的旁观者,只能眼睁睁目睹那场悲剧发生,但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让夏曦在看他们的时候不免心怀悲悯。
  “Sumit(萨米特)教授你怎么了?是哪感觉不舒服吗?”走在Sumit(萨米特)身后的Fenny(刘芳),站在旁边关切地问道。
  “嗯,我想我可能需要吸氧,我的高原反应有些严重。”Sumit(萨米特)说罢,虚弱地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苍白的脸上虚汗淋漓。
  “Angela(安歌)、张连长,Sumit(萨米特)的高原反应好像有点严重,我们能休息一下吗?而且他需要马上吸氧。”Fenny(刘芳)搀扶着他,高声叫喊道。
  “好的,大家原地休息。让我看看,很严重吗?”安歌从远处急匆匆跑来,略显紧张地问道。
  “小刘,去把氧气瓶拿过来,另外再拿一瓶藿香正气水,我看他有些中暑。”张连长也看出了不妥,急忙命令道。
  “是。”
  “其他人还有什么类似感觉吗?不要硬撑!”安歌高声询问道。
  “我还好!”
  “还好,我常年做有氧运动。”
  “张连长,要不拿心肺仪给大家统一做一次检测吧,有些慢性反应容易被大家忽视,一旦出现症状,我怕来不及及时治疗和转移。”安歌再次要求道。
  “好,我让军医去准备,你来协调。”
  “好。”
  ……
  碧空如洗,白玉萦峰。
  苍山寂岭曲蜒不尽,赤岩碎砾浩渺无垠。
  这里俨然是一处生灵禁区。人烟绝迹,兽鸟难寻。四下里皆是断壁残崖,陨坑石谷,满眼的荒古遗貌,处处苍劲雄奇。
  “上帝啊!这里简直太美了。”John(约翰)神父站在一处巨大的山洞前,忍不住惊呼道,他被这里的景象彻底震撼了。
  “嘿~伊万教授,你那里能看到吗?这山洞实在太不可思议了。”Roger(罗杰)从镜头前探出脑袋,一脸兴奋的通过无线耳机叫喊道。
  “OK,我这里能看到,画面很清晰。”伊万教授隔着营地内架设的监控屏幕,同勘探现场的Roger(罗杰)打了声招呼。
  监控画面里的山洞洞口,在一座巨大而陡峭的南向山壁上。上窄下宽,最高处距离地面将尽近百米,入口则有30米宽。
  整个山洞口远看去,就像是被一柄超乎想象的巨大利剑,在山壁上,斜劈开的一道裂隙。
  洞口在晨光下,折射出晶莹剔透的蓝绿色光芒,像是雪块融化后形成的冰壳,但周边却并不见有积雪覆盖。
  这样一处人间胜景,突兀地出现在这满眼荒芜干燥,且寸草不生的山野间,显得很是魔幻,众人对此或是惊叹,或是好奇。
  只有身为地质学家的SumitGupta(萨米特·库帕塔)教授,一个人早早拿起自己的小锤子,跑去山洞口敲敲打打。
  “Sumit(萨米特)教授,这是什么物质?看起来和那块陨石差不多。”Fenny(刘芳)来到洞口前,俯身问道。
  “哦,这是高温形成的玻璃层。但奇怪的是,如果这一切都是那块陨石造成的,那么能够制造如此高温,且这么大规模的能量释放,早该把这里夷为平地了!
  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会形成一处巨大的陨石坑,而不会仅是破开一处山洞。”Sumit(萨米特)停下敲打,回答道。
  “嗯~,而且这玻璃层的辐射读数很高。这太奇怪了!按理说冷却了这么久,是不会有如此高剂量辐射的。”Roger(罗杰)教授也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嘀嘀作响的辐射探测仪。
  “之前An博士的实验报告中,不是说从那块陨石上,检测出辐射量巨大的不明物质么?要是单从照片上来看,似乎和这洞口的物质一摸一样。
  难道说,那根本不是天外陨石,而是从这洞口的玻璃层里分离出去的?就像是用勺子搅出去的蜜糖。”Fenny(刘芳)进一步猜测道。
  “要是这么理解的话,那造成这一切的难道就是那块小小的金属物吗?”Roger(罗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那块金属。或者是因为不敢相信,而选择避之不谈。其实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持之物。”John(约翰)神父一脸神秘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在逗我吗?”Roger(罗杰)显然对这种超自然的说法有些抵触。
  “不,我想神父不是这个意思。”Fenny(刘芳)连忙上去打圆场。
  “我相信神父的话,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传说中所谓的神力。”Sumit(萨米特)教授闻言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
  “你们都疯了吗?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你们的科学精神在哪里?”Roger(罗杰)后退了两步,苦着脸情绪激动地嚷嚷道。
  “嘿,你们在争论什么?”伊万教授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在屏幕前疑惑地问道。显然之前并没在意他们的谈话。
  “没什么!对了,伊万教授你知道‘摩亨佐·达罗’古城遗址的死丘事件么?”Sumit(萨米特)教授问道。
  “当然,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拿它同我们手里的那块陨石做比较。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您能同我们说说么?”
  “现在吗?哦,好吧。说起来,死丘事件真是有史以来最接近核爆的一场灾难。可那却发生在4000年前,或许更早。”
  “据20世纪初,天竺国的考古发掘报考上称,‘摩亨佐·达罗’古城的许多坍塌建筑物上都发现了玻璃层。
  不过在当年那个没有核武器的年代,人们并未特意关注这些玻璃层形成的原因。只以为是古代人,运用某种特殊工艺烧制后打磨而成的。
  直到20世纪40年代,人们在原子弹爆炸后的中心位置,发现了与此相同的玻璃化现象。
  那是岩体经过瞬间高温熔化后,又极速冷却形成的物质。而这种瞬间高温,目前只有核武器爆炸才能达到。
  后来,人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也陆续发现了更多类似史前核战的焦地废墟。比如中东两河流域、撒哈拉沙漠、以及炎夏的古戈壁地区。
  废墟中部分墙体和石制家具表层,或多或少均有被晶体化的现象。与今天核试验场的“玻璃石”一模一样……”
  “等等,等等。史前核战?开什么玩笑!你们居然会去相信网络上,那些毫无根据的荒谬杜撰。
  另外,你们认为那块金属,能制造核爆级别的能量释放吗?爆炸原点在哪?那块金属为什么还存在?”Roger(罗杰)的表情充满了不屑。
  “不,事实上,古天竺史诗《摩诃波罗多》中,就有多段关于史前核战的描述,而且……”
  “我回来啦!大家有什么发现吗?”安歌和张连长从远处走来,随行的还有几名抬着密闭箱的战士。
  “Roger(罗杰)教授,我把那块陨石带过来了,我们设置一下探测仪的数据,一会儿进洞后,就以这块陨石的放射读数为基础进行探测。”
  “好的,我美丽的Angela博士(安歌)。”听到安歌的声音后,马上变的笑容满面的Roger(罗杰),风度翩翩的走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