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有了金刚不坏 > 48.抵消

  “霍师兄,给林某的惊讶,可是丝毫也小不到哪里去的。”林辉冷笑道。
  “战师兄!”严世宗看着那位梦玄宗的魔修惊呼出口。
  “楚师兄?”张紫妍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美眸中一抹失望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便是愈发浓厚的厌恶。
  “卫师兄!”彭青云表情凝重的说道,心理面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果然都是四大宗派的修士被魔化了。”萧凉心情沉重的说道。
  听到严世宗、张紫妍和彭青云的话,那位战师兄和卫师兄同时发出一阵怪异的“嘎嘎”笑声,透着阴森和可怖。而那位楚师兄,却是心不由一痛,但随即面色一狠,使得整张脸看起来狰狞之极,将张紫妍的身影从脑海里挥去,不再多想。
  面对林辉的冷笑和那种讥讽的眼神,霍彬只是淡然一笑,以他如今筑基期的修为,可不会惧怕眼前五位最高修为仅仅是练气期七层的修士。若非林辉修为增长太快,他也不会惊讶这么一会。但见他倒背双手,额头处的触角散发出森森魔气,以一副无所谓的淡淡语气说道:“林师弟,你们是打算束手投降,还是顽固一战?”
  当然,林辉五人直接投降的话,还是能省掉不少麻烦的。若顽固一战,霍彬也不惧怕。只是……心里惦记着身后那个黑洞,霍彬总感觉会有什么意外要发生。
  对方仅仅是两个练气期七层、一个练气期六层、一个练气期五层、一个练气期四层的修士而已,而己方是四名都有着筑基期实力的魔修,面对对方那种垃圾组合,竟然会感觉又意外发生?霍彬暗自嘲笑一下自己。顷刻间,他不再多想,抬头凝视林辉等人。
  “束手投降?一战亦是顽固的一战?霍师兄,你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会连头脑也变得白痴了吧?这种话也亏你说得出来?真不明白就凭你这种资质,怎么就能成得了魔?”林辉翻了个白眼,无语的说道。他的那种一路来被压抑着的风骚无耻狂妄嚣张的性子,在此时被点燃爆发了。那个在云梦沼泽中、在外门大比中,尽显风骚的林辉回来了。
  霍彬目光一冷,怒道:“你找死!”
  “你才找死呢?”林辉骤然狂妄的说道。唬得身边的几个,不仅是萧凉、严世宗等四位,就连霍彬那四位魔化的魔修亦是脸上闪过一丝愕然,愣愣的盯着林辉看着。
  这家伙,才练气期七层巅峰的修为,竟然敢直接对一位筑基期的魔修说找死?他脑子被吓傻了吗?
  但严世宗看向林辉时,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那位几乎快要被他淡忘的许林出来。他眼神露出迷惑,那位许林在分开时,可是只有练气期二层修为而已。不至于在来到黑幕森林时便能达到练气期五层吧?
  嗯?不对。据说这位林辉,在四个月前才仅仅是练气期一层的修为而已。
  想到此,严世宗面色有点发白了。再看向林辉的背影时,脑海里那个许林的身影和林辉渐渐重合起来。
  最先敢将林辉和许林牵扯在一起,也就只有这位在云梦沼泽中跟林辉待的时间最长的严世宗了。何况,林辉在当时一口一个“世宗小弟”的叫不停,严世宗可是暗恨了好久的。
  蓦地。
  林辉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多出一件极品法器来,灵力立即贯入法器中,瞬间法器光芒大放,并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阵阵嗡鸣声,一副即将要爆炸的样子。
  “霍师兄,现在是谁找死呢?”林辉嘿嘿阴笑道。
  极品法器的自爆?倘使霍彬拥有筑基期的修为,也不由脸色大变。另外三位魔修见此,神色亦是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霍彬对门派赏赐两件极品法器的举动恼怒不已。若非如此,凭借林辉的能力,如何能得到极品法器的?在霍彬看来,林辉激发的这件极品法器,正是门派赏赐下来的。一旦自爆了这件之后,他就再无法器自爆。毕竟,无论是自爆法器还是灵器,都是攻击型的。防御型的法器,自爆是没有丝毫威力的。
  当然,攻防一体的法器除外。不过,能拥有一件功法一体的法器,即便仅仅是上品法器,也是没有哪个修士舍得拿出来自爆的。
  “哼!我到要看看,这件极品法器自爆了之后,你还有什么能耐与我斗?”霍彬脸色一沉,阴冷的说道。随即,他也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件极品攻击型的法器来,手中魔力贯入法器中,法器震动得更加厉害。
