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萌妻宠妃 > 第九十二章 什么操作?
云清寒慌忙地将阮小颜抱回到他的房间,虽然不知道阮小颜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情况,看着阮小颜的脸色非常不好。
  
  “春蕊,你知不知道阮小颜究竟发生了什么?”云清寒将春蕊与小财叫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这样的。
  
  “颜妃说她要去后花园浇水,然后我就去府邸中帮忙做杂活去了。刚刚过了几分钟,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阮妃会突然之间倒下。”春蕊也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她也万万没有想到阮小颜会晕倒。
  
  “小财,你去把太医叫过来给颜妃看看。”云清寒在房间中走来走去,他也无从下手。
  
  云清寒找来一个凳子守在阮小颜的旁边,握着阮小颜的右手,“小颜,你不要吓我啊,赶紧醒过来吧。我保证,我肯定会加倍对你好的,不要离开我啊。”
  
  云清寒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阮小颜,她摸了摸阮小颜的额头,也并没有发烧。心里面只能默默地祈祷阮小颜能够平安无事,可能是由于害怕,云清寒的脸色也是比较苍白的。
  
  “大王爷,太医来了。”只见太医也是快步地走来,急忙忙的样子。
  
  云清寒站起来给太医腾好地方,“颜妃有没有什么症状?比方说呕吐或者说发高烧?”
  
  “没有,像是昏迷了很久的样子,无论怎样叫她她都不醒。”云清寒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感情是心疼,那份深沉的爱。
  
  太医听完云清寒的描述之后就给阮小颜把脉,云清寒也帮忙将阮小颜的胳膊露出来,站在一旁看着。
  
  “大王爷,屋内的室温还可以吗?需不需再往高了调调?”刘叔进屋问了问云清寒。
  
  “不用了,这个温度刚刚好。对了,刘叔,一会你传信让云自雾来一趟,我有事情要说。”
  
  “好的,我这就去办。”
  
  “辛苦了!”
  
  “没事的,跟我不用客气。”刘叔说完就出去了。
  
  云清寒从心底里一直把刘叔当做亲人看待的,可是如今刘叔的年纪也大了,就让他看着心情来吧,尽量做一些轻松的工作。
  
  同样,刘叔对云清寒的府邸也是尽心尽力的,因为云清寒也并没有亏待过他,还是非常懂得知恩图报这个道理的。
  
  “太医,怎么样了?颜妃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昏迷了?”云清寒看着太医的眉头紧紧皱着,就担心会有不好的结果。
  
  “等一下!”太医慌忙地说了一句,然后细细地把脉。
  
  “刚才出现什么情况了?”云清寒的心也随着太医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揪了一下。
  
  “刚才,刚才,颜妃没有了心跳!”太医说着,云清寒的脸色发白。
  
  “那现在呢?无论如何都得给我抢救好!”云清寒命令地说着,要知道,阮小颜要是真的死了,云清寒会发狂的。
  
  听到云清寒发疯时的怒吼声,太医的手在哆哆嗦嗦地颤抖,拿起医包中的细针朝着阮小颜的脖子还有手腕扎去。
  
  云清寒心中的滋味很苦,不想让阮小颜离开她,无论什么办法都得让阮小颜活着。
  
  时间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太医才缓慢地将那些针取下来,云清寒不知道如果他醒不过来的话,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度过以后的生活。
  
  “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清醒过来的。”太医起身说着,“接下来我给他几副中药,你给王妃熬一熬看看疗效怎么样。”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她脱离危险了?刚刚不还是没有心跳的吗?”云清寒也是一脸懵。
  
  “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也是不太清楚,总感觉老飞的后来晕倒,事情有一些七巧,等到他醒来之后讲一下经过,然后我们再做进一步的判断。”太医收拾了收拾,然后开了一个处方,“再看一下疗效。”
  
  “好的,那暂时就这么定了吧。”云清林说着,也表示无奈,不知道在阮小颜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这期间,云清寒就一直守在阮小颜的身边,一白天过去,云清寒也是不吃不喝。
  
  终于,阮小颜晚上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觉得头非常疼,像是被人打了一番。
  
  云清寒正在注视着阮小颜,这期间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阮小颜从云清寒的眼神中所感受到的正事那份悲伤。
  
  阮小颜双手摸着云清寒的脸,“我没有事的,你不用担心。”说完,阮小颜冲着云清寒笑了笑。
  
  “傻瓜,你说你现在这么虚弱怎么能不让我担啊!”云清寒握着阮小颜的双手,阮小颜的双手非常冰冷。
  
  “冷吗,用不用将屋内的温度调高点?”
  
