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186:你我,注定是敌人

  看着四周如鬼魅般突然出现的夜壬,凛凛甚至有那么一瞬,都已做好了大概率会牺牲在这里的准备。
  只不过,她不能让千月也一并陪葬……
  这时,只见周遭的夜壬纷纷拔刀,一副要冲上来将她们生擒架势。
  凛凛侧眸看了一眼依然跌坐在地上,此时依旧呼吸急促,明显没有从刚刚灵体被抽出一事中缓和身体状态的千月。
  “你还有时间关心别人?”
  话音刚落,只见塔洛斯的手在空气中凌然一握。以满布地面的雷电,和灵力源,一柄通体呈象牙黑,主体轻薄,却被一层雷电缠绕的长剑骤然而出!
  凛凛双剑交叉,将那柄雷鸣剑抵强行抵住。
  可虽然在力量上她还能与塔洛斯一较高下,但剑刃上满布的闪电,却已经开始顺着她的灵器蜿蜒而上。
  甚至,还出现了塔洛斯的灵力,正一点点啃噬凛凛双刀上附着的灵力的情况。
  凛凛眼看自己唤出的灵器正在一点点消失,自知这样的状态撑不了多久。当即也顾不上许多,两臂同时往交叉的中心点发力。
  霎时间,剑刃间摩擦出的火光混淆着塔洛斯剑端的雷鸣,迸射无数星火。
  火花飞溅各处,如一条导火索般,融入地面的雷电之中!一场大火也因此被顺势点燃,熊熊而起!
  “塔洛斯,过去的事情,终究也与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纵然如此,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我身边的人……”
  说罢,凛凛手中的双刀突然调转方向,以夹击之势的优势,强行将塔洛斯的剑锋向上顶出!
  趁着那柄「雷鸣剑刃」尚未重新朝自己落下之际,凛凛快速向后退去,那同时将手中已然快要消失的双刀朝正前方投掷而去!
  双刀在空中旋转,直奔塔洛斯的所在。
  可塔洛斯却仍是一脸淡然模样,只是挥剑横扫,以剑风将那两把刀刃弹开。
  然而,就在双刀‘当啷’一声落地后,原本就已燃起的火势,竟瞬间如火墙般拔地而起,窜起一人多高!
  汹涌喷发的火墙将二人隔开,也将周遭的夜壬就此挡住。
  不过,哪怕没有这阻火焰的抵挡,这些夜壬族人在没有得到塔洛斯的指令前,也不会随意轻举妄动。
  说到底,这些人都是塔尔一族的家奴,对于塔洛斯的处事方法,和所定下的规矩,自然是了解得很。
  所以,他们只是闻声而来,却绝对不敢以自己的性命为赌,而自作主张的做出些什么事来。
  而另一方,凛凛则趁此机会赶到千月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试图把她拽起来。
  “凛,凛凛姐……我起不来。要不,你还是别管我了……”
  千月的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同时又带着些许的犹豫不决。显然此时她说出这番话,是在心里几经挣扎后,才鼓足了勇气的说出的。
  她既害怕凛凛真的如她所说那般,将她丢在这里。同时又不想拉着凛凛一起,双双成为夜壬一族的战俘。
  凛凛并不傻,她看得出千月的心事。
  并且,她此时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千月整个人都如筛糠般抖着。
  凛凛看着她那副,好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鸟一样颤栗的模样,当下心疼之余,更多的却是想要尽快带她脱离险境的急切。
  这时,只见凛凛俯下身,唇畔凑千月耳边,轻声道,“千月,记住我接下来说的……”
  一番耳鬓私语后,千月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好像是懂了,又似乎对刚才听到的话,有些模棱两可的样子。
  “可是,凛凛姐你……”
  “我自有我的办法。”
  就在两人正说着时,火墙另一段隔着的塔洛斯,却已是长剑一挥,掀起一阵强风!
  剑风混着灵力,将眼前汹涌燃烧的大火僻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叶凛凛,当年的事就不必再提了。你还是,管好‘现在’吧。”
  说话间,狂风席卷各处,所到之处火焰具散。灰白色的礼服迎风而起,火光,灵力,身侧周遭的灯火……
  光影璀璨中,塔洛斯踏着地上残存的星火,一步步朝凛凛靠近。
  映照出他眼中的冰冷,决绝。
  凛凛稍稍用力,握了握千月的手,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随后,只见凛凛站起身来,以自己的身体挡在千月身前,将她护在身后。
  “你说的没错,你我注定是站在对里面的敌人。没理由手下留情,或是沉溺在已经过去的事情里。”
  “你想多了,我可是从来都没打算过,手下留情……”
  塔洛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忽然转变了神色。
  刚刚那番话的余音,还尚且在耳畔没有消散。便只见塔洛斯手持那把黑色的雷鸣剑,以闪瞬之势,猛的朝着凛凛而来!
