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不想受欢迎啊 > 第五十六章 请你们喝酒
    这个包间面积够大,容纳三十人并不显拥挤。
  
      陈川进去,随便坐在一个卡座上,听人唱歌。
  
      醉袭人从卫生间出来,看样子,她是进去吐酒了,可能是吐出来了,所以现在看上去起色比原先好一些,而且也恢复了意识。
  
      她坐到陈川旁边,没有说话,听一个拿麦的女人在唱一首歌:
  
      “雨后有车驶来,驶过暮色苍白”
  
      “旧铁皮往南开,恋人已不在”
  
      ……
  
      醉袭人像是离水的鱼,失去了最初的生机,也没有再黏陈川,只是安静地坐着,如同一枚岁月静好的美女子。
  
      陈川好奇问:“你还有安静下来的时候?似乎也蛮淑女的。”
  
      “啊~~~”醉袭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困啊,差点睡着。如果我安静如鸡,那就说明体内电量耗完,该休息了。”
  
      她微微一笑,看一眼陈川,注意到他手里的卡地亚腕表包装盒,便问:“买的珠宝还是腕表?这是个女士心仪的品牌,你买了肯定不是自用,要送人啊?”
  
      “是给我吗,我可以打开看看吗?”醉袭人眼睛亮亮的问。
  
      “一块腕表,没什么好看的。”陈川道。
  
      这时,走廊上忽然出现一阵争执声。
  
      陈川恍惚听到有个男的在喊,“我错了,我错了,小姐姐们,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实在不行我请诸位喝一打啤酒?”
  
      陈川觉得这声音耳熟,像是月无伤,便走出去。
  
      就在斜对面的包间门口,果然看到月无伤在那,被几个穿黑色连身短裙的年轻女人围住。
  
      “怎么回事?”陈川过去问。
  
      月无伤忙道:“老大,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进错包间,走到她们那儿了,结果她们包间内一群人都在换衣服。”
  
      “你进错包间可以立刻走啊,为什么还要在那坐了一会儿?”一个女人问。
  
      “我不是认错了吗?坐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些人我一个不认识,才发觉是走错包间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月无伤几乎快哭了。
  
      “这是个色狼,报警。”女人们一起说。
  
      陈川知道月无伤这人虽然口花花,但内里为人正直,并不是做那种事的人,应该就是走错包间了。
  
      陈川道:“这应该是个误会,为了表示抱歉,请你们喝酒吧,你们随便点吧,一会儿我们买单就是。”
  
      “随便点?这里的黑桃A的黄金版3200一瓶,你让我们随便点?”对方眉毛一挑,不屑的问。
  
      陈川微微一笑,道:“点吧,你们多少人,想喝多少点多少,管够。”
  
      几个女人互相看看,明显不信。
  
      “还是报警处理吧。”有女人继续道。
  
      陈川见状,叫住一个经过的服务员,指着斜对面的包间,道:“给我办张你们店的会员卡,储值100万,然后这个包间每个人来一瓶黑桃A。钱从我卡里扣。”
  
      服务员眨了眨眼立刻道:“好的先生,您稍等,我去叫经理,保证给你安排妥当。”
  
      小服务员一溜烟跑开,没多久,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走上来,手里拿着POS机,他身后跟着几个服务生,端着盘子,盘子上摆的是没开盒黑桃A香槟。
  
      “贵宾您好,我是这里的夜班经理李洋,您叫我小李就行……”年轻人露出客气并谄媚的笑容。
  
      陈川拿出银行卡交给对方。
  
      对方利索的给办了白金贵宾卡,处置完毕,双手奉还银行卡。
  
      这时,对面几个女人才信了陈川的话,她们看着五六个服务员,每人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各有两瓶黑桃A,鱼贯而入,走进她们的包间。
  
      这时,这些女孩竟是有些慌。
  
      其中一个年纪大点道:“来真的?小哥哥,您不必这么认真吧?我们也是和你朋友闹着玩的,怎么会报警呢?实际上,他也没看到啥。我们因为几个姐妹过生日,气氛开心,和他闹着玩呢。”
  
      “没事,几瓶酒而已,随便喝就是,若是嫌不够,可以给你们升级成粉金版,白金版。总之开心就好,祝你们生日快乐。”陈川道。
  
      说完,陈川带着目瞪口呆的月无伤要走。
  
      “等,等一下。详情不如偶遇,不如交个朋友?我们正在吹蜡烛,你要不要来玩一会儿?”年纪大点的女生对陈川说。
  
      她看上去眉清目秀,身材傲人,穿着短短的黑色连身短裙,露着一双白腿,面带一丝微笑,似乎是在真诚的邀请陈川。
  
      月无伤凑到陈川耳旁道:“老大,你真请她们酒喝啊,钱都花了,就进去玩玩吧,她们好像是附近大学的大四生,两个女生宿舍在这边过生日会,听说要穿统一的短裙跳舞,拍短视频。”
  
      陈川因为和这些女人不认识,也没想进去凑热闹。
  
      但那几个女生互相使个眼色,三两下就把陈川拽进去了。
  
      月无伤一喜,也要往里挤,却被人家拦住。“哎哎,你刚才已经进去过,现在就算了吧。”
  
      “放肆,我要保护我老大的安全,谁知道你们这群蜘蛛精会对老大怎样,放开,让我进去!”月无伤义正言辞道。
  
      嘭!
  
