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 > 第42章 楼层战

  看着地上的尸体,没人再敢出声。
  他们明白,此时的锤头正处于暴怒状态。
  在三层里的一些手下闻声从楼梯小跑上来,在看到四层的场景后也都禁了声。
  锤头环视四周,然后抬头再看那窟窿,他发现此时确实没办法听到五层有任何响动。
  正当他思考间,他看到那窟窿开始往下漏人,在五层的手下们一个个从那窟窿里摔到了四层,个个摔得呲牙咧嘴,有时听到‘咔崩’一声,那是骨头摔断了的声音。
  此刻,五层房间里,只剩下格里,伊凡,酒吧老板。
  “老板,你没事吧。”
  伊凡将酒吧老板扶起,他知道这位就是卢卡斯帮派的老大,也还记得两年前自己去酒吧,他和蔼的给自己推来一杯饮料,最后并未收钱。
  “你太强了,孩子...”
  在目睹了伊凡用念力把十几个人从五楼窟窿摔到四楼后...
  在目睹了手枪在伊凡面前如同婴儿的玩具后...
  已有些年迈的酒吧老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这之后,伊凡站直身体,把身子转向格里。
  “我之前在外面听到过你的声音。”
  伊凡冷眼凝视着格里:“你说,你最喜欢打比你弱的人了。”
  “那...那不过是,随便说说,而且,而且你比我强的多!我不和你打!”
  格里先是有些语无伦次,随后他找到了应付的话语。
  “哦,那好,我给你个机会,用实力把他打倒...”
  伊凡指了指酒吧老板,冷视着格里继续道:“你就能活,不然就死,怎么样?”
  酒吧老板一愣,看向伊凡:“年轻人...你高估我了,就算没人威慑我,我也打不过他。”
  就在这时,房间门响起了砰砰的砸击声,似乎是锤头在外面砸门了,只是以锤头的恐怖力道,却没能将木门撼动分毫。
  整个房间都被伊凡的灵能链接加固了,在肉眼看不见的层面:伊凡的身体伸展出了无数条灵能锁链,链接着房间里的无数个脆弱部位。
  这些当然是不可见的。
  “额啊!”锤头嘶吼着,开始对木门展开了连打,敲的木门响个不停。
  伊凡皱眉,下一念头间数层气墙凭空生成,完全阻隔了外来的声音。
  “继续我们的话题,格里,听到我的要求了吗?你的机会是,用实力打倒他。”伊凡淡淡道。
  “希望你能算数!我这就把这老东西给!”
  格里说完之后一个扭身出其不意的打出一记前冲拳!正中酒吧老板的面门。
  ‘咔’的一声,不是鼻梁骨之碎裂声,而是指骨之裂声。
  “怎回事!”
  酒吧老板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格里已经对他发动了攻击,他立即抓住格里陷入停滞的胳膊,一拉一扯,配合抬脚一踹正击格里腹部。
  一声闷哼,被松开胳膊的格里连退三步坐倒在地,口水从嘴角溢了出来。
  ——我的拳头...打不动他。
  ——这老东西,一定被那小子加强了...
  ——我完蛋了,现在我才是弱的那一方...
  格里摇晃着站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伊凡说的:‘凭实力打倒这个酒吧老板’
  当下心中冷笑,哼哼...有枪也是一种实力啊。
  想到这他用左手拔出手枪,迅速瞄准酒吧老板就是一枪。
  ‘砰’炸了膛。
  右手损,左手毁,此时的格里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两样重要工具。
  他呆呆的看着酒吧老板,感觉视线有些模糊,疼痛不断侵袭着他的大脑。
  最终他看到酒吧老板的拳头不断在眼前放大...
  格里倒在了地上,鼻血喷涌不止。
  酒吧老板在搏斗中点燃了兽性,他骑在格里身上一拳一拳发泄着之前心中的恨怒!
  这发泄足足持续了二十秒,格里早就一动不动了,酒吧老板还在打!
  “呼...呼...”老板喘着粗气停手了,瞪大的眼睛逐渐回归了平静。
  伊凡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而后转过身,视线一扫之下那木门开了。
  他注意到,锤头正手持着电锯站在门口,看来他正打算用这东西破门。
  “格里死了吗?”锤头瞪视着骑在格里身上的酒吧老板。
  在这样的瞪视下,老板心中剧烈一跳,不自觉地从格里身上翻了下来。
  他起身与锤头保持着尽量远的距离。
  锤头不再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伊凡。
  “弄虚作幻,你让我很没有面子。”
  “面子是你自己丢的。”伊凡平静道。
  “我上来不是和你打的,你说说你的条件,然后我们就此罢手。”
  锤头见伊凡没说话,冷声继续道:“你疲累了吧?你知道没什么是永恒的,你的力量已经快用完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两败俱伤,所以我...”
  “原来你的头也没那么铁。”伊凡轻声讽刺,嘴角挂着笑。
  这打断了锤头的发言。
  锤头的肩膀颤抖着...
  那在一段时间内被他勉强压制住的怒火再次窜上了心头,自坐上马贾帮老大的位置以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嘲弄他!
  他瞳孔,似有火。
  刹那间电锯的转鸣声响起!锤头纵身一跳,如猛虎般扑向伊凡!
  疯狂旋转的利刃自上而下地向伊凡当头劈去!然锯还未至,伊凡比划了一个向下的手势!
  ‘砰’的一声,锤头感到一股巨力突然压制了他!身下的地面再次崩塌,他整个人开始疯狂地坠落!
  从五层,到四层,再到三层,最终他整个人狠狠的坠砸在第一层的水泥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一道人形浅坑!
  “黑毛杂种!你就这点能耐吗!这杀不死我!”
  他口吐鲜血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现伊凡已经在他面前淡淡的注视着他。
  整个第一层,没有一个人,他的所有手下都跑光了。
  “你...”锤头丢掉手里的电锯,指着伊凡,“你敢不敢站在那里,被我的头顶一下!?小东西!”
  伊凡见锤头仍然生龙活虎,淡淡地说:“你确实很强啊,没什么智商还能一直与金并抗衡,靠的就是这种实力吧?”
  “我问你敢不敢!黑毛的杂种!”
  “来吧,我就站在原地,不破坏地形正面迎击你。”伊凡允诺了。
  “那就死吧杂种!”
  他以头顶朝前向着伊凡加速冲刺过去!那是能撞翻一辆卡车的绝杀!从未有人挡住过它的势头!
  这一刻,锤头就像一头狂野的犀牛!仿佛整个大地都在他的奔踏下无助颤抖!
  伊凡手掌亮起蓝光,轻轻一抵,抵住了锤头冲来的头顶。
  刹那间地面猛然一撼!以两人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地尽皆陷落!
  伊凡就站在那龟裂的地面上,纹丝未动。
  而锤头的头,却在之后的一秒里缓缓生出裂痕。
  ‘扑通’一声重响,锤头的身子倒下了,头却仍然在伊凡的手中,那睁着的瞳孔充满了不甘。
  他已身首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