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方魔女报上名来 > 第88章 我为神,我来承认!

  杀殿殿主也是气恼万分,他亲自出手,竟然都没能拦住楚溪从自己面前逃生。而带走楚溪的,竟然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身上灵力五颜六色,不知道有多少宝贝,如此速度冲出自己的防线,根本没有可能再追回来。围剿十二皇子的任务算是彻底失败,而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的两人!
  “死吧!”
  又是一掌凌空劈出,虽然没有用上灵器灭神牌,却也是威风赫赫。冰若神色一凛,不由分说拉起柯怡儿的手,向一旁疾速闪开。
  若真是一对一,躲闪起来倒也方便。可是周围的这五个寂灭境界的宗师级高手也不是白来,冰若不可能一直闪避下去。
  唯有,死战!
  “一会儿我爆发,你趁乱逃生!”
  并没有和柯怡儿做更多的对话,冰若直接下达着自己的命令。柯怡儿的怯懦给了冰若极大的自信,在这个少女面前,他不会像面对羽清一般瞻前顾后。
  光明之灵给了羽清,冰若灵脉上的白色脉络随之消失。此时全力以赴,连碧短剑嗡鸣不止,在九幽迷林中似曾相识的狂暴力量蠢蠢欲动。
  冰若体内,可还有着邪神的一魂一魄!
  造化境界,他也不是没有战过!
  反正清儿已经成功脱身,他有何不敢放手一搏!
  烦躁,焦躁,暴躁!
  眼看黑雾便要喷涌而出,身旁柯怡儿的七彩蝶翼却是忽然间流转起耀眼的光芒,温润如水的光芒覆盖在冰若的身体,竟然稍稍稳定了冰若的情绪。
  “我来爆发,该撤离的,是你。”
  瞳孔中光芒大盛,柯怡儿的脚下为圆心,泛着绿色光晕的七彩水域瞬间扩散!包括冰若在内,方圆十丈内六个寂灭境界的高手同时被拉进柯怡儿的领域!
  不错,正是领域!妖人一族的七彩梦幻领域!
  冰若只觉得一股温凉的水浪泼在自己身上,整个人的战意瞬间瓦解。视野变得飘飘荡荡,隐隐约约看见流转七彩光芒的柯怡儿手中凝结出一只首尾带着羽翼的七彩长弓,向着茫然无措的寂灭高手满满拉开。
  神智瞬间恍惚,冰若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变了。
  似乎是变成了神的视角,冰若居高临下,看着山野中,一群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在被一个黑衣老者训斥着。
  “你们所有人都记清楚了,你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战斗,为了组织发挥出你们全部的力量,组织的指令就是你们的一切,没有组织的帮助,你们根本无法活下去。谁要是想亲自尝一尝天谴诛杀,魂飞魄散的滋味,那就现在站出来,给大家做个榜样。”
  一群小女孩儿不过五六岁大小,却一个个低着头,并不敢说话。
  那老者凶神恶煞,威慑过后,继续讲了一些规矩,让小女孩儿们互相对打练习。
  然后冰若就见到了这群小小的孩子拿起比自己还要巨大的兵器,卖力的练习着杀人的技巧。
  冰若觉得自己不可思议。他以为幽莲谷作为魔教已经足够草菅人命,可是这算是什么,拿这些不过半人高的小孩子,作为工具么?
  可是“工具”二字又哪里能够形容妖人一族悲惨的命运,她们是“兵器”,向死而生的兵器,用过之后就会损毁,不可能修复的兵器。
  画面翻天覆地的波动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战场出现在冰若的视野,下面交战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唯一不变的是,每一个战场上,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拥有七彩蝶翼的女孩儿出现,大的十二三岁,小的不过八九岁,瞳孔透着各色的光芒,在战场上大杀四方。
  “耗尽力量而死并不会有分毫痛苦!再一次重生,你们就能够得到这片天地的认可,光明正大的活下去!但是如若没有组织为你们遮蔽天机,被天谴诛杀,那就是撕心裂肺,万劫不复!”
