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黄金命盘 > 第五十一章 风神的怒吼
“是在一个山洞里。”
  
  接着云枫便将他和金雪儿得到这氤氲七彩果的过程说给了大师父听。
  
  “哦?数不尽的二阶魔兽金花蛇?”铁达拉听完云枫说的,摸着胡子想了想,“没有别的魔兽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大师父?”
  
  “魔兽大部分不喜群居,只有在绝对的统治下才会出现数量庞大的群居现象出现,说明那洞中应该是有最起码四阶的魔兽存在。”铁达拉解释道,“你们并未碰到,倒是属实好运。”
  
  “四阶?!”云枫一阵后怕,别看现在金雪儿已经三阶了,遇到三阶魔兽加上云枫也能摆平,但若是遇到四阶魔兽,就只有逃命的选择,还不一定逃得过,三阶以后,每一阶都是云泥之别。就如同武王和武圣之间的差别,已经不是数量能弥补的了。
  
  “我滴乖乖,雪儿,咱俩还真是好运。”云枫越想越觉得他俩真是好运。
  
  “以后切记要小心行事。”铁达拉又叮嘱了一遍才离开。
  
  “孽畜!”
  
  云枫还在回味着大师父的话时,突然洞口外面传来了一声大吼,听声音分明是二师父皇甫浪的声音。
  
  来到洞口,却见皇甫浪正与一只大蛇在交战,云枫不知道的是,这大蛇正是他和金雪儿离开后回到洞府的大蛇,见到此蛇,云枫便吓了一跳,这可是四阶的金花王蟒啊。
  
  这金花王蟒此刻也甚是郁闷,自己心心念念守护的氤氲七彩果,就在自己出去一会的功夫,竟然被盗走了!顺着气味追寻过来,竟然又遇到了一个人类强者,战了半天,自己身上已是伤痕累累。
  
  “二师父,你这是干嘛呢?”云枫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问着皇甫浪。
  
  “不知道哪来的金花王蟒,竟然在咱们洞府门口徘徊窥探,枫儿你等着,二师父今晚给你做蛇羹。”皇甫浪潇洒自如的说着,显然是游刃有余。
  
  果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皇甫浪便占据了绝对的上峰,那金花王蟒也起了撤退之意,数道水箭从王蟒口中激射而出,然后王蟒便调头欲走。
  
  皇甫浪怎么可能让这王蟒这么容易逃掉,展开身法,一道残影掠过,皇甫浪便躲开了水箭,闪到了王莽的右侧,银蛟枪如长虹贯日般,垂直劈下,劈的正是王蟒的七寸要害处。
  
  王蟒的反应速度,显然是不及奔雷闪电枪的速度,还未做出反应,便被包裹着青色光芒的枪尖劈中,要害处被伤,王蟒由七寸处断开,却并未丧命,虽然愤怒,但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更加拼命的想要逃跑。
  
  “离弦枪!”
  
  却见皇甫浪一击之后并未收手,银蛟枪脱手而出,由王蟒七寸断裂处惯入,隐约间,可从王蟒体外看到一道银色流光闪过,再由王蟒头部惯出。
  
  不知道皇甫浪是有意无意,总是在云枫面前使用离弦枪。
  
  “快,雪儿,去抢魔核。”云枫见金花王蟒被二师父斩杀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让雪儿去抢魔核,这倒是让在那里拗造型的皇甫浪一阵郁闷。
  
  “咳,咳,枫儿,你把这蛇也抬洞府去吧。”皇甫浪只好交代了一句,收了银蛟枪讪讪的回去了。
  
  待到晚上,云枫三人加上金雪儿,便吃了一顿全蛇宴,什么烤蛇肉、蒸蛇羹等等,要不是蛇皮有点太硬了,总是弄不熟,皇甫浪绝对会连蛇皮也一起做了。
  
  云枫和大师父在吃了几口后都分分信誓旦旦的表明自己绝对吃饱了,就连金雪儿,也做出了用爪拍肚子的动作并挤出了几个饱嗝,看的云枫暗中赞叹金雪儿的表演天赋。
  
  吃过饭后,铁达拉和皇甫浪互相看了一眼,便和云枫谈起了接下来的修炼。
  
  “枫儿,如今距离你离家已经接近四个月了,你也是二星的武者和魔法士了,你对自己的修炼速度可还满意?”皇甫浪率先说道。
  
  “回二师父,我想要的是碾压薛慈!”云枫回想着当初妹妹那绝望的眼神,心疼的同时,也对薛家充满了愤恨。
  
  “仇恨可以是修炼的动力,但不要让它成为你修炼的目的。”大师父微微皱眉说道。
  
  “是,徒儿知道了。”
  
  “不管是什么,你现在还很弱小,接下来的修炼,会更加的严格,希望你有心理准备。”皇甫浪却并不纠结云枫修炼的目的,他的徒弟,他还是相信的。
  
  “这龙骨山脉离我这洞府几十里外,有一处险地,两个悬崖峭壁之间,由于地形关系,终年狂风肆虐,沙石蔽天,石子有大有小,速度有快有慢,那一路,全长仅十里,却被称为风神的怒吼,非武圣或魔导士不可过。”大师父接着说道。
  