  魔修,使用的都是魔器。而霍彬现在拿出来的是点玄派白长老所炼制出的极品法器,只适用于修士。魔修想要祭炼的话,结果只能导致法器自爆。当然,也有些修为高深的魔修,懂得一些炼器的法门,可以直接将修士使用的道器硬生生的变成魔修使用的魔器。
  霍彬自然是无法将手中的极品法器变成魔器的。所以,他的魔力一旦进入极品法器中,极品法器就立即呈现出即将自爆的趋势。若非他以筑基期的修为,强制控制住,恐怕那件极品法器现在已经自爆开来了。
  “奶奶个熊!大爷做什么,你也做什么。一点新意都没有。枉为一个魔修!竟然长了一头猪脑子。”林辉愤怒说道。
  由于还在隧道中时,五人便已经商量好要用极品法器自爆来轰杀眼前的四个魔修。故而,在林辉激发手中极品法器后,另外四人亦是没有半分耽搁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极品法器,催发法器自爆。
  霍彬脸上的愤怒被他死死的压住,使得他的脸色阴沉无比,盯着林辉的双眼,仿佛要杀人一般。“没想到,林师弟还长了这么一张肆意放屁的臭嘴。”
  “我操!你自己没刷牙还好意思说大爷嘴巴臭!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大爷很想知道,你这丑八怪还要不要脸了?”林辉噼里啪啦的倒豆子一般,连声说道。对于骂人的话,无论是明面上字里行间的骂,还是隐讳的骂,他都信手拈来。看来,在骂人这关,他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果真可以做一个合格的无耻修士了。
  “你去死吧!”霍彬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意,忿然喊道。随即,那件被他压制住的极品法器,立即甩向林辉。
  林辉表面上虽然做出很轻松的样子,但暗地里可是一直做着充分准备的。霍彬几乎在要出手的那一刹那,他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下一步动作。不由分说,林辉大手一挥,手中那件嗡鸣颤动的极品法器朝着霍彬奔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萧凉、彭青云、张紫妍和严世宗的极品法器,也分别朝着各自门派弟子所化为的魔修,在引爆极品法器后甩了过去。
  萧凉和林辉,都是点玄派的弟子。
  如此,霍彬悲催了。他必须得面对两件极品法器的自爆。
  独自承担两件极品法器的自爆,霍彬内心终于起了一丝惊惧。在引爆那件极品法器后,他又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件极品防御型的法器,在魔力催发之下,立刻迎向萧凉那件极品法器的自爆。
  极品防御型法器,虽说自爆没有任何的威力可言,但在防御性上,却是增加了不少的。不过,霍彬以魔力催发那件防御型法器,结果自然是此件法器彻底毁掉。好在,此件极品防御型的法器在彻底毁掉之前,能抵挡一下萧凉那件极品攻击型的法器自爆。
  “轰!”
  “轰隆!”
  “轰隆隆!”
  一声接一声的巨响传来,以至于整个地底世界都震动起来,似乎发生强烈地震一般。
  顿时,数圈威力浩大的波纹,以法器自爆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这些蕴含狂暴灵力的波纹,带着一股可怕的力量,撞击在了林辉五人和霍彬四位魔修身上。
  “嗯!哼!”
  两道闷哼声传来,却是张紫妍和彭青云在这数圈波纹连番轰击下,难以承受,而闷哼一声后,嗓子一甜,流出了一丝血迹来。比二人修为要低的严世宗,身上定然是穿了不止一件极品防御型法衣的,否则他不可能完好无事。
  以林辉现在完成经脉变的肉身,这些波纹的威力,在骚包法衣稍微抵挡一下后,他单纯凭着肉体的力量就能应付下来。那件骚包法衣,经过巨蟒的两次攻击,受损颇大。林辉可不愿意看到这件骚包法衣被毁,能用肉体抵挡的情况下,他绝不会用骚包法衣的。只等着能有机会离开此地,找个炼器师,便立即将骚包法衣修复好。
  若非严世宗仅有练气期四层的修为,炼器时必须借助地火才行。而此地又没有发现何处有地火。否则,找严世宗修补骚包法衣,倒是再好不过了。
  霍彬同时面对两件极品法器的自爆,虽然他动用了一件极品攻击型的法器和一件极品防御型的法器。但他是魔修,无法控制法器自爆的时间,只能暂时压制住,一旦离手可就不受他的控制而自爆开来了。如此,他的极品攻击型法器自爆的威力倒是有一部分反而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修士能控制法器自爆的时间。
  故而,两相抵消之下,霍彬这四个魔修催发的法器自爆只抵挡了林辉五人法器自爆一段时间便彻底被瓦解。而林辉五人催发的极品攻击型法器自爆的威力,仍然还有将近一半的威力。
  如此,霍彬四个魔修就不得不凭借自身魔力来抵挡了。
  “嘿嘿!”
