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妖灵保护协会 > 第九章 ¿

  路远赶过去的速度很快,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带着黑猫来到宁清师兄所说的那家肯德基门口。这次路远没有贸然介入宁清师兄和那位墨家管事的谈话,而是让黑猫隐匿好自己的气息在旁边偷听者。
  路远也给了宁清师兄一个欺负乡下人的建议,直接将手机的收音给打开接通了路远的电话连接。
  这样路远在马路对面都能偷听到宁清师兄和那位墨家管事的交谈。
  路远远远的看了一眼那位正站在宁清师兄面前的魁梧身影,身材虽然魁梧…可这位世族大家的管事身上所穿的衣服却非常的寒酸。
  粗略的一看就是满是破洞的布衣,衣服上还沾满了许多脏兮兮的痕迹,一头黑发也非常的散乱…整个一看就是破…不对,世外高人的模样。
  墨家管事身上的装束非常的寒酸,可他和宁清师兄之间的对视却充满了一种沉重的压抑感与火药味。
  宁清师兄坐在了椅子上抬头与这位墨家管事的目光交锋相错,这一刻路远感觉宁清师兄的全身已经紧绷了起来,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虎豹一样。
  这就是修真人士的对峙吗?
  “自清道长,我们又见面了。”
  墨家管事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中充斥着凝重到让人窒息的意味。
  “墨先生,上次是贫道出于无奈所做的选择,还请谅解”宁清师兄实在不太想和墨家管事在这里打起来。
  现在他手头上没什么订单,可一旦打起来自己这几天收集来的灵气必然会被消耗一空,还会伤及无辜。
  “无碍无碍,不过是在凡俗衙门住了几天,比起这个…自清道长我现在有一事相求。”
  这位墨先生再次对着宁清师兄做了一个拱手礼,但在腰身轻轻低下的瞬间,却始终抬眼看着宁清师兄。
  “如是之前所谈,我的回答依然是不可。”
  “不,是另一个请求。”
  “另一个请求?”
  宁清师兄正疑惑着这位墨家的管事想做什么时,他的目光却逐渐移到了宁清师兄手边的桌子上,准确的来说是宁清师兄手边桌上的…那瓶农夫山泉。
  “实不相瞒,自清道长,你这水瓶喝完后还要否?”墨先生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急切。
  “?”
  “?”
  宁清师兄和一旁偷听的路远这一刻头上都冒出了问号,路远更是歪着脑袋在想这货到底想干嘛?
  “自清道长您别误会,是这样的,墨某刚到这现世,身上身无分文…手上也无任何能换钱的宝物,但我听一高人说这透明小瓶可拿来换取钱财。”墨先生连忙解释说。
  “这瓶子能换取钱财?”
  这一回轮到宁清师兄惊愕了,他这几天可没少喝农夫山泉,喝完后都把瓶子扔垃圾桶里了!
  宁清师兄并不缺钱,他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可路远需要钱,妖灵保护协会的奠基也需要钱,要知道这瓶子能换钱的话,他绝不会扔掉好吗?
  “不知墨先生收集了多少?”
  “不多不多。”
  这位墨家管事还很得意的样子。
  等等…你们的时代难道没有收破烂卖垃圾这种职业吗?
  路远在旁边看着这俩修真高人探讨卖矿泉水瓶这件事,眉头都快要拧成一个问号了。
  现在路远总算想起这墨家管事身上的装束自己在哪里见过了,一身破旧的衣服背后扛着一个蛇皮袋,这就是收破烂的标准装备啊!
  感情这位曾经万人之上的墨家大佬来现代社会这两天都在收破烂呐?太惨了吧。
  宁清师兄也是好心,在江桥告知了宁清师兄这矿泉水瓶真的值不了多少钱后,他还是将水瓶赠予了这位墨家管事。
  “感谢,那自清道长我就在此告别了。”墨先生收到了宁清师兄的这矿泉水瓶,像是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一样高高兴兴的扛着蛇皮袋转身想走。
  就这?就这?就这?修真高人之间的对峙呢?
