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 第834章 失去工作的赵大果
赵果唇边略过一抹轻蔑之色,满不在意道:“这位渣男,不好意思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哦。
  
  你想报复我可以,但是,你报复我的唯一方式,就是买下这家蛋糕店,然后开除,让我失业。
  
  除此之外,你对我做任何报复都是犯法的,我会报警抓你。
  
  怎么样,现在还要不要报复我呢?
  
  如果不要的话,就请你转身离开这里,别打扰我工作了,好吗?”
  
  江博眨了眨眼,啧啧道:“买下这家店,然后开除你?嗯,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赵果轻哼道:“那你买吧,等你买下它以后,不等你开除我,我自己就会辞职!”
  
  “真的吗?那好,你等我几分钟。”江博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走了两步,落座到旁边的一把椅子,等待起来。
  
  “装神弄鬼。”赵果却鄙视地说了一句,脸上毫无惧怕之色。
  
  刚才的话,只是玩笑话,她不觉得江博有那个财力,之前QQ上聊天的时候,他不是说他没钱吗?
  
  现在又要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了?
  
  谁信啊。
  
  赵果转身进入里间,没有再搭理江博。
  
  二十几分钟后,助理团队的一名男子带着一名中年女子走进来,并把赵果叫了出来。
  
  “张姐,你怎么来了?”赵果看到中年女子,神色微怔,连忙问道。
  
  “是这样的赵小姐,这家店呢,已经被我卖给这位先生了,以后,你就在他的手下工作了,我过来和你说一声。”张姐指了指江博道。
  
  “卖给他了……”赵果瞪大眼睛,俏脸上的表情略显呆滞。
  
  张姐走后,赵果走到江博近前,带过来了一缕香风,她皱眉道:“你疯了吧,我就说了你几句渣男而已,你居然就赌气把这家店买了下来?有你这么乱花的人吗?”
  
  “赌气?乱花钱?也不算吧,也就两百多万而已。”
  
  赵果:“……”
  
  江博面带笑痕,对赵果说道:“刚才你可是说了,只要我买下这家蛋糕店,不用我开除你,你自己就会辞职,我兑现我的承诺了。现在,该你兑现你的承诺了。”
  
  “你……你有病吧!”赵果说道,人变得气呼呼的,情绪有些恼怒。
  
  蛋糕店店长这个职位,虽然不算多么优越,但是薪水和待遇都不错,而且还很轻松,在她眼里,她是极满意的。
  
  可现在,江博要她主动辞职……
  
  “怎么,说话不算话?”江博道,眼中露出调侃之意。
  
  “我,我刚才说的是玩笑话……”赵果脸红了下,有些羞臊,咬了咬嘴唇,又没好气地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小气啊,我不就是骂了你几句渣男么?难道不对?脚踏几只船,伤人又伤己,这种行为不该被教育下吗?”
  
  “所以呢,现在你要来教育你的老板,是吗?”江博笑道,目光变得很是玩味。
  
  “……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赵果说道,江博这顶帽子扣下来,她顿时有些慌了。
  
  而且,一想到眼前这家伙居然变成了自己的老板,她就欲哭无泪。
  
  纠结了半晌,她才低声下气地说:“那个,我给你道歉,我给道个歉行了吧?那天的事儿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不该当街指责你,我认错,我道歉……”
  
  “我都已经把蛋糕店给买下来了,你才道歉,不觉得有些晚了吗?”江博道。
  
  “那你说怎么办?”赵果强颜欢笑道。
  
  “叫一声爸爸来听听,我今天就不开除你了。”江博笑容满面,语气中夹带了些促狭之意,而且还是一语双关。
  
  今天不开除,那就明天呗。
  
  “你别过分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赵果道,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嘴唇。
  
  “那和我无关,你要是不叫的话,我可就开除你了。我是你老板,我有这个权力。”
  
  “你……”
  
  “考虑考虑吧,给你十秒钟时间。”
  
  赵果粉拳紧握,又羞又气。心想着这个王八蛋怎么这么记仇,以前聊QQ的时候为啥没发现呢。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气死我了。
  
  不过,一想到聊QQ的时候,倒也不是没叫过他‘爸爸’,于是赵果心一横,当着蛋糕店里几位店员的面,就叫了出来。
  
  “爸爸!我叫了,行了么?”
  
  “哈哈,行了,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江博离开后,赵果转身看到店员们一个个都忍俊不禁的样子,脸蛋一黑,娇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是我前男友,专门来整蛊报复我的,你没看出来吗?真的是!都好好工作,不然小心被扣工资了。”
  
  ……
  
  第二天早上。
  
  赵果打扮得比往前更加精致美丽了,高高兴兴地来到店里,就接到了她已经被辞退的通知。
  
  赵果有些傻眼,眼前一黑,脑袋瓜子嗡嗡的,差点晕了。
  
  江博从店里走出来,看了看她的妆容,应该至少打扮了半个小时吧,看来还是个爱美的姑娘。
  
  “赵果小姐,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已经被我辞退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已经给你结了,另外还有三个月的违约金,作为你的补偿。”
  
  江博将手里的一个信封递到赵果面前。
  
  赵果咬牙切齿,大G凶气得起伏不平,“你昨天不是说过不开除我吗?为什么今天我连班都还没上,你就开除我了?我有做错什么吗?说话不算话,你这个渣男!”
  
  江博:“昨天我说的是‘今天不开除你’,但是,我没有说‘以后也不开除你’啊。”
  
  “混蛋,渣男,居然和我一个弱女子玩文字游戏,渣男!”赵果气得大骂不止。一想到自己网恋的前男友居然如此狠心地对待自己,她的心里难受死了。
  
  “给你的,拿着吧,当然,你如果不需要,我就不给了。”江博掂了掂手中的信封。
  
  赵果清眸闪烁了几下,稍作犹豫,抬起素手一把从江博的手里夺过信封,冷冷地看了江博一眼,转身扭着迷人的背影沿着人行道快步离去。
  
  “还敢瞪我,看来是不服气啊……”江博摸着下巴,瞅着她的身影道:“不过,没关系,游戏才刚刚开始呢,接下来,你很快就会体会到被‘故意针对’的快感了。”
  
  离开蛋糕店后,赵果越想越想不通。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网恋的前男友给开除了,她就十分火大。
  
  于是,她跑到警察局报了警,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一位警察小姐姐,希望得到帮助。
  
  结果警察小姐姐哭笑不得地告诉她:“赵小姐,这事儿不归我们管,你如果实在觉得他不对,你可以上法院起诉他,看法院怎么判了。”
  
  失望的赵果回到租房中。
  
  浑浑噩噩地颓废了几天后,赵果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啊,必须要找份工作,不然沪上的物价和房价这么高,卡里的那点存款很快就会被花光了。
  
  于是,赵果打起精神,收拾好行头后来到长新街的一家超市应聘主管的职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