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不想受欢迎啊 > 第四十七章 同学

  陈川在关山樾买了7号别墅,付费2170万,刷到4340万,然后付费300万装修金,刷到600万。
  看看卡里余额,已经是5040万。
  于是,打开【乾坤袋·白】买到了两样物品【小绿瓶】和【葡萄种子】。
  由于在乾坤袋买东西,不参与返利,所以陈川现在只有40万元余额了。
  开车去大世界体育馆门前,时间是晚上六点半,距离开始还有1小时,观众们排着长龙,陆陆续续进场。
  坐在车里,陈川看看两样物品。
  一样每隔30天产生一滴神奇的液体,一袋葡萄种子。
  目前小绿瓶里没有水滴,等30天产生水滴,才能研究有什么功效。
  而葡萄种子由于是系统出品,想必也不会是垃圾品种,毕竟一小袋就卖500万。
  这些葡萄种子可以找块地,种下去。
  陈川拨通堂哥的电话:“陈主管,你以公司的名义物色一片山头,面积大一点,最后和平原相连的,地势要平坦一些。对,然后你再联系一批绿化苗木,采购幼苗种上,按照度假庄园的模式来经营,留出一片地,我要种葡萄。如果缺专业人手,你去招聘会招一批。农大那边有批新毕业的大学生,农林专业的,都可以招一些。”
  “好的陈总,您放心,我都记下来,保证办妥。”陈山道。
  两人很自觉,平日里哥弟相称,但工作上,还是按职务来。
  “对了,陈川,下个月初,咱爷爷七十大寿,你别忘咯。”陈山最后提醒道。
  “记得了。”陈川说完,挂了电话。
  拿出演唱会的票去排队。
  ……
  姚茜下班后,借了一件外套裹在身上,匆匆吃饭完,就去场馆外排队。
  排队时,姚茜接了个电话:“宋进意?什么事?”
  “姚大美女,晚上在哪?请你吃饭。”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我在外面听演唱会,去不了。”
  “天后的演唱会?你买到票了?和谁啊?”
  “我自己一个人啊,好了挂了,一会要开场了。”姚茜挂了电话。
  ……
  陈川那边也排队进了场。
  票是连坐,但陈川和姚茜两人不算熟,所以只是尬聊了几句,主要还是以听歌为主。
  姚茜身上穿的是下午兼职车模时的露肩连身短裙,可能是下班晚,没得来回去换衣服,不知道从哪借来的一个大外套,裹着身子,坐在深秋的体育馆里。即便这样,她一双白腿仍然冻得发青。
  会馆内,演唱会气氛火热。
  会馆外,公交站。
  一个男生下了公交车,从站点走到体育馆门外。
  他拿出电话拨出去:“喂,宋进意,我到演唱会场馆外了……知道了,一会儿姚茜出来,我看看她是不是一个人看演唱会,身边有没有别人。放心吧,都跟你汇报……那五百块钱盯梢费,你转我微信上吧。”
  会馆内,陈川感受到万人大合唱的气氛,以及票的位置很好,可以近距离倾听天后的歌喉。
  旁边的姚茜也跟着唱,开心的手舞足蹈,在大合唱时还流下了眼泪。
  两个小时的演唱很快就结束,观众陆续离场。
  陈川和姚茜一起走出去。
  姚茜抬起头看看夜空,擦干脸上的泪痕,道:“听得太爽了,第一次感受到万人合唱的氛围……谢谢你的票。”
  “没什么,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行了。”
  随着人潮,两人走到场馆外,在公交站那里停下。
  “你也要回学校吧,在这等912就好了,还有最后一班。”姚茜说。
  陈川看看左右的人群:“人不少,不见得能挤得上去。我捎你回去?”
  “你开车来的?”姚茜一愣。
  “嗯,车在停车场,在这等我一下,我开过来。”陈川说着走了。
  姚茜看着陈川走远,跺了两下脚,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裙下冻得发青的白腿,再看看等公交车的人潮,如果在这等二十分钟公交,搞不好自己还真会被冻感冒。
  这么一想,就有些庆幸,蹭到车了。
  这时,在不远处的一片冬青树里,一个手握手机的男生瞪大眼睛:“我看到了什么?跟姚茜一起的,竟然是陈川?”
  “这……要打电话给宋哥吗,告诉他这件事?”
