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穷鬼的强汉之旅 > 第112章:八服出鞘

  而卫枫在探马的带领下沿溧阳关隐蔽的山沟,翻越长城,绕过了已经攻入渔阳郡的匈奴人,并且乘着夜色出边关直扑迁徙至此片草原的匈奴部落。
  而这个匈奴部落确实是倒霉的,由于他们的地盘上上月出现了地质灾害,所以随伊稚斜的王庭迁徙,两天前才刚刚到达这片草原。
  而也就在前几天,贵族部落首领土韩又征召了他们部落两百男人去打劫渔阳,所以这个部落现在可谓是落单的羔羊,就等着汉人来宰。
  “将军,你看,应该就是那里。”探马指着远远的星星点点像火把的东西。
  这个部落不算贵族,也不算大族,就是一般的小型部落,但相比汉朝的村庄,人口要多一些。
  卫枫转身看着身后一群黑影后对身边的将军说道:“动作迅速一点,直接放火烧,一个不留,而后迅速原路返回,快!”说完,卫枫就挥了挥手。
  火攻,这对牧民来说是致命的,住的地方是帐篷、常用的东西是枯草。
  大军摸黑快速向部落机动而去。
  “驾!”卫枫拔出八服还有模有样的学卫青指着前方轻声大喊:“杀!”
  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太爽了,一种将军纵马疆场的快感。
  总感觉自己主导整个战场的机会越来越近了。
  汉军的速度确实快,和匈奴人的打法一样,上去二话不说就开始突突。
  人杀了,帐篷也烧了,整个部落老老少少五百多人就这样葬身火海。
  不下半个时辰,这个部落就被汉军夷为平地。
  回撤的汉军已经进入溧阳关都还能看见远处天空红光一片。
  俯瞰大草原,就像谁在黑夜里烧了一堆柴火。
  而卫枫还与卫青一样,有模有样的插了一面“卫”字战旗……。
  首次单独带兵突突匈奴成功了,这是一件破里程碑的事,一路她都在好奇一件事情,那就在最后的最后,她究竟能达到什么级别,会不会与卫青媲美?
  回到溧阳关的卫枫直到很久,内心都还在怦怦直跳,以零伤亡的代价灭了匈奴人的一个部落,虽然滥杀无辜五百多人很残酷,但目的达到了。
  韩安国的脚步很急促,从外面走进屋内后气喘吁吁的问道:“赢了?啊?”
  卫枫看着韩安国那激动的眼神和满头大汗的额头,定了定神道:“嗯,赢了!”
  两人表面都稳如老狗,可内心却已经激动得快跳出来了。
  而正面牵制伊稚斜主力的张瑜听说卫枫已经回撤,所以也赶忙回撤。
  只不过,张瑜似乎损失有点重,带出去的千人,被胡人的弓箭射死了两百多人。
  ~~~~~~~~~~~~~~~~~~~~~~~~
  匈奴。
  “左谷蠡王,不好啦,不好啦!”
  图伦王巴特沟连滚带爬的从帐篷外跑了进来,吓得伊稚斜手里削羊肉的腰刀都掉在地上,于是怒气冲冲问道:“慌什么慌?韩安国打过来了?”
  图伦王定了定神,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刚才接到骑兵禀报,在乌丹草原发现安纳部落被汉人一锅端了,整个部落一片火海!”
  “啊!”伊稚斜听后吓得左手的羊肉又掉落在地:“谁干的?”
  图伦王不敢肯定,但这种打法,去年他们就已经领教过:“该不会是他吧?”
  伊稚斜当然记得这个他谁,去年的这个时候,卫青避开他的主力,横推草原的部落,几千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是被杀死,就是被冻死。
  伊稚斜不敢相信,要真是卫青过来了,这个事情可就真麻烦了。
  “有没有旗子!”伊稚斜想到了去年一路收获卫字战旗的事情,于是弱弱的问道。
  图伦王也紧张得要命:“不,不不知道,探查的人应该马上到。”
  “去,立即去探查清楚,本王要确定是不是卫青!”伊稚斜高度紧张,因为他真的领教过卫青的战法,龙城被卫青屠城也够他紧张了。
  对于伊稚斜来说,卫青的这两种打法都让他吃不消,军士主力对战会消耗他图谋造反的资本,部落被屠又要消耗他的生存势力,丢失民心。
  图伦王出去半刻钟就返回了大帐,而他手上的东西让伊稚斜内心紧张。
  果然是一面卫字战旗。
  伊稚斜冷静一刻后道:“立即通知土韩和吾刺,停止在渔阳的军事行动,退到长城一侧来,快,更不准任何部落牧民和士兵入渔阳纵深。”
  “是!”图伦王转身就去颁布伊稚斜的军令。
  伊稚斜慢慢的走到桌案旁,用匕首撩起卫枫留下的卫字战旗,而后气愤的将他丢到火堆,看着熊熊大火,他内心复杂。
  ~~~~~~~~~~~~~~~~~~~~~~~~~~
  初得胜利的卫枫兴奋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决心再次出兵。
  而对军事一窍不通的韩安国也绝对乘胜追击再来一个胜仗。
  秋末,冷冷的风吹在大地上。
  天空中淡淡的一层薄雾环绕,使得蜿蜒的长城若隐若现。
  忽然,
  大批骑兵从关卡鱼贯而出向草原奔去。
  这是韩安国上任以来第一次与匈奴正规军正面交锋。
  原本就因为昨晚部落被突袭一事睡不着觉,一大早起来就闻汉军来袭,伊稚斜赶忙组织军士应战。
  而卫枫敢集渔阳五千兵马鱼贯而出与之决战的信心,还是来源于伊稚斜想保存实力造反谋取单于大位,因为这个庚伊稚斜永远也过不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汉军,伊稚斜急忙命令全军务轻举妄动,他很担心对面就是大汉朝的硬茬卫青。
  “左谷蠡王,怎么办?吾刺将军现在还没有撤回来!”图伦王巴特沟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本来想抢点东西过冬,现在却遇上汉人拼命。
  伊稚斜看着对面整整齐齐的汉军骑兵,军头虽然没有打卫字战旗,而是韩字,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进攻!”
  “是!”图伦王应答完之后就继续观察。
  伊稚斜被吓着了,但卫枫却兴奋了,他断定伊稚斜不敢主动进攻,而且自己进攻之后伊稚斜也会撤退。
  “卫姑娘,有把握吗?”韩安国看着对面黑压压的匈奴骑兵心里就发毛。
  卫枫略显轻松,晃了晃手里的八服坚定道:“汉剑出鞘,八方皆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