  林辉看见霍彬四位魔修在抵挡第一件极品法器自爆时已经有些狼狈,不禁嘴角微微上翘,勾出一抹奸险的笑容来。随即,他猛地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再次多出一件极品法器来。
  霍彬四位魔修顿时瞳孔猛缩,脸色大变!
  与此同时,严世宗和张紫妍亦是再次取出一件极品法器。萧凉和彭青云却只能祭出法器攻击了。严世宗作为一个炼器方面造诣极深的梦玄宗弟子,能再次取出一件极品法器倒是意料之中的事。却不知张紫妍竟然此行也有如此丰厚的底子?在云梦沼泽时,她可是被那位练气期六层的色老头追得狼狈不已的。
  林辉除了那柄狂妄剑之外,这件极品攻击型的法器是他最后一件了。虽说储物袋中还有几件中品法器和一两件上品法器,但对筑基期的魔修来说,伤害力不够。引爆了,也是发挥不了多大作用的。
  不过,以这件极品法器的自爆,能换得五人的平安,却也值得。
  瞄了霍彬身后那个黑洞两眼,林辉立即灵力激发手中的极品攻击型法器,即将达到自爆的边缘时,大袖一挥,甩向霍彬。口中轻吐道:“爆!”
  严世宗和张紫妍紧跟其后,引爆了手中的极品法器。
  霍彬面色一狠,霍地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多出一把断了一截的匕首出来。随即,魔力激发之下,那把断掉一截的匕首,隐隐之中幻化出那失去的部分出来。顿时,浓浓的黑雾弥漫在匕首周围,魔气翻涌。
  霍彬目光泛着幽幽绿光,抬头看了一眼林辉,阴森的笑了笑。
  “魔器?”林辉盯着那把匕首,神色凝重起来。
  林辉、张紫妍和严世宗的极品法器扑到霍彬四位魔修面前时,又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然而,霍彬手中的匕首猛然向身前一划,一道裂缝竟然就此在他们身前被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撕开了。而三件极品法器自爆产生的威力,瞬间被那道裂缝吞噬,只有一丝余波波及到四位魔修而已。但那点点余波,却是无异于挠痒痒般,没任何的用处。
  仅仅朝空中划了一下,霍彬整个人前后却完全不同了。但见他现在身子血肉仿佛被那把匕首抽干了一般,除眼睛还在睁开着外,他看上去就和一具干尸没什么区别。额头处的触角,黯淡了许多。
  身子晃了晃,霍彬竟无法站稳身子的样子,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要知道,他可是拥有筑基期修为的魔修。但那把断了一截的匕首,只用了一次,却把霍彬变成这样。可想而知,这把匕首有多么的恐怖。现在还是断掉了一截呢!若是完整的匕首,该是何等的可怖?
  “奶奶的!这魔器,也太变态了吧!”林辉张了张嘴巴,震惊的喃喃道。
  “不过,你这魔器,可比不了大爷的。”说了这么一句,林辉一拍腰间储物袋,光芒一闪而过,手中多出那个紫魔葫来。
  紫魔葫,看上去等阶只是中品法器。但林辉有种感觉,那似乎仅仅是外表呈现出来的而已。紫魔葫的真正实力,或许等林辉筑基后,有可能发挥出那么一两成出来的。
  修士能祭炼魔器使用,而魔修却无法祭炼修士使用的道器,一旦祭炼立即会引起道器的自爆。这是由于最开始创出魔器炼制法诀的那位魔修,欲图通过魔器,使得那些修士在祭炼时能慢慢遭受魔气的侵蚀从而成为一个魔修,以便能壮大魔修的力量。故而,才有了这一漏洞的。。
  当然,修士发现这一点后,各大门派便立即联合起来,禁止任何一个修士祭炼魔器。否则,将受到其他修士的缉杀。
  这也是为什么在云梦沼泽时,严世宗劝林辉毁掉紫魔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