  似乎是为了响应这句话,战场上的女孩儿纷纷爆发了七彩蝶翼的力量。一个又一个七彩的光晕遍布整个战场,被光晕笼罩的所有人瞬间停止了所有动作,陷入无限的梦境中。而这些爆发力量的女孩儿,她们的发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灰白的颜色,然后整个人变得透明,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每一个人,都改变了一场战争。
  但是改变了战争的人,却仿佛从未存在过。
  冰若忽然间明白了。
  难怪。难怪在连绝庄园那一晚,柯怡儿被自己抓到,会崩溃的哭着说不想死。
  难怪在玄圆一始渊门前,白暖暖会说柯怡儿本来就是她的食物,它不是正常修炼,不被天地认可,就不应该存在。
  难怪刚刚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那杀殿殿主的绝学却能够被柯怡儿强势的打断,爆发的力量顷刻间震慑在场的所有人。
  这些“柯怡儿们”,竟然是在靠消耗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释放力量的么?而这种释放力量的方式,不被这片天地认可。
  冰若终于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瞬间从七彩梦幻领域的梦境中挣扎出来。柯怡儿原本对冰若没有敌意,如果冰若刚刚全力抵抗,甚至不会陷入到这梦境之中。
  柯怡儿已经飞到了半空,第四次拉开手中的长弓。冰若几乎是惊恐的发现面前的寂灭高手已经死去了三人,而柯怡儿的发丝正在大片大片的从七彩变成灰白的颜色。
  就像梦境中那些战场上的女孩儿一样。
  “黄鹂妖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一股冲天的怒火从望水城中升起,杀殿和仙药谷如今还在合作的阶段,望水城自然也会有万妖阁的人在。
  半空中的柯怡儿却是没有分毫动摇,七彩的长箭再次脱手,又是一个陷入梦境中的寂灭高手瞬间被击杀。而远在城墙的两人,竟然无法打破这个七彩的领域。
  四箭射出,柯怡儿的发丝已经有十之八九都化作了灰白的色彩。连身形似乎都有些透明了。
  手中重新浮现一直七彩长箭,柯怡儿却已经几乎没有拉弓的力气,然而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退路,还是咬紧牙,全力的拉开长弓。
  “你找死!”
  望水城中的万妖阁阁主掌握着所有妖人的遮蔽天机之人的命脉,虽然这些人也都是仙药谷万妖阁精心培养,可是此刻也顾不上这些牺牲。每一个妖人都是他们万妖阁千辛万苦创造,却还是头一次竟然出现了叛徒!
  眸色阴沉如水,万妖阁阁主轻而易举找到了为柯怡儿遮蔽天机之人的命脉,瞬间断绝!
  遮蔽天机之人身死,柯怡儿也瞬间暴露在天地之中!
  “轰隆隆!”
  几乎是下一个瞬间,无数漆黑的雷云滚滚而来,带着劈山裂地的气势,聚拢在柯怡儿的头顶。
  天谴,就要来了!
  “我倒要看看,背叛了万妖阁,这世界还有谁能承认你的存在!”万妖阁阁主也是愤怒之极。下方的五名寂灭高手,有两人出自他们仙药谷,还有三人来自杀殿。此番仙药谷和杀殿合作夺取王室江山,原本万无一失,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的意外!
  每一个寂灭境界,都是巨大的财富!
  都是因为这个叛徒!
  半空中的柯怡儿自然不是听不见远方万妖阁阁主的怒吼,自然也不是无所畏惧。只是,事已至此,畏惧,又有什么用呢?
  目光柔柔的落在下方的冰若身上,柯怡儿只觉得唯有此刻自己才算是真正的活着。
  冰若哥哥,就让我也放肆的这样叫一下你吧。之前离开的女孩儿,就是你要守护的人么?你来守护她,那么,谁来守护你呢?
  我们妖人一族,从出生起便万事不能由己,旁人就算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也只会充满嫌弃和鄙夷,可是你却第一次对我说,没有人是为了死亡而存在的。
  你知道么,就是从你说了那一句话开始,我的心,才第一次真正搏动了起来。我第一次知道,活着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也第一次,不想再苟且偷生下去。
  能遇见你,我真的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也许我们的存在,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谁说微不足道的存在,就不能有自己的选择呢?
  冰若哥哥,就让我,任性一次。
  剩余的全部力量灌注进长弓,长弓的第五次终于拉满,上方天谴之雷瞬间就要砸下,柯怡儿瞳孔中绿色的光彩耀眼到极致,带着视死如归的决绝,就要松开拉弓的手。
  “我来承认你!!”
  下方的冰若也是一声暴喝,不知道哪里迸发出的力量,瞬间闪现在半空,一把将柯怡儿拉进怀里,便要用自己的身体替柯怡儿挡下带着毁天灭地之威的天谴之雷。
  冰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就在他面前,他的子民从出生伊始就没有品尝过幸福的滋味,此时还要为了他牺牲自己的一切,冰若躁动的血脉,不能接受!
  额头上,一个实心的圆环浮现,冰若体内的邪神一魂一魄瞬间合体,却并没有强大的黑色能量爆发出来,倒是黑夜中无穷无尽的黑暗能量瞬间聚拢,被羽清带出千丈远的光明之灵也瞬间归位!
  光暗交融,就在这一瞬间,冰若身上,闪现出神的气息!
  百鸟之神,凤王!
  “我来承认你!!”
  柯怡儿头顶的雷云瞬间溃散!
  妖人一族,逆天而生,这片天地不会承认她们的存在。
  但是如今,凤王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