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又见九叔 > 227 迟来的更新
“吼!!”
  
  “嘿哈!”
  
  “嘿哈!”
  
  荒郊夜色下,几道人影在打斗。
  
  面对吸血鬼法兰祖,林九手中符法失效,师徒三人凭着类似早期邵氏功夫片里的那种身手三打一,却无法伤到对方,反被逼得不停后退。
  
  法兰祖嘶吼着。
  
  大抵是陈子文“偷”走了他的死尸女友,此刻的法兰祖显得格外暴躁,疯了般追杀林九三人。陈子文站在远处,望着几人打来打去,颇感有趣。
  
  眼前这具吸血鬼,实力十分有限。
  
  它不会飞,没有神通,怕光怕火,以陈子文看来,实力未必及得上一具白僵,可不惧中原法术的特性,让它一挑三仍占上风。
  
  这种异类克制林九,却不是陈子文对手。
  
  哪怕拥有操控蝙蝠的能力,也不会是飞尸一掌之敌。
  
  陈子文等在一旁,打算在林九师徒遇到危险时现身。
  
  “为了让林九欠人情,我也算煞费苦心。”
  
  陈子文感慨间,几道身形奔至林间,林九见法兰祖穷追不舍,喝令秋生与阿方拦住法兰祖,自身取出三个类似玩具般的小人偶,弯腰在地上寻摸几下,竟从土中扯出一根长长的树根,用树根“盘”成一个道家符文,并那三个玩具小人偶,组成了一个阵法。
  
  “五营神将?”
  
  陈子文嘀咕。
  
  林九所布之阵是一个残缺法阵,仅有三个小人偶,若陈子文没看错,应该是“五营神将阵”,此处只有三营,威力要小很多。
  
  这一幕似乎在电影中亦有出现。
  
  陈子文盯着树根“盘”成的道符,记得电影中,这个阵法曾拦下法兰祖,可惜后者不是国产僵尸,会弯腰,一把拽断树根,轻松破了阵。
  
  陈子文盯着看倒不是稀罕这个阵法,而是觉得,林九居然能在大晚上快速找到这样一根几米长的树根,实在太牛了,自己或许可以向林九请教一二,改天用这招去山上挖葛根。
  
  “茅山果然底蕴深厚。”
  
  陈子文叹服。
  
  感叹时,法兰祖击退秋生阿方二人,一脚塌入“五营神将”,可惜,就像陈子文记忆中那般,这个对中土鬼物十分有效的大阵,遇到吸血鬼,没一眨眼工夫,就被破开。
  
  林九三人显然没料到。
  
  法兰祖挣脱树根后,一个闪身扑向阿方。
  
  阿方身上还背着一具女尸,来不及躲闪,被法兰祖一把扑倒在地上。
  
  阿方一摔倒,法兰祖立马拨开女尸,直起两手就向阿方脖子刺去
  
  “砰!”
  
  枪声响起。
  
  陈子文终于等到机会出手了。
  
  “九叔我来助你!”
  
  陈子文一边喊着从一旁跳出,一边举着手枪对着不远处的法兰祖。
  
  刚才那一幕有点突然,陈子文索性用枪给了法兰祖一下。
  
  “吼!”
  
  法兰祖中枪后张嘴瞪眼望向陈子文所在方向,阿方趁机跑到一旁。
  
  陈子文见此又开了几枪,法兰祖被打得不断后退,不等陈子文逼近,竟忽然一个转身,大步往后逃去。
  
  “你跑什么!”
  
