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青竹命 > 第四十一章 玩耍与说教

  最后,经过少爷和师傅互相商量后,决定就在赵叔管理的酒楼后面再租一个院子,来作为我们日常练剑习武的地方。
  因为在自己院子里练很不方便,赵金哥他们每天的进出柳府就是是一个大问题。
  他们不是柳府的人,赵叔也只是将我们每日所需送到柳府门口,等王婆到门口拿到了之后再离开。
  而且师傅在柳府的身份也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师傅他是不可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柳府,以后师傅就住在外面租的院子里。
  还有就是江湖上还有在追杀师傅,现在需要的是低调和安全,而柳府人多眼杂,再走漏了消息就不好了。
  人家在柳府追丢了人,结果你这又有人教练剑,人家不来查看一趟就怪了。
  因为离家较远的原因,所以李家三兄弟也顺便在那里住下,平时的吃食都由赵叔的酒楼提供。
  而练武需要用到的药材和器械,则是由少爷出钱提供。
  少爷和师傅他们在书房,安排具体的时间,近期反正是不可能,租院子要时间,而且师傅还要避一风头。
  我们就在院子四处闲转,转了一会儿,赵金赵银哥就去帮她奶奶王婆在厨房里打下手,我就不去打扰他们温馨的时光了。
  我才不是因为想偷懒,主要还是看王婆经常见不到孙子,这才把时间留给他们。
  而李家三兄弟在玩劈柴,玩得那叫不亦乐乎,比谁劈得细,而且劈得准。
  我和铜哥他们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走了,感觉他们很傻,居然也能把干活当游戏玩,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如果是我的话,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不是王婆吩咐我,才不会主动去做的。
  我把藏起来的三条找到,然后抱过来让铜哥看一看。
  三条:怎么有这么多人,我好怕呀!
  “铜哥,这是三条,是少爷给取的名字,胆子很小,不像大黄那条坏狗。”
  把三条轻轻的放在地上,但两只手从未它的身上离开,我怕一放手,三条就会逃跑掉。
  “铜哥,你摸摸看,三条它很乖的。”
  铜哥伸手抚摸,先是慢慢的抚顺了三条的毛发,然后用手指去抚摸三条的小下巴,如此反复。
  三条并没有作出反抗的样子,也没有想逃跑,反而是一脸的享受。
  三条:对,就是这样,好舒服啊,不像那个主子每一次都猛吸,感觉生无所恋。
  “铜哥,你家里也在养猫,感觉铜哥你摸猫的手法很老练啊。”
  “是的,是养来捉耗子的,是一只公猫,叫浪子,就我和它最亲,因为平时都是我给它打理毛发,所以知道怎么和猫相处,但是浪子很不喜欢弟弟。”
  突然听到大黄汪汪汪的哀叫声,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浪子不喜欢赵铁了。
  赵铁提着大黄的两条后腿,仅让两条前腿着地,然后硬逼着大黄往前走。
  大黄无力反抗赵铁子的残暴,只有不停发出的哀怨狗叫声。
  大黄:铲屎的,快来救驾,偶是快不行了,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我心里想,果然恶狗还是要恶人去磨。
  “铜哥,应该是这样,浪子才不喜欢他的吧。”
  一番尴尬过后,铜哥也没有否认。
  “因为弟弟最小,所以娘很宠他,而我们当哥哥的也都让着他,所以让他变得有点不礼貌。”
  我嘴角也是抽抽,这哪里是不礼貌啊,简直可以说肆无忌惮了。
  算了,懒得去管他和大黄,还是继续和三条玩。
  大黄:铲屎的,你居然见死不救!
  赵铁见没人搭理他,感觉没意思,就把大黄给放了。
  大黄:偶终于得救了,找个地方藏起来。
  大黄向我们走过来,看来大黄是被他玩腻了,想对可爱的三条下手了。
  当他正伸出手,我就吓一吓他,给他说:“三条,可是少爷养的小猫,深受少爷的喜欢,而且它的地位可不是大黄那条坏狗能比的,你要是吓到它,你回去肯定是要吃板子。”
  手就这么僵在半空,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赵铁子他最终还是把手缩了回去,和我们一起蹲着,看铜哥给三条揉一揉毛发。
  小三条再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其中还掺杂着几分娇羞,但是看起来感觉心都酥了,好萌啊。
  而赵铁子又想伸手。
  就怕他没轻没重,而三条才几个月大,所以我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才放弃了伸手的打算,只好继续蹲着看。
  大黄:谁还不是几个月大的宝宝,也不见有人来救驾。
  不过,那三个大傻子怎么玩得这么开心,我为什么想去在叼那细柴。
  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柳明和燕然在亭子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两人是坐着的,而赵石则是默默的站在自家公子背后。
  赵石一家几代都是为赵家服务,他的爷爷辈因为平时做事勤恳不偷奸耍滑,才被当时赵府主人改姓赵。
  而且现在赵石一家的美好生活,也都是柳明亲手给予他的。对此他很感恩,也很珍惜。
  将来他的儿子也会替代他的工作,专门来为柳明服务。
  柳明虽然对燕然有恩,但也没到让燕然为奴为仆的地步,所以他选择和柳明当面坐着。
  赵石脸上有些不高兴,他认为燕然就是个跑江湖的,会一点武艺而已,会耍几手剑术,竟然如此不尊重公子,居然直接坐对面。
  心里鄙夷,江湖人果然不懂什么规矩。
  可是他哪里知道,燕然具体有多厉害,其实连柳明不清楚。
  柳明:这几天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江湖,以前我都以为是道听途说,又没见过,清楚个锤子。
  再说燕然是一个剑客,他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因为剑是宁折不弯的,如果强行的要它屈服,只会是一把断剑。
  柳明对着身后的赵石说:“赵叔,我知道平民百姓家都喜欢宠幺儿,但是也要有一个分寸,不然就会害了他,那叫溺爱。”
  赵石没说话,他觉得柳明说的很有道理,他婆娘确实对小儿子要好。
  燕然很好奇,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公子居然有如此见地。
  “公子,你年纪轻轻,又尚不为人父母,怎会知道这些?”
  柳明心想我能告诉你,我是穿越过来的,是以前就有的认识。
  但还是是说:“这与年纪无关,你看得多了,也会慢慢了解。
  比如我那大哥就是这样,从小就被骄纵,现在行事也是肆无忌惮,实在妄为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