  “毕竟宋哥给了我五百块钱盯梢费,让我来专门盯着姚茜跟谁来看演唱会。”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陈川就惨了。宋哥会不会把他头拧下来?”
  “我崔佳明好歹也跟陈川同一个宿舍,不能出卖宿舍兄弟啊。”
  男生握着手机,陷入纠结之中。
  ……
  一辆白色玛莎拉蒂缓缓停在公交车前。
  在站点附近人群的关注下,姚茜不敢相信的上前,弯下腰,见车窗摇下,陈川坐在里面,姚茜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惊讶。
  “上来吧。”陈川给她打开车门。
  姚茜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准备进去。
  “呵,那穿着,鸡味好重。”人群里,不知哪个女生说了一句。
  姚茜弯着腰顿住,她抬头看向人群的方向,小拳头攥紧又松开。
  “是哦,现在的土豪品味都这么低吗……”人群里,不知哪个女生又嘀咕。
  姚茜脸顿时通红,冲着发声的方向道:“丢!有本事站到我面前说?”
  人群寂静无声。
  陈川劝道:“算啦,或许人家是恰柠檬嫉妒你身材好呢。”
  姚茜站在车外,又对人群道:“我穿成这样是出来做车模赚钱,我听演唱会是自己赚的钱,不像你们,或许是花父母的钱,还躲在人群嚼舌头,垃圾乐色,丢雷老母呃。”
  说完,姚茜上车,关上车门,气呼呼坐在座椅上喘气。
  “坐稳,走啦。”陈川启动车子,“安全带,安啦,枪打出头鸟嘛。”
  姚茜弯腰,要把高跟鞋脱掉,脱到一半才想起是人家的车,便问:“可以脱吗?脚有些痛。”
  “那么高的高跟,站一天肯定脚痛,脱吧。”陈川道。
  “谢谢。”
  “反正我不止这一辆车。”
  姚茜停住动作,品了品这句话,才说:“我脚没什么味道……”
  “开玩笑啦,干嘛那么较真。”陈川道。
  他这是第一次接触姚茜,之前光听说班里有“姚何之争”,也不知道姚茜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看来,是个急性子的人,受不了半点委屈,开不了丝毫玩笑。
  拿刚才在公交站点的情况来说,如果换做何婧岚,被路人这样议论,何婧岚会毫不care,或是淡淡一笑就过去了。
  姚茜却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较那个真。
  只能说,花有百样红,人与人不同。
  车子里放着电台情歌,姚茜似乎心情不太好,沉默了一路。
  快到学校时,姚茜似乎想打破沉默气氛,说:“对了,今天那张票,如果不是我硬要买的话,你打算给谁的?”
  陈川说:“没打算好,可能临到快开场,就随便给场馆外没票的人了。”
  “啊?所以自己班同学要,还要付一半钱咯?”姚茜眼睛突然瞪圆。
  陈川补充道:“给别人也不是白给。”
  姚茜说:“难道漂亮的女生就没点特权嘛?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我漂亮。”
  “有啊,这不给你捎回来了吗?”
  “呀,不然你你你,还还打算,要要要车费啊?”姚茜侧着身子,看着陈川。
  姚茜看到,陈川不知什么时候披了一件黑色西装外套在身上。
  这气质,似乎之前截然不同了?
  陈川也是没办法,姚茜脱了鞋,那他只能开车窗,不管有没有味道,心理作用。海琴市的十月末,秋风凉煞人,不穿个外套挡风,他穿个小短袖T恤,人就被吹凉了。
  好在车里有一件杰尼亚的西装。
  陈川边开车边道:“车费至少100吧,这距离可不短。”
  “你,你你你,你敢要,我就就就敢给。”姚茜拿出手机,要转钱。
  但是,突然间的口吃,让她脸红,她一手捂着嘴巴,感觉有些丢人,这样,一些狠话就说不出来,即便说出来,也没什么气势。
  陈川哪会要她那100块,如她所说,穿成那样,被人家拍照拍一天,而且还是上下左右各种角度,还要保持微笑,可能早就一肚子火了。所以在公交站那,才有所失态吧。
  “不开玩笑了,前面马上到了。对了,晚上吃饭没?吃点宵夜吗?”陈川倒是有些饿了,便问。
  “我,我,我才不吃,吃你,吃你……”姚茜捂住嘴巴,深呼吸一口气,“才不,吃你的宵,宵,宵夜。”
  “那前面就到了,拿好东西,拜拜再见晚安kimodi”陈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