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青竹命 > 第四十五章 信

  我在书房里等了一会儿,待少爷写好信装进信封之后,才把信交给我,并嘱托我快点回来。
  然后我迈着轻快的小碎步朝着白竹院走去,对了我一只手还牵着大黄,它趾高气昂的走在我前面。
  是王婆吩咐我把大黄也顺便牵出去溜达一下,不然我可不会搭理它那条坏狗。
  大黄:铲屎的,你怎么走得这么慢,快跟上偶。
  刚出来的时候,大黄撒了欢的往前跑,我几乎是被它拖着往前走的。
  它疯了一阵,才收敛起来,然后又变成平时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大黄:我宣布,这柳府是我的地盘了。
  前院的恶犬们:小子,请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们好像没有听清楚。
  大黄:…,误会啊大哥们,是小弟一时轻狂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碧竹院。
  敲了几下院门,给我开门的是一个婆婆。
  她看起来很瘦,穿的也很素,但眼睛却很锐利,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柳府里的老人即使自己老了,手脚不好使了,但眼睛却永远很尖。
  她对我怀有警惕,所以冷冷的说:“丫头你是谁,大中午来我们这干什么,还带条狗来。”
  我只好跟她解释,我是青竹院的青儿,奉自家少爷之命,前来给玉小姐送信,之所以牵狗是顺便把它牵出来溜达一圈。
  最后还说:“婆婆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可以把芍药姐叫出来问一下,她是知道我的。”
  芍药姐随玉小姐来过两次我们院子,所以我和她也算是互相认识。
  她朝门内喊了一声芍药,听着脚步声慢慢的近了。
  芍药到了,可那个老婆婆居然把门给关上了,然后又打开一条缝。
  之前的没听清楚,后面我大致听到。
  “是不是她,芍药。”
  “婆婆,她的确是明少爷的丫鬟青儿,先让她进来吧。”
  听到这些,她这才把门打开,把我迎了进去。
  进去后,把大黄的绳子系在柱子上,然后再跟着芍药姐走。
  大黄:铲屎的,你不讲道义,你自己去玩,居然把偶拴在这。
  不过,大黄显然不乐意,见自己挣脱不了,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青儿妹妹,请你见谅,黄婆婆的性子就是这样,你上次来,她没见过你,所以才闹出的误会来。”
  “没事,芍药姐,也是我来得太不赶巧了。”
  屋里,玉小姐在绣手帕,往手帕上绣上娇艳欲滴的牡丹。
  “玉小姐,这是少爷让我递交给你信,少爷说他想说的都在信里,让你看看。”
  “嗯,我看看吧。”
  放下手里的针线,将我递过去的信拆开来看看。
  吾姐亲启:
  谨闻姐婚期将近,余弟心喜之余,却又无之奈何。
  余禁足三个月,尚有两月之期,唯恐错过姐之佳期。
  概因问及父亲为何嫁女,父言嫁女乃一时权宜之计,以此获得上升之机,吾恼其嫁女不仁,父却怒吾不孝,遂禁足三个月反省。
  余虽不能亲至,但礼物已经备好,愿姐不要推脱,最后祝姐幸福。
  但叮嘱一句,姐赠我之物乃红彩菇粉未,人食之即死。望姐牢记,千万不要为一时不顺而伤人。
  看完信,玉小姐一个人在那里开始自言自语。
  “没想到当初那个整天闷闷不乐的小屁孩,现在都已经长大了,还学会为自己姐姐出头了,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父亲。
  这种信,也大概只有你能写出来,没有那种文绉绉的感觉,但其中的情感却是真的。
  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如果我将来的丈夫或儿子有一半像你就好了,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做梦也是笑醒的。”
  玉小姐苦笑过后,又恢复到我来之前的状态,一种清冷却又干练的感觉。
  还吩咐芍药姐把火盆找来,自己用蜡烛把信点燃,再丢进火盆里,当信烧得只剩灰烬了,才让人把火盆撤走。
  这让我有点搞不懂,玉小姐看完少爷的信后明明是很感动的,却又为什么要把信给烧了,而不是收起来,以后好有一个纪念。
  “你叫青儿?”
  这不废话嘛,上次来的时候难道我没有说过?
  “是的,玉小姐,还是少爷给我取名叫青竹,平时叫我青儿。”
  “可我弟弟为什么喜欢叫你二丫?”
  “…”
  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
  “算了,不逗你了,怪不得我弟弟很喜欢你,你跟他一样都很天真,还有点傻。”
  原来少爷很喜欢我,不自觉的露出傻笑。
  “哈哈,二丫你真的很有意思,不过我弟弟说的是很喜欢逗你玩。”
  啥?
  果然是亲姐弟,心切开也都是黑的。
  “好吧,这一次真不逗你呢,我送你一个小东西,不让你白来一趟。”
  然后她从头上取下一个青玉簪,让我离她近些,然后给我戴上了。
  我想把簪子取下来还给玉小姐,因为少爷曾说过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好意,所有的好意都早已明码标价,你得去偿还。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不要脸的就例外了。
  玉小姐看到我如此,有些不悦的说:“收下吧,这簪子是我最不喜欢的,因为我更喜欢银的。”
  芍药很疑惑,小姐平时都戴着这簪子,怎么会不喜欢。
  为此她想说几句,却把柳玉用眼神制止了。
  其实这簪子是柳玉母亲留下的,陪伴着柳玉一步步长大,有她在柳府的回忆。
  可她就要离开柳府了,而且在柳府的回忆除了屈辱,就是无尽的悲伤,这回忆她拿来又有何用。
  还不如彻彻底底的忘了,反正都是要舍弃的,不如来做个人情。
  既然玉小姐都这么说,我也没有太矫情了,大大方方的收下了。
  “那玉小姐,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少爷让我早点回去。”
  “你等一下,帮我给你少爷带个口信。
  说,他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我走了,愿他珍重,希望以后我在临海也能听到他的名字。
  芍药送客吧。”
  芍药姐送我到门口,当我松开大黄的绳子。
  它像箭一样窜出去,都吓到了旁边的黄婆和芍药姐。
  所以我也赶紧追出去,要是它惹了什么祸,我可不想吃瓜落。
  白竹院内,芍药又回到了自己小姐身边,准备随时伺候。
  她想到二丫的种种,不免羡慕起她来。
  “芍药你在想些什么些,感觉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