  “能亲耳听到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凛凛轻声呢喃着,同时,就在塔洛斯的剑风已然迎面而来,近到足以吹乱她发丝的距离时。
  ‘轰——!’
  一声爆炸声响猛然传出!
  只不过,这次爆破的地点,便不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船舱,或是客房和仓库。而是足以将整艘游轮炸毁的,船底主干……
  “你,你究竟设了多少灵印!”
  爆炸带来船体大面积晃动,让塔洛斯的攻击不得不就此戛然而止,同时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厉声质问。
  “这好像,与你无关吧。”
  说罢,只见凛凛卯足了力气,将仅剩不多的灵力迅速聚集在右手。
  灰白色的灵力气息凝聚其中,虽并称不上多么庞大,却也如一缕缕纤柔的轻烟,萦绕在她白嫩嫩的小拳头上。
  紧接着,凛凛猛的抬起手,竟是毫不犹豫的一拳打在地面!
  ‘咔——’
  随着一声清脆的,地面碎裂的声音传来。下一秒,便是整个地板表面的损坏,以及轰然坍塌出一个大坑的画面,赫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塔洛斯稳了稳脚步,疾步上前,想要抓住凛凛,却终究还是扑了个空。而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凛凛,和那名叫做千月的魔使,一同落入地板之下的那片漆黑之中……
  “嘶……”
  黑暗中,凛凛揉了揉摔疼的屁股,却也顾不上休息。只是在匆忙中拉起一旁同样摔下来的千月,就往前跑去。
  还好早在刚登上这艘游轮时,凛凛就已经大概掌握了这里的基本结构。纵然称不上完全的了解,倒也不至于迷路就是了。
  眼前的路漆黑一片,虽然偶有几盏快要燃尽的蜡烛在墙壁上盈盈发光,却也不足以完全照亮这里。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非客用的休息舱。只要沿着路走,应该能够抵达游轮后面的小甲板。
  只要让千月能够顺利抵达甲板,应该就能找机会蒙混出船了。
  然而,就在两人一路逃窜之际,凛凛恍惚中仿佛察觉到,这地方似乎还有其他人的脚步,依稀传来。
  虽然她也猜到了,塔洛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们逃走,可这追上来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吧。
  这样想着,凛凛忽然停下脚步。
  “好了千月,现在就按我刚才说的,你先沿着这条路出去。至于其他,我自会拖住。”说着,凛凛推了千月一把。
  而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千月也已然明白,面对人数众多的夜壬,和那个被称做‘塔尔阁下’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所以她不能在犹豫不决,再因此成为凛凛姐的拖累。
  心下决定后,千月只是用袖口胡乱的蹭了蹭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然后便毫不犹豫朝凛凛所说的方向跑去。
  此时,凛凛的灵力已悉数耗尽。她只是悄声藏身在一处房门后,然后取出了一把暗藏在身上的匕首……
  迎着昏暗船舱的点点烛火,只见数名黑影匆匆跑过。
  等等,这些人不是……
  就在凛凛手持匕首,等待着机会时。却发现这些追击而来的脚步声的主人,竟并不是夜壬。而是这次同她一起来,并迟迟没有汇合上的魔使!
  惊喜之余,凛凛简单的阐述了目前的现状,和她们已经暴露身份的事情。
  “叶组长,根据调查,夜壬在这次的押解行动中,根本就没有把全部战俘,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有其他人的踪迹。”
  “所以,这艘游轮上很有可能,就只押送了千月一个人。毕竟她是玄昧执行官的亲信,也最有审讯价值……”
  离开船舱的路上,同行的魔使把他们查到的相关情报,与凛凛做着简单的汇报。
  凛凛听后,只是点了点头。
  以灵印的破坏程度,那些夜壬们为此慌乱倒也在她的计算之中。
  然而,就在他们重新回到甲板上,见到游轮各处满目疮痍。以及半壁船身都已倾斜,任由海浪裹挟着灵力滚滚袭来的样子后,凛凛才在恍惚中意识到。
  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这灵印的力量,也同样低估了,玄昧叔叔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