  陈子文追赶。
  
  这具吸血鬼虽然实力很菜,但很有研究价值,陈子文打算把它抓起来。
  
  “小心。”
  
  却是林九上前,一把拦住陈子文。
  
  这时一群蝙蝠不知从何处飞来,呼啦啦挡住去路,陈子文拍苍蝇般拍飞几只,法兰祖已没入林中。
  
  追赶还来得及,只是看了一眼被蝙蝠群包围的林九等人,陈子文停下脚步。
  
  陈子文记得法兰祖逃走后会回到教堂,这时候还是帮着打蝙蝠为佳。
  
  《一眉道人》中的蝙蝠是法兰祖复活的关键,能在多年后“设计”营救法兰祖“出土”,绝不是自然行为。这群蝙蝠很有攻击性,在电影中试图攻击教堂中的修女,但其杀伤性有限,电影中,有修女被蝙蝠咬伤,并没有变异成吸血鬼之类。
  
  陈子文也弄不懂这些蝙蝠究竟是什么情况。
  
  “砰!”
  
  “砰!”
  
  在连开几枪后,蝙蝠群终于散去。
  
  “你怎么在这?”
  
  见蝙蝠飞走,林九拍了拍头发,替阿方谢过陈子文后问道。
  
  他没怀疑陈子文,而是觉得每次遇到陈子文都没好事,简直命里犯冲。
  
  陈子文没多解释,只说来此除魔,又问了问有没有人受伤,见无人被咬,便随林九师徒三人返回。
  
  走到一半,陈子文离开几步,将先前藏起来的女尸挖了出来。
  
  “这是?”
  
  林九见陈子文跑到一旁挖出一具女尸,问道。
  
  一行人中,阿方背着一具女尸,如今又来一具,感觉很诡异。
  
  与阿方背着的女尸不同,陈子文背来的这具,不仅是个西方女子,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不同的气息。
  
  这种气息秋生与阿方感觉不到,林九却能察觉。
  
  尤其是刚刚与法兰祖交过手,林九立马意识到这具女尸身上气息古怪。
  
  “和刚才那家伙类似的存在吧。”陈子文说道。
  
  这具女尸被法兰祖施法,此时尚在“沉睡”,但不久后可能会“复活”。
  
  “得立即将其烧毁!”林九严肃道。
  
  陈子文摇头:“不行,我还想拿她做实验。”
  
  林九瞪着陈子文:“炼尸终非正道,一不小心就会反噬。”见陈子文摇头不语不为所动,林九有些生气。
  
  林九是个正直的人,哪怕有很多小毛病,但心肠并不坏,陈子文先前出手搭救阿方,他嘴上不说,心里终究是承了一份情,加上过往之事,林九其实有心拯救陈子文这只“迷途的羔羊”,可奈何后者总是不听。
  
  在林九看来,陈子文找这具女尸,多半又是拿来炼尸,可炼尸、养鬼皆非正道,哪怕是茅山弟子,历代玩弄逝者之人,大多不得善终。
  
  陈子文见林九误会自己用女尸炼尸也不解释,生者与亡者不宜接触过多陈子文亦心中清楚,只是如今的陈子文,早已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不会因为他人的一句话而改变。
  
  “放心吧,有我在,就算这女尸复活,也不会有事。”陈子文最终笑了一句。
  
  林九白了一眼。
  
  他可不觉得陈子文身上那把手枪真能对付西方僵尸,两眼紧盯着陈子文背后,生怕女尸诈尸一口将陈子文咬死。
  
  秋生与阿方亦跟在后头,偷偷盯着。
  
  阿方的背上背着一具本土女尸,此时好奇地抬头打量着陈子文。
  
  对他而言,陈子文之前那一枪,算救了他一次,故而对陈子文心存感谢,当然,阿方之所以盯着陈子文,主要是因为陈子文背着女尸仍面不改色。要知道,阿方背上女尸只是一具普通女尸,尽管如此,背着女尸之时,阿方感觉全身寒毛都立着;而陈子文背上那具,显然不是寻常死尸,甚至有诈尸可能,可看陈子文模样,似乎全不在乎,真不知道是艺高胆大,还是神经大条。
  
  “应该是艺高人胆大吧。”
  
  阿方嘀咕。
  
  秋生走在他身边,闻言哼了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