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强皇后系统 > 701.这次太残酷了

  宋二福直勾勾地盯着帝乾陵,脸上也充满了敌意,仿佛帝乾陵是什么怪物,他需要时刻提防着。
  许久,他才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不,你知道。”帝乾陵纠正道。“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说过我不知道!”宋二福气急败坏地反驳道。“我心里不清楚,你不要再用你自己的想法揣测他人了!”
  “至少,我是不会相信一个照顾了段明月那么长时间的人,会在一个晚上突然翻脸。”帝乾陵说。“如果你想动手,有的是机会。”
  宋二福一时怔住,“我,我……我那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从他刚出生到十岁,一直没找到么?”帝乾陵反问。
  “对,就是没找到!”宋二福咬牙说。
  叶菁菁瞪着他,“那就证明你蠢!可是你并不是愚蠢的人,至少在隐藏身份方面,你很用心!”
  面对夫妻二人的步步紧逼,宋二福实在无话可说,最后只能放弃抵抗,闭着眼睛长叹了一声,“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谁逼你了?”帝乾陵急忙问。“你被人威胁?”
  宋二福摇摇头。
  “那这么说,你是得了不治之症,想用这种方法死去?”叶菁菁奇怪地问。
  不等宋二福回答,她自己抢先摇头了,“不对,哪有人会选择这种奇怪的方法,简直愚蠢透顶……”
  “你们不必再猜了,是我自己逼迫自己。”宋二福淡淡地说。
  这句话,倒是彻底把想要继续劝人的夫妻两人给噎住了。
  许久,叶菁菁才不可置信地问,“你这是……哪里想不开了?”
  宋二福苦笑,“并非是我想不开,而是不放心。今天我才发现,就一个君王来说,王子殿下太过仁慈,所以我要想办法纠正他这个观念。”
  想到白天宋二福和段明月的对话,叶菁菁恍然大悟,“你居然是……那你可以直接讲给他听啊,何必用这么极端的方法?!”
  宋二福摇头,“他不会听的。因为从小,他都学着要怎么仁慈待人,我们却忘了教会他对他人多加提防,所以他才会直接去救你们,也会不顾一切地去救大盛君王……
  “不,说到底还是我逃避了,我觉得他要复国还早,想着等他成年了再让他知道治国方面的残忍也不迟,不想让他这么早就接触人性的阴暗……想不到,我还是错了。
  “今天听到他关于救人的那番言论,我和欣慰,也很担心,思来想去,让王子殿下一夜成长的最好办法不是劝说,而是让他经历身边人的背叛。
  “若是老夫背叛了,那他应该会因此有所提防,从此以后对他人都保持怀疑态度,自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付出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外人了。”
  没想到宋二福的突然转变,背后竟然是有如此理由,这让叶菁菁一时语塞。
  一开始她觉得这个做法实在太过极端,可是仔细想想,这确实是最有效也最有可能成功的办法。
  毫不客气地来说,这完全就是“言传身教”,只是方法过于残忍。
  她忍不住说,“那你考虑过段明月的感受吗?他身边亲密的人,尤其是一个一直教导他成长的人,居然背叛了他……他才十岁,怎么接受这样的打击?”
  宋二福苦笑,“正因为十岁,打击才足够深刻。如果这样做的不是老夫,而是你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就达不到那种效果了。
  “我也很惊讶,你们居然看出来了……早就听说,大历的皇上也是年幼登基,本来以为你还嫩点儿,想不到,你也不容小看啊。”
  说罢,宋二福对着帝乾陵拱了拱手,“甘拜下风。”
  “……可以不必那么极端。”帝乾陵皱着眉头说。“你以后可以有很长时间去教导他。”
  宋二福摇头,“我怕在我教会他之前,他就因为自己的仁爱和天真送了命。这个方法虽然残酷,但不失为一个最迅速的方法。”
  “那我们赶紧去把真相告诉段明月,让他从今以后对旁人提高警惕,别那么傻乎乎的了!”叶菁菁急忙说。
  宋二福抬手制止了她,“不必了,不必了……”
  他喃喃念着,似乎有些失神。
  “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我陪了他足够长的时间,他看我这个老头子应该也腻了,以后,他的身边有其他更值得信赖的人……”
  他缓缓抬起头,对着两人露出一个苦涩但又充满了释然的笑容,“不要告诉他真相,否则,他还是学不会的。”
  叶菁菁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从屋里走出来的,似乎是帝乾陵强行将呆滞的自己拉了出去。
  她怔怔地望着天空中的明月,忽然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朝着禅房走去,“不行,要告诉段明月真相!”
  帝乾陵没有阻拦,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奔去,心中隐约有了答案。
  叶菁菁一脚踢开门,吓到了正在窗边静坐的段明月,“姐姐,你怎么了?”
  “你听我说,你二叔并不是真心要叛变的……”
  叶菁菁急急忙忙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出来,段明月静静地听着,直到叶菁菁讲完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
  眼看着面前这个安静的少年,叶菁菁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你怎么那么沉默?”
  她心中突然跳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更加震惊,“难道,难道你早就……”
  段明月缓缓点头,闭上眼睛说,“对……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猜到二叔的用意了。”
  叶菁菁吃惊地捂住嘴。
  段明月站起身,望着屋顶自言自语道,“二叔总是这样,我不懂的知识,他就亲身示范给我看,说是这样能加深印象……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相信他要叛变的,所以毫无疑问,这次也是一次知识的传授。只是……”
  他忽然蹲下身子,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姐姐,他这次教我的东西太残酷了,我不想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