  “没错,那里接下来就是你修炼的地方。”皇甫浪看着云枫诧异的表情笑着说道,“而且,你的重力戒指也该提升到二档了。”
  
  “呼……”听完师父们的话,云枫也不由的深呼出一口气,虽然他也感受到了,最近的修炼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但这突然的提升,却让云枫听了也觉得头大。
  
  “还有一点,这回我不会再陪同你修炼了,还有在那险地,也没有人来救你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皇甫浪又说道,“如果你真有什么不测……那师父们也不会去管你的家族,不要想着依靠我们的力量来帮助一个不成器的徒弟的家族。”
  
  “若一年之期到了,你能在那风神怒吼中能完成我们的检验,我们就许你回去挑战那薛家,如果达不到,也别回去了,我们丢不起那人。”铁达拉也难见的严肃说道。
  
  “是,徒儿一定不辜负师父们的期许!”云枫一咬牙,站起身来,对着师父们深深鞠了一躬。
  
  本来知道了师父们的身份后,还有一丝期望能通过师父们的力量来庇护家族,让师父们今天的一席话全部拆穿打碎,云枫更加的认识到了,自身的力量才是根本。
  
  问清楚了那风神怒吼的位置,云枫便带着金雪儿离开了洞府,向着那风神怒吼赶去。
  
  “铁老头,我们会不会太狠了一点?”待到云枫离开后,皇甫浪问着身边举着茶杯却并未喝进嘴里的铁达拉。
  
  “狠吗?你感受不到玄枫大陆即将不太平了吗?”铁达拉看着茶杯说道,“乱世将起,要么拔剑立马,要么沦为浮萍,枫儿需要快些成长起来了。”
  
  “那枫儿若是真的无法承受住风神怒吼中的修炼呢?”
  
  皇甫浪是知道那险地的威力的,自己也曾和铁达拉一起去看过,在那毫无规则的狂风乱石中生存,对于他这个三星武圣来说,或许还不算太难,但对于一个二星的武者来说,那就是难于上青天。
  
  “险境造就真强人,绝处才能出王者。”铁达拉淡淡的说道,“我相信枫儿是天选之人,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我会出去办件事,在一年之期到来前回来,你在风神怒吼那里看着点枫儿吧,但不要被他发现,不到生死存亡,切莫现身。”
  
  “哈,知道啦,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不用铁达拉说,皇甫浪也是不放心的,也是会去盯着云枫的。
  
  而这一切,十三岁的云枫或许能有些微的感受,却无法分辨师父们说的真假,只有相信。
  
  接近天明时,云枫终于赶到了师父们说的那处险地,看着眼前的道路两旁的悬崖峭壁以及中间沙石乱飞的道路,云枫长出了一口气,这里就是他接下来八个月要征服的地方了。
  
  站在风神怒吼外,对这风神怒吼的感受才从听说中变得真切起来。这风神怒吼,宽能容下五匹马并行,站在风神怒吼外,无法感受到任何的狂风,但云枫知道,只要他进入一步,就能感受到那狂暴的风沙之力。
  
  当清晨来临,阳光撒下,云枫看的更清楚了,那通道里两旁的峭壁上,如同被刀削斧刻般留下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而通道中,本是无形的风,由于带着沙石,也有了痕迹,不断的有大小不一的沙石被扬起,被摔落,而且毫无规律而言。
  
  云枫就那样盯着那通道中看了很久,似乎在寻找着方法,但看了半天,却失望的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要么凭借绝强的实力将身体护住,要么就只能是不停的躲闪那乱世狂风。
  
  “雪儿,如果是你在里面,你能坚持多久?”云枫看了看肩膀上的金雪儿问道。
  
  “主人,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只是看到的这种程度的话,我想应该问题也并不是太大。”金雪儿看了一会后说道。
  
  “雪儿你现在的速度和灵活度,或许一般的武圣都无法与你比。”云枫感叹了一声。
  
  云枫也不着急,来到风神怒吼前十几米的地方,寻了一块整齐的地面,准备盖一个房子,就这么和这风神的怒吼耗上了。
  
  和金雪儿在附近找来了大量的石头和木材,云枫便按照自己对房子的理解盖了起来,不得不说,房子盖的倒是有模有样,不到中午,云枫就盖了个简单的小房子出来,虽然简陋,看着却很是温馨。
  
  “好!雪儿,这以后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了!喜欢吗?”云枫看着自己的杰作,问着肩膀上的金雪儿。
  
  “喜欢,只要有主人在的地方,雪儿都喜欢。”金雪儿低声轻轻的回应着。
  
  “哈哈哈,那好,接下来就让我们来见识下这风神的怒吼吧!”云枫转过了身来,向着风神怒吼中走了去。
  
  “喂!危险!快停下!”
  
  就在云枫来到风神怒吼前,刚要迈入第一步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少年男子焦急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