      包间关上门,把月无伤关在外面。
  
      “老大,有问题打电话,我就对面包间。”月无伤拍门道。
  
      包间里。
  
      几个女生起哄道:“姐妹们,偶遇一个帅气多金的小哥哥,请咱们喝酒。这十二瓶黑桃A都是他请的,我们敬他一杯~”
  
      哗啦哗啦。
  
      一个包间的欢声笑语夹杂着鼓掌声。
  
      陈川第一次被这么多女生围观,顿时脸红:“那我喝一杯就走,谢谢你们的邀请,你们谁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是我生日。”坐在中间的黑长直美女站起来,仔细看看陈川,忽然道,“是海琴市的口音,难不成遇到老乡了?”
  
      “你也是海琴的?”陈川一笑。
  
      “对啊,我海琴市东区的,天,好巧,竟然是我们海琴的小哥哥,怪不得这么大气。”黑长直开心的笑道。
  
      “而且也很帅哦,林姐,你刚才没在外面,他甩出银行卡的姿势简直帅爆。”一个女生模仿姿势和陈川的声音,道,“给我办张你们这的会员卡,储值100万,然后这个包间每个人来一瓶黑桃A。钱从我卡里扣……”
  
      随着这女生的模仿,包间气氛彻底活络起来,一群女生“哇哇”叫个不停。
  
      随后,陈川被拉到中间的座位上,大家开了香槟,挨个倒上,一起喝酒,三千多一瓶的香槟虽然不是顶级,但对于学生来说,也是都没喝过的稀罕物。
  
      她们拉着陈川开心的碰杯,喝酒,然后一起唱歌,站成一排跳舞,挥手,热闹的不行。
  
      陈川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排女生穿着统一的小裙子又唱又跳,感觉到了几个诸如“青春逼人”“活力十足”“活色生香”“岁月静好”等成语的真谛。
  
      另一边。
  
      斜对面的包厢里。
  
      醉袭人问丧着脸进来的月无伤:“你老大呢?”
  
      “被蜘蛛精抓走了。”月无伤颓然坐下。
  
      这时,醉袭人已经打开了陈川留在这里的卡地亚包装袋,因为袋子没有密封,里面的腕表盒子也没有密封,所以轻易就拿出来。
  
      镶嵌有215颗璀璨钻石的卡地亚豹腕表,就这样突然出现在空气中。
  
      在镭射灯的照耀下,如同一颗小星星般闪亮耀眼。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宝贝?”醉袭人惊讶的看着手里华丽的腕表。
  
      一个女生凑过来,以更大的分贝尖叫道:“我滴麻鸭!卡地亚豹!这表一百三十多万吧?这谁的呀,咱帮还有这种大土豪?”
  
      这一声惊呼,引来包间内所有人的目光。
  
      帮主情义花满天原本已经酝酿好情绪,准备拿着晚上买的卡地亚山度士腕表,像笑颜如花再表白一次。
  
      刚要开始表白,突如其来这么个事,他差点闪了腰。
  
      “卡地亚豹?”花满天不可置信的看向醉袭人。
  
      他在卡地亚专柜买表时,注意到这个卡地亚豹,是专柜里最贵最华丽的一块腕表,售价128万。
  
      竟然出现在这里?
  
      谁买的?
  
      自己帮里还有这种人物?
  
      这一瞬间,他顿时把自己手里的卡地亚山度士往后缩了缩。自己这表13.9万,还是先往后稍稍吧。
  
      “咦,帮主,你手里拿的什么盒子?是什么好东东,是不是又买了礼物,想和笑颜告白呀?”一个眼尖的女生大声说。
  
      情义花满天尴尬一笑,脑袋有点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有点进退两难。
  
      醉袭人拿着卡地亚豹,成了全场焦点,光彩夺目的钻石光芒,吸引了所有现场女性的目光。
  
      醉袭人平日里和笑颜如花玩的不错,她拿着表到笑颜如花面前,惊讶道:“笑颜你看,你见过这么牛逼的腕表没?这表盘,表带上全是钻石,这哪里是腕表,简直是一圈钻石啊。”
  
      笑颜如花笑道:“你从哪里拿的,人家主人若是不在这,你还不快给人放回去。”
  
      醉袭人道:“我老公的东西,我看看没事,不会给弄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