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就是要横练 > 第一百九十一 舔着舔着就脱皮了
啵~
  
  黑龙关,私人洞府,静室中。
  
  林羽留下的白玉片再传递了所有信息后化为荧光消散。
  
  江无夜沉默不语,神情阴郁,久久无声。
  
  “邪神!!!”
  
  沉闷暴虐的沙哑咆哮在静室中响起。
  
  黑暗中,嗜血红光亮起,江无夜那狰狞可怖的面容上满是骇人杀意!
  
  林羽留下的信息有两个。
  
  其一,是模糊的,关于他遭受的变故,应该是他在清醒前一刻强行留下的。
  
  那是神魔战场内的一角画面。
  
  无天无地,混沌扭曲。
  
  猩红剑光自恒古混沌而起,仿若先天而成,蔓延万古时空,历经千百时代而不散的寂静世界中,跌落了林羽那伤痕累累的残躯。
  
  昏迷,无力。
  
  在纯粹到极点,哪怕是只看画面都让江无夜头发发麻的剑意杀气世界中不断沉坠。
  
  最终的画面。
  
  林羽跌落了那一片奇异世界的核心
  
  一副阵图!
  
  四方立门成阵,倒悬四剑不朽。
  
  整座阵图,好似由那鸿蒙除开,混沌分劈之时的那一缕先天剑元杀气交织而成,隔着万古时空都让人无法直视那直指死亡本质,破灭大罗,埋葬诸神的恒古杀气!
  
  嗡!
  
  林羽昏迷残躯入阵刹那!
  
  混沌中,无中生有。
  
  似有一尊无法形容,无法描述,无法揣度,立于无尽无限时空纬度之巅的伟岸存在复苏。
  
  祂跌迦而坐,膝上悬青萍,身后道轮广博,辐射古今未来无穷寰宇,遮耀诸天一切有形无形有情无情之物。
  
  似神似魔似仙似圣!
  
  又或者说,祂本身就是诸道源头,混沌之祖,观之如观几,揣祂如悟道。
  
  不到那个层次,观之朦朦胧胧,变化万千,一想就错,一念就变,立于混沌尽头,大道之巅,蝼蚁仰视,如何能窥一二?
  
  但可以肯定的是。
  
  这是一尊真身无法描述,无法形容,体量大到难以想象的存在!
  
  同样,这也是一个强到让人绝望的大敌!
  
  “通天!!”
  
  江无夜眯眼咬牙,缓缓吐出两字,一个沉重到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名字。
  
  刷!
  
  这个名字念出刹那。
  
  一角画面中的那伟岸存在猛然开眸,没有任何情绪,宛如大道化身的无情目光跨越万古时空无尽混沌注视而来。
  
  瞬间,江无夜神魂颠倒,如坠深渊混沌,气血逆乱,宛如苍天注视下的蝼蚁,触摸到了冥冥间的禁忌不详,承受不住庞大的因果反噬,欲要解体爆碎。
  
  嘭!
  
  但,这股感觉来的快,去得也快。
  
  那道目光还未完全降临,就好似碰到了铜墙铁壁的鸡蛋,直接破碎,连带着玉片显化的一角画面也彻底消散了。
  
  噗噗噗!
  
  饶是如此,江无夜依旧浑身毛孔飙血,精气神萎靡,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像是被强行抽取了一大截生命力一般,虚弱不堪。
  
  轰隆隆!
  
  沉寂的如海如渊气血在体内狂飙,太古蛮龙般的强盛生命力复苏,祛除伤病,片刻后,一切不适消失,江无夜再次恢复了正常状态。
  
  “念个名字,看你一眼,就想宰了老子,好牛啊!!”
  
  咬牙切齿的低沉嘶吼在静室响起。
  
  江无夜眼神阴毒,已经彻底将通天刻在了必杀名单之上,天道圣人又如何,挫骨扬灰之时众生平等!
  
  不只是因为刚刚险死还生。
  
  更因为林羽!
  
  毫无疑问,诛仙阵图这件洪荒第一杀器和金箍棒一样,必然也被邪神留了暗门。
  
  此刻的的林羽和当初的周万荒一样,已然被邪神夺舍,而且还是通天教主这么一尊庞然大物!
  
  根据林羽最后留下的信息来看。
  
  他此刻的情况比周万荒更差,可能已经失去了真我,甚至留信,下次再见,务必将之斩杀!
  
  这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装逼是吧,夺舍是吧,圣人是吧,老比登,你给老子等着!”
  
  强者的确需要敬畏与尊重。
  
  但前提是双方立场要一致。
  
  此刻的江无夜虽有忌惮,但却绝无敬畏之说,唯一有的只是暴涨的心火与沸腾的杀意,强烈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什么仙,什么神,什么圣,什么魑魅魍魉,不过是强大一点的生物罢了。
  
  忌惮你是因为此刻还不够强。
  
  等到足够强之时,心中不爽,说干你就干你!
  
