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豪从大富翁游戏开始 > 66.老妈的关心

  “喂?妈!”
  老妈的电话,靳霄可不敢不接,第一时间就接起了电话,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喂?儿砸,吃饭没呐?”
  电话里,老妈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
  “正准备吃了,你们呢?老爸还没回去呢?”
  靳霄笑着问道。
  无论何时,和父母对话总是让人那么开心,不管他此时的心情如何,到底是好是坏,只要已接到父母的电话,心情立刻就能变好。
  “你爸他还是老样子,趴在烟囱口看着呢,什么时候冒大烟什么时候才懂得回来。”
  老妈略带埋怨的说道。
  其实这是北云本地的一种民间说法,别的地方有没有靳霄不知道,大概意思就是说某人总是赶着饭点才回来,也不懂得早会一点帮着做点饭什么的。那个大烟囱冒大烟,在以前的时候就是开始做饭的象征,看着大烟囱的烟,就能判断这家人什么时候开始做饭,什么时候饭做好了。
  老爸的工作不忙,但也没有空闲时间,属于“就算你干坐着也得坐够一整天”的类型。
  有时候想想挺好的,起码不累人啊,但有的时候想想也挺气人的,因为你正经有点啥事儿需要他的饿时候,他总是回不来。
  “不说你爸了,儿砸,妈一直没问你,你最近过得咋样啊,在鹏城那边还习惯吗?那边天气热,记得勤换衣服勤洗澡,你不是说要勤工俭学吗?怎么样?累吗?中午能吃好饭吗?快要开学了,你可千万别耽误了学校报名。还有你的伙食怎么样?合适的话给妈拍张照片,不然妈不放心。你上次说你住在一个同学家,什么同学啊,我都不知道,方便吗,安全吗……”
  电话里,母亲絮絮叨叨的声音,可能会让很多人反感,但靳霄从来不反感母亲的絮叨,相反,有时候他很喜欢听老妈的这种声音,因为只有老妈絮叨的时候,他才能真切感受到对方的关心。
  “妈,我的亲妈耶,您就放心吧。
  您儿子我吃得好睡得香我就是那种小强一样的额男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过得很好,在什么环境都可以很好适应的那种人啦。
  勤工俭学我作的还不错,我是在一个旅行社打工,给人家做做文员,协助领导安排一下路线啥的,做的不错,领导对我很满意来着,一个月给我开了五千多的工资呢。他还挽留我来着,可惜我还得上学,所以只能拒绝他咯。
  我住的地方啊,是我在贴吧里加的一个本地网友,他和我同样大,也考上了鹏城大学,我们是无意间认识的,一联系才知道是同学,所以就住他家了。你放心,一些安全,也方便,他家就他自己,他父母都出去旅游了,我还给他交房费呢,您就别操心了。
  吃饭也简单,我平时都是在公司吃,晚上偶尔会和同事出去聚餐,有时候回来自己做着吃,很方便的,一会儿等挂了电话我给您拍个照片让您看看。”
  靳霄徐徐解释道。
  言语之间,谎话连篇,其实他真的不想这样,不是他矫情,他是没办法。
  他有钱,他炒股,他买相机,他住豪宅,他可以告诉任何人,但唯独不能告诉父母和家人,因为他害怕吓到他们。
  可能有人会说,父母为什么会被吓到呢?有钱不好吗?有钱就会被吓到?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然而这真的是无稽之谈吗?
  觉得是无稽之谈的童鞋,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父母,都是普通人,老实巴交一辈子,连一块钱便宜都不愿意赚别人的自己的父母,如果真的很突然的告诉他们自己拥有了一个亿,想象一下他们的真是反应,最好是换位思考一下,谁还能说父母被吓到是无稽之谈?
  尤其是靳霄的父母,真的是老实本分了一辈子,日常生活里一块钱也要精打细算的中年男女,如果立刻将靳霄现在拥有的一切展现给他们。等待他的,只能是他们的质问,质问靳霄哪里来的钱,是不是犯法了,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是不是……会遇到什么危险。
  因为他们的人生里,几乎不会有一夜暴富的机会,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在父母心目中,可能老老实实上班,安心工作才是正理。
  不能说他们这样的想法就肯定是正确的,但也不能说就是错误的,只能说他们的人生选择了更加稳定的道路,所以就很少会有变化。
  这样走过了半生的人,你今天告诉他你突然成亿万富翁了,你猜猜他们会怎么想?
  保证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你是不是犯罪了?
  这不是“以恶度的想法揣测他人”,而是“以关切的心情担忧他人”,靳霄的父母就是这种人,所以他怎么敢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此操心。
  所以他只能撒谎,不过没关系啊,楔子已经打好了,只等下一次回家,就是逐渐展开布局的节奏。
  最多是再瞒父母最多四五个月的时间而已。
  而且现如今他发觉,自己“赚钱”的路数是真的多,不仅仅是股票,还有期货,还有IP转卖、商标转卖等等,甚至还有比特币!
  真是奇特,靳霄也是最近才发现的,自己居然有炒比特币的“前科”。那大概还是去年年中到年末的那段时间,当时他手里屯了足足有一千多个比特币,然后在去年年底一口气卖掉了五百多个。当时比特币最高价的时候,一个的价格就超过了十五万,靳霄这么一手就赚回来7000多万,然后他把着七千多万全都丢进期货市场,这才有了他现在一天一百万,或者两百万的收入的来源。
  好夸张的系统,连这个都能给安排了,不仅如此,系统甚至连靳霄挖币的时间,收币的时间,以及卖币的时间,卖家的信息等等都做了出来。
  别说不会有人真的去查,就算是有人查了,也保证什么都查不出来,因为查来查去,所有这些交易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有了这些“资料”,靳霄对于自己搞定父母,就更有把握了,而只要能在假期回去搞定自己的父母,未来就更加充满了无限期待。
  好吧,扯远了……
  总之,和母亲聊了一会儿,并且在挂断电话后,给她拍了两张饭菜的照片过去。
  靳霄特地避开了所有可能表现得非常有价值的物件,尽可能只拍碗和盘子,事实上,就这些盘盘碗碗的,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其实也是德国300的的牌子,麦森家的,一套下来好几万不打折,真的是非常的贵。但它的贵,贵在了品质和逼格上,看外表当然有特别炸眼的,但也有特别低调的。靳霄用的就是低调的那种,纯白色的盘子,看上去普普通通,没什么了不起的。
  晚餐是清炒油麦菜,凉拌黄瓜水萝卜,一碗豆腐羹,清淡,爽口,正符合靳霄的要求,虽然不如母亲做的饭那么百分百对口,但毕竟是家常菜,还是很好吃的,一碗白米跟着送下去,感觉十分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