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高宫之城 > 第056章 梅坪城落

  就在城内大肆庆祝时,三郎等人已经收拾好了。
  “主公,就这么狼狈的离开,属下不服。”
  “是啊!我军根本没打什么仗,就这样回去吗?”
  山内一丰和大谷盛治在三郎身旁说着,三郎却一直紧紧盯着梅坪城,他突然开口道:
  “你们把城内武士的家眷送到城下去,并把这封信交给三孛师贞。”
  山内一丰接过这封信笺,虽然不明白主公要做什么,但还是认真的收好,然后带着那十几名家眷前往梅坪城。
  三郎对着其他人喊道:
  “立刻出发,撤军!”
  “喔!”
  山内一丰来到梅坪城下大喊:
  “吾主高宫三郎义信,让我将城中武士家眷悉数奉还。”
  城上的守门武士正喝着酒呢!一看几名敌军带着十几个女人孩子过来,连忙起身戒备,在听见了喊话后,连忙去禀报三孛师贞。
  三孛师贞等人闻言愣了一下,那几个地头武士更是心急的跑了出去;众人到城门处一看,还真是。
  一丰看到了这些武士,他再次喊道:
  “主公让我将此信交与三孛殿下。”
  三孛师贞一看周围都没有织田军的影子了,于是下令开城将家眷和信笺带进来,山内一丰等人也没有被为难,直接调转马头离开。
  三孛师贞等人欢天喜地的回到大间里,三孛师贞在看了信后大笑起来:
  “这个高宫义信居然害怕我追击他,所以他放回诸位家眷,还说由于他粮草告罄,所以不能拖延,恳求我放他安全回尾张,哈哈哈哈……”
  “原来‘织田家的枪盾’不过如此,义元公居然被这等胆小如鼠之辈取下首级,真是可笑!”
  “哈哈哈哈……”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连于龟也感觉这个高宫义信简直不配作为武士,真是浪得虚名。
  三孛师贞在探子们确定织田军已经南下伊保城后,他彻底的放下心来,片濑等人在宴会后连忙请辞,说是担心自家领地被他人袭击,所以率军离开了。
  而得到自己家眷的那几个地头武士也很想回家看看自家的村子,所以也一一告辞。
  榊原长政见此有些担忧的说着:
  “此城军力已经不足三百,若这时织田大军来攻,不日便可攻下了。”
  于龟闻言惊讶的问道:
  “父亲是说织田军会反攻?”
  榊原长政摇摇头:
  “于龟,为父教过你: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若是为父领兵自当如此,但观这些日子织田军中无熟悉军法韬略之人,所以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明日也告辞吧!已经联合了三孛家和中条家,本家就能守卫好上野城了。”
  “是!”
  于龟似懂非懂的应诺,此次经历让他有了想立刻元服走向战场的冲动。
  距离梅坪城两里外的树林里,高宫家的军势和帄井家残部一起正在吃着干硬的炒米,士气低迷,毕竟来到三河就这样撤军了。
  家臣们围坐在三郎身旁,他们中间地上画着简易的梅坪城地图,三郎把玩着手里的石子,他这时将一颗石子放在梅坪后山位置,他对着帄井久右卫门的家臣青木高光说道:
  “这条路你还记得吗?”
  青木看着地图点点头:
  “这条路旁的山上是有敌军把手,根本冲不过去。”
  三郎微微一笑:“此一时彼一时。”
  这时穿着农衣的小四郎跑了回来,他来到三郎身旁禀报道:
  “主公,不出你的所料,有部分守军已经离开了,大约走了两三百人。”
  众人闻言皆是一喜,三郎一把丢掉石子看着众人说道:
  “我不甘心就这样回到沓掛,这是本家立旗以来的第一战,若是无功而返,我有何面目去清州见主公,所以我要冒一次险,我们都可能会死,但若成功,便是高宫家的机会;诸位愿意帮助三郎吗?”
  大谷盛治、加藤清忠等人毫不犹豫的拜倒称是,青木高光神情激荡的看着三郎,然后拜道:
  “誓死追随高宫大人。”
  三郎起身走到正在休息的足轻前,众人见主公来了不敢坐着,连忙起身。
  三郎看着这一个个跟随自己来到三河的足轻,他们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兴奋;这时三郎对着众人大声说道:
  “全军听令,从现在开始全军回转。”
  所有足轻立刻拜倒,惊讶的看着他,只听三郎继续说道:
  “随我去攻下那座城池,洗刷我们的耻辱,里面的财物任你等取,里面的女人都将是你们的战利品……进攻梅坪城!”
  所有足轻们先是惊讶,然后面色兴奋起来,不知道是谁先大吼,众人慢慢连成一片。
  “诶!诶!喔~诶!诶!喔~……”
  众将看着这有蹦发出来的士气,满意的笑了起来,皆兴奋的望着一脸严肃的主公。
  入夜后的梅坪城由于没了敌军的踪迹,守卫开始松懈,武士们更是喝得伶仃大醉,各处守卫的足轻们也是如此,两个足轻靠在后门的角落里打哈欠
  嗖!噗!
  橹楼上的那足轻被射倒,两个足轻听到了这声异响,连忙跑出来察看,但他们身后突然冲出几人,立刻被捂嘴放倒。
  这几人正是翻上城的山内一丰和青木高光等人,一丰和青木用短刀将这两个足轻抹了脖子后,立刻打开后门。
  立刻大批高宫家军势冲进城内,三郎挥刀大喝:
  “杀进去,敢抵抗者,杀无赦!”
  嚯!
  抵抗织田大军如此激烈的梅坪城,居然就这么被三郎率军破城。
  “殿下,殿下!织田军攻进城了!”
  正躺桌案上酒醉未醒的三孛师贞被属下摇醒,懒洋洋的问道:
  “什么事?”
  那武士带着哭腔大喊道:
  “织田军杀进城了!他们杀进城了。”
  “什么!”
  三孛师贞的酒似乎一下子醒了,他连忙拿起佩刀大喝:
  “都给我醒来,敌军来了。”
  但横七竖八喝醉的武士们哪里听的见,他已经听到了喊杀声越来越近,直接拿起酒壶就往这些人脸上倒酒。
  “快起来,敌袭!敌袭!”
  终于有两个人清醒过来,他们连忙去叫醒其他人。
  就在这时几名三孛家足轻狼狈的逃了进来,后面还有一大群高宫家的武士和足轻跟着。
  三孛师贞看着烂醉如泥的部下们,他大笑起来:
  “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高宫三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看出了那个人应该就是三孛家当主三孛师贞,他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一个不留!”
  嚯!
  高宫家的武士和足轻兴奋的冲了上去,三孛师贞先是被大谷盛治砍中胸部,但被初阵的浅野长政抢下了首级,气得大谷盛治拼命捅着那些喝醉的三孛家武士,整个大间里血流成河,没有人能够逃得过,皆被一一补刀。
  城内其他地方还有些许抵抗,但大部分三孛家武士都已经身死,在大势已去下,城内的足轻们很干脆的放下武器投降。
  “主公!我们抓到了三孛师贞的女儿,他的夫人自尽了。”
  三郎看着颤抖着身子的小柚原,他实在没办法对孩子出手,他弯下腰擦去她眼角的眼泪,开口道:
  “此时与你无关,日后在寺院里平静的活下去吧!”
  但在小柚原眼里,这时的三郎就是魔鬼,害死自己父母的恶魔,但恐惧已经侵袭她的全身,她只能颤抖着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