  呼!
  
  片刻后,平静了激荡起伏的情绪。
  
  江无夜将仇恨记在心里,注意力转移到了林羽留下的另一个信息上。
  
  “这是我能为武道最后做的一点事,夜帝若有力,未来请将之送达魔劫天!”
  
  一句话。
  
  一幅地图!
  
  大罗神墟内的地图!
  
  是的,遭受夺舍后,通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提前进入了大罗神墟,取走了其中埋藏的诛仙剑。
  
  若无意外,“林羽”之所以消失在了修罗战场,也必定是去寻找其余三剑了。
  
  诛仙,绝仙,戮仙,陷仙!
  
  四剑归一,方为完整的洪荒第一杀阵诛仙剑阵!
  
  封神之中,通天曾凭借这一套杀阵力敌四圣,虽然后面被破了,但那可是四位圣人啊!
  
  可想而知诛仙剑阵的威力有多霸道,圣人之下,一入阵就要飞灰湮灭,堪称第一杀戮至宝!
  
  “洪荒纪元已经破灭,邪神天地不容,穹天之下禁忌为巅,哪怕通天聚集了诛仙四剑,还能翻天不成?”
  
  江无夜皱了皱眉,老实说有点不理解通天的所作所为。
  
  因为这本就注定是一场失败的谋划,说不定最后还会作了其他禁忌巨头的嫁衣,白给送上诛仙阵图。
  
  更重要的是。
  
  祂是怎么避过圣域那些禁忌巨头,甚至还大大咧咧的直接来了修罗战场。
  
  当初的猴子夺舍了周万荒,连金乌古神都一眼能看出不对劲,虽然通天体量高猴子不知多少。
  
  但现在的穹天之下可不是洪荒主场,没理由连圣域的大能,禁忌也看不出来啊。
  
  是某种奇异法门?
  
  还是……
  
  圣域禁忌有意钓鱼养肥,等其彻底降临,再联手异人诛杀?
  
  林羽……
  
  草!!
  
  一股深深地无力悲愤感涌上心头,刚刚平静下的愤怒情绪再次翻腾起来。
  
  江无夜双眸猩红,极力克制镇压却还是难以抑制。
  
  他在这个世界太过孤独,仿若一个迷途的旅人,沿途偶尔幸运的拾起来之不易的感动,拥有的,能失去的太少太少了。
  
  “通天,不管他最后有没有事,老子必杀你!!”
  
  吼!!
  
  战祖魔熊嘶吼,镇压沸腾癫狂的情绪,让江无夜再次恢复了平静,注意力放在了林羽给魔劫天留下的“礼物”上。
  
  大神神墟的地图上,一条红线牵引,座座死寂大坟矗立,详细标注了红线沿途的地名与可能出现的危险。
  
  最终,红线尽头出现在了一座位于一片极其隐秘时空,墓穴盘绕道道九爪祖龙气,笼罩在一重重混沌神光深处的大墓上。
  
  其余信息,一无所有。
  
  墓是何人之墓,里面又有什么,一无所知。
  
  “受限于通天,而无法详细描述吗?”
  
  江无夜皱了皱眉,想到这种可能。
  
  墓里的东西肯定非比寻常,林羽能扛着通天的夺舍,强行留下一点信息,已经实属不易。
  
  对魔劫天格局都有影响的宝物。
  
  难道是造化天兵?
  
  如果是那种等级的宝物,通天既然有能力提前进入大罗神墟,为什么又不顺手取走呢?
  
  还是说有什么限制?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牵扯到魔劫天大局,江无夜不会视之不见,到时候肯定要走一遭,若有可能也必定会将其带出来。
  
  “小子,你没事吧?”
  
  葫芦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静室中,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江无夜:“就算明天要大战,你也不用发疯吧,刚才那动静像要吃人一样,不会练功出岔子了吧?”
  
  黑龙关中的私人庄园洞府并没有像外界那样绝对隔离,因此葫芦娃察觉到了刚刚江无夜散发的气息波动,混乱中带着癫狂,还以为他是走火入魔了。
  
  “吃人?”
  
  江无夜敛去脑中地图,看着绿裙大馒头的葫芦娃,舔舔嘴唇,冷冷一笑:“知道还进来,不怕爷办了你?”
  
  “卧槽?!!”
  
  葫芦娃像炸毛的猫一样,跳出去老远,捂住胸口,一副第一天认识江无夜的模样,脸气得通红,鬼吼鬼叫:“葫爷就知道,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怪不得你对那些仙子女神不感冒,原来你小子好这口,嘶~”
  
  说完,还打了个冷颤。
  
  江无夜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破口大骂:“呃,滚你娘的,老子说的吃是那意思吗,爬爬爬,我现在怎么越看你就越恶心。”
  
  “需要人家的时候叫小甜甜,不要的时候就恶心了是吧?呵,男人。”
  
  葫芦娃冷冷一笑,一副看穿了江无夜丑陋嘴脸的模样,提了提上裙,高冷道:“以后求葫爷的时候,希望你还能这么硬气!”
  