  “不冷,一会就好了。”阮小颜现在也算是知道了屋内的温度是通过墙内的一条缝隙将外界的能量传递过来的。
  
  “颜妃,吃点饭吧,都饿了一天了,大王爷也还没有吃饭。”春蕊将热腾腾的饭菜端过来,旁边还放着阮小颜一会要喝的药。
  
  “你为什么不吃饭?”阮小颜问着。
  
  “没事,我不饿。”云清寒笑了笑。
  
  “颜妃,你知道吗,其实是大王爷不愿意离开你的身边才不吃饭的。”小财一语道破。
  
  听到小财说的这句话阮小颜的心里面还是非常开心的,因为至少现在还会有一个人来担心她的喜怒哀乐。
  
  “你自己在那里傻笑什么呢?”云清寒将鸡蛋汤端过来,用勺子搅了搅。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很好。”
  
  “你指的是什么很好?”云清寒看到阮小颜开心地笑着内心也是非常高兴的,多么希望阮小颜就一直这样开心下去。
  
  “哎呀,不说了,换一个话题,我饿了。”阮小颜看着云清寒非常自如地说着。
  
  “那你想不想吃饭?”云清寒端起饭来拿着勺子准备喂阮小颜吃。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阮小颜推辞着说。
  
  不过云清寒仿佛就是直接将阮小颜的这句话给忽略过去,准备让阮小颜张嘴吃饭。
  
  阮小颜也实在是拧不过他就只好乖乖吃饭了,“等下吃完饭,你还要将那些药喝了。”
  
  阮小颜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中草药,想想都觉得难以下咽,“我可以不喝吗?”阮小颜弱弱地问了一句。
  
  “那你说呢?”云清寒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阮小颜,而阮小颜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眼神了,因为她觉得这样会将彼此的距离拉得非常远。
  
  “可那些药是真的很苦啊!”
  
  “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早点喝完你也就可以恢复许多了。”云清寒轻轻地摸了摸阮小颜的头发,这句话说得非常温柔,能够给她带来无限的能量。
  
  阮小颜张开嘴,云清寒用嘴吹了吹饭然后阮小颜一口一口地吃着,这也算默认同意了。
  
  “不过,你到底是为什么晕倒的啊?”云清寒非常好奇,在加上之前关于她为什么突然就被黑衣人盯上,这些云清寒都是想要知道的。
  
  可是现在阮小颜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云清寒就决定先等一段时间再看看具体的情况,毕竟事情也总得需要一步一步地慢慢解决的。
  
  阮小颜仔细地回想了回想那时的情景,记得当时他正在后花园中浇花,想着好好修理修理可以让这个后花园看起来更加地美观一些。
  
  可是当她弯腰准备站立起来的那一刻,看到红色的宝石项链变得发红发亮,阮小颜开始觉得这个红色的宝石项链中肯定存在着某种意义。
  
  后来,越想就越不对劲,“这个项链会不会被下了某种咒语?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古代难道还有这波操作吗?”
  
  正在阮小颜纠结要不要将这个项链取下来时,她更加地感觉到身体像是被一点点地吞噬,完全都不能够由自己掌控。
  
  “天啊,我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阮小颜的心里面默念着,正当她伸手想要将项链取下来时她就昏倒了,具体是什么原因就连她自己也并不知道。
  
  “你怎么了,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云清寒动了动阮小颜的衣袖,阮小颜这才反应过来。
  
  “我刚才在想我是怎么晕倒的。”
  
  “那你回想起来了吗?”
  
  “就是当时觉得头非常晕,然后就倒下了。”阮小颜小声地说着,毕竟她觉得并不能告诉云清寒说她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吧?
  
  首先云清寒肯定会不相信,其次说不定还会对以后有隐患,所以觉得还是到时候看时机再说吧。
  
  “那你知不知道,太医给你把脉的时候说你的心脏都停止了,当时我也真的是觉得特别害怕。”
  
  “连脉搏都没有了?难不成说我会死在这里?”阮小颜自言自语地说着。
  
  “是啊,如果你的脉搏都没有了,那你肯定死了。”云清寒继续喂阮小颜吃饭,不过这时的阮小颜已经丝毫没有兴趣吃饭了。一个连命都快没有的人还吃什么饭啊!
  
  云清寒觉得阮小颜有点不太对劲,其中肯定有事情瞒着她,要不然也不会表现得这么深沉的。
  
  对于阮小颜,云清寒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的,毕竟云清寒看人还以挺准的,尤其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