  路远赶紧让宁清师兄出声留下这位墨家管事。
  “等等,墨先生。”宁清师兄说。
  “自清道长还有何事?”
  “你不想让你们墨家延续下去吗?”宁清师兄的这一句话是路远提醒他说的。
  复兴墨家现在是连这位管事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都愿意放下身段收破烂赚钱了,肯定是被逼到了绝境必须挣扎求生的地步。
  不管是他还是他背后的墨家。
  “这…墨某想清楚了,自清道长…墨家修的是机关御器之法,我们的功法是需要靠售卖灵气之物才能汲取,这方面的话自清道长恐怕是没办法帮上忙的。”墨先生似乎想清楚了。
  “贫道虽然不能帮你,但贫道认识一位高人能够解救墨家,不知墨先生是否感兴趣?”宁清师兄连忙说。
  “高人…”墨先生又犹豫和沉思了许久,最后轻咬了一下牙说“在见那位高人前我还有另一件事相求。”
  “何事?”
  “请替我找一地沐浴更衣。”
  这位墨家管事已经很久没有回自己的仙灵界了,一方面是没有带回什么有用的东西没资格回去,另一方面是这一身破烂狼狈的模样,他确实没有脸面回去见自己的族人。
  毕竟对于任何修真者来说,在垃圾堆里面找瓶子去卖都不是什么光彩的经历。
  宁清师兄当然同意了墨家管事的这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最后在宁清师兄的带领下,这位墨家管事被带到了紫菀的花店后方的工作室里。
  花店里有沐浴更衣的场所,宁清师兄给这位墨先生找了一身干净的道袍让他穿上后,他看起来显得容光焕发。
  “不知自清道长说的高人在哪?”墨先生更衣完毕后左右看着花店的内部。
  “我在这。”
  路远在花店的阴影处已经等候这家伙很久了,当路远从阴影中走出的时候,这位墨先生似乎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在这家不大的花店中还藏了一人。
  “敢问阁下是…”墨先生不敢小看路远,不同于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灵气的气息,路远身上是有暗淡的灵气萦绕着路远,可墨先生却感觉不出来灵气到底有多少。
  这种程度的强者,那怕在墨先生的时代他也不敢小看。
  “树,至于后面的后缀你想怎么称呼都行。”路远第一次说出这个称呼的时候还感觉有些羞耻,但到后面应该会慢慢习惯的。
  “树…树阁下,在下斗胆一问,你这面具可是用路家的千面衍变之法制成的?”
  这位墨先生还是很识货的,一眼就看出了路远脸上面具的制作手法,这一瞬间路远脸上戴着的面具顿时黑了下来。
  卧槽…这还没开始装逼就被人识破了?
  “对。”路远也不隐瞒了。
  “阁下是路家人?”
  路远听着那位墨先生谨慎细微的询问,突然感觉路家好像在他们的时代也很有名望,只可惜路远兜帽里的黑猫在装死,要不然她应该能探出头来替路远扫盲。
  “有什么问题么?”路远很耐心的反问着。
  “没有没有,在这千年间我们墨家仙灵界最困难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接受了路家人的一些援助,只可惜仙灵界未开,援助仅限于突然出现的物资,最近的一次援助应该是在十多年前,不知阁下是否……”
  “不是,我是继任者。”
  路远基本能肯定应该是自己父亲的所做的事了,难怪这些年以来他明明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生活却过得非常拮据。
  “墨某明白了,不管如何,路家一脉的大恩大德墨家不会忘记,还请和我一起进墨家的仙灵界一叙吧。”
  墨先生拿出了一个精巧的机关鹤,造型上就和千纸鹤一样,只不过比千纸鹤大上了不少,这应该就是墨家的仙灵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