  说完,傲娇的一甩头走了。
  
  小甜甜……
  
  “操蛋玩意!”
  
  江无夜额头青筋直冒,好在对葫芦娃的不要脸已经有了些许免疫,或者说已经麻木了。
  
  呼~
  
  很快他便平静下来,闭眸运功,心无杂念,不浪费一分一秒,打磨着武道星宫。
  
  第一战区乃是修罗战场最危险的地方,赵建基也说了明天修罗族将会大举进攻,谁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状态调整好了,面对危机也不至于乱了阵脚。
  
  江无夜不知道的是,他没有走火入魔,此刻有人为了他却要被动“走火入魔”了。
  
  雪云关!
  
  屹立于数百个复合大星系组成的银霜色星云中央,苦寂而冰冷,宛如宇宙落下的一片大雪花。
  
  雪云关与黑龙城前方的元灵关处于平行线上。
  
  但其坐镇的时空裂缝规模却要大出元灵关许多,自然,其后的小型关城数量也远远超出了元灵关,是一座绝不容许有失利的关城。
  
  因为,一旦雪云关被冲破,那它后面的上百个道基关城,上千个帝境关城,无数神灵仙道修士,都将第一时间遭受毁灭性打击,毁于一旦,损失大到难以估量。
  
  如此重要的一座关城,其坐镇者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诸葛雪云!
  
  长生天某位大能的亲徒,艳若寒莲,手段铁血,芳名远扬,有着众多的倾慕者。
  
  但这位雪云仙子可不是仅仅有着惊世脱俗外貌的花瓶,曾在神魔战场中屹立三甲,仅次诸天至尊。
  
  更在修罗战场中斩杀过数十位同级道王境的修罗天骄强势封侯,统兵坐镇雪云关百年未出过差错,是差一步就能成为长生天小祖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位才情绝世女战神,此刻却像吃了苍蝇一样,银牙紧咬,一脸的晦气无奈。
  
  “该死的武修罗,该死的天雷王,为什么偏偏是我,老娘招谁惹谁了?!”
  
  修炼洞天中,寒气弥漫,冰冻世界,身穿银莲战甲,留着短发,英气中透着高贵冷艳的诸葛雪云一把捏碎天雷王的手令,咬牙切齿。
  
  对付武修罗的计划,手令中写的明明白白
  
  诸葛雪云在明日的对战中“不敌”修罗天骄,天雷王胞弟雷灵来援,元灵关失守,修罗族的道王冲入后方大开杀戒,以此借刀杀人,处掉江无夜!
  
  至于诸葛雪云如何不敌?
  
  旧伤复发也好,动用禁忌丹药功法反噬也罢,总之要作出一副拼死一搏。依旧不敌的样子,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人挑不出毛病的毒计。
  
  因为,雪云关的分量远远超出元灵关,若是失守,那对圣域一方造成的损失,与对整体士气的打击难以估量。
  
  危机当中,孰轻孰重,该放弃哪一方,谁都能权衡利弊分清楚。
  
  只是……
  
  “为什么是我?!”
  
  诸葛雪云心中愤恨不已,因为,事后一旦问责起来,她的责任也是最大的。
  
  因为自己的失利而造成元灵关无人防守,后面的关城被冲溃,哪怕情有可原,也绝不会只是罢免那么简单,脱层皮都是轻的,严重点斩掉一境修为都可能。
  
  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元灵关周围和雪云关重量的相当的关城不止一座,怎么偏偏就选中了雪云关?
  
  对了!
  
  雷灵!
  
  突然,诸葛雪云想到了挡在黑龙城前方的元灵关镇城大将雷灵,一下子就想通了关键。
  
  那家伙,几百年前就对她纠缠不休,舔到了完全没有尊严的境界。
  
  如果是其他的关卡,雷灵或许不会支援,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极其利己主义的人!
  
  如果是真正走进他内心的东西,那他绝对敢与世界为敌,否则,没有必要的话,他管都不会管。
  
  但雪云关就不同了,诸葛雪云不止走进了雷灵内心,更是扎根发芽,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一旦她出了事,那资深老舔狗雷灵绝对会恨不得瞬间移动过去。
  
  “该死的雷灵,你舔谁不好,非得黏着老娘不放,混蛋!!!”
  
  气急败坏的咆哮声回荡洞天,诸葛雪云有种崩溃的感觉。
  
  但她知道,木已成舟,连长生天的大能都鼎力支持,除非自裁,否则她根本反抗不了。
  
  但她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若有机会一飞冲天,必定斩了天雷王,和那遭瘟的舔狗雷灵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