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 第九十四章 若是让你继承武安君!你敢吗?

  晋阳城!
  四方城门皆以封锁,城中百姓更是各个闭门紧锁,因为突然而来的战事,让前往阙与的郭氏子弟都未能及时回城。
  秦军凶名,赵国上下皆知,两国百姓可以说是互相仇视!
  当年邯郸保卫战,赵胜为什么能守城三年?那是举城百姓,无论男女老少,都不愿做亡国之奴。
  当年奋战的情形,如今都还回荡在王龁的脑海里,那是他这一生经历的最大,最惨痛的战事。
  赵国,十不存一,秦国,远绝重山。
  一代军神白起,也是为此含恨而逝,痛呼!悲呼!
  苏劫帐下这四万军士,不乏当年参加过长平之战的老卒,赵人血液的味道,都依稀在鼻尖,心头瞬时被那股仇恨所弥漫。
  ……
  邯郸城内,孙云和孟起正在对弈。
  孟起被孙云吃两子,道:“秦军大将苏劫攻打晋阳,巨首认为其是胜是败!”
  孙云笑道:“胜!”
  “满朝文武都认为他苏劫会败,唯有巨首认为他会胜!何解!”
  “只有真正和苏劫较量过,你才能知道此人算无遗策,步步皆有用意,看似死局,必有生路。”
  “那他如何胜?”
  “我也不知!”
  “那为何巨首不相助于赵?”
  “因为赵王觉得他赵国会胜,我助之有何用?”
  “难道巨首之意是?”
  “胜而救之,无用,败而救之,可用。”
  孟起浑身一震,道:“难道巨首口中所说的救,是邯郸不成?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苏劫真正的目标是邯郸?”
  孙云落下一子,道:“此人行事诡异难辨,矣无迹可寻,若是晋阳下,为何不攻邯郸,反而是那苏劫,胜于晋阳,败于邯郸,只有这样,获得最大的利益,才是我们!”
  孟起笑道:“巨首好算计,老夫佩服,不过老夫墨家在此,岂会让你兵家一人独享此功,到时,老夫亲自出城,斩首于苏劫,秦兵自溃,你兵家谋划岂不是一场空谈了。”
  孙云嗤笑一声,道:“斩首?好,到时候若是矩子能够斩了那苏劫,我兵家无话可说,此功就送于你墨家了。”
  见孙云回答的干脆,孟起不由一阵纳闷,心道:“这孙云怎么这般好说话了?”
  ……
  晋阳城楼之上,主将赵赢在城楼上遥遥看着十里外秦军大营。
  营中秦军一动不动,纷纷休憩。
  “将军,秦军星夜而来,正是人困马乏之际,末将愿领兵,冲杀于秦军,斩主帅于阵前。”
  “不可,秦军大将苏劫诡计多端,本将命你立刻派遣百余探马出城巡察五十里,一日之内,必须探清是否有无伏军,若无伏军,明日便拔营冲杀秦军。”
  “是,将军!”
  ……
  晋阳外周围,四处都是各国的探马,诸侯五国纷纷关注着苏秦晋阳一战。
  邯郸也派了数十斥候,关注着晋阳之战,每半个时辰,便会返回邯郸汇报。
  阙与守将冉进也做了和赵赢相同的事情,只要探清周围行事,立刻便会拔军断去苏劫南下的退路,随后和晋阳守军将其逼退至河西之地。
  ……
  四万秦军,原地休憩,从秦军的眼神中,苏劫看到了那股仇恨。
  王龁策马在苏劫一旁,道:“苏将军可知赵国为何这般难以攻打?”
  苏劫想了想道:“将帅莫非指的是赵国的百姓!”
  王龁点头道:‘不管是晋阳,还是邯郸,都是赵国经营了百年的重城,城中的百姓受尽了历代赵王的恩泽,他们的身上,早就刻下了浓浓的印记,一旦战事起,百姓亦是士卒,和我大秦一样。’
  苏劫也不由点点头:“二国土地接壤,同宗同祖,百年来,赵国的良臣名相不断,赵国自然强大!”
  见苏劫认可,王龁道:“城中守军十万,百姓七万户,若是百姓奋起反抗,我军如何抵挡得了。”
  苏劫沉默半响,道:“将帅无忧,此事我知晓,断不会让此事发生。”
  见苏劫言辞灼灼,王龁感叹道:“本帅这一生,最想看到的便是我大秦铁骑踏平赵地,这也是武安君一生的遗憾,此事若是成于你苏劫,老夫真的瞑目了,武安君若是知晓后辈有你,断会含笑!”
  苏劫见王龁这般说,突然来了兴致:“将帅貌似特别在乎白起将军啊,白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龁半天才道:“你二人很像!苏劫,如果大王让你继承武安君,你敢接吗?”
  苏劫一震,瞬间知晓了王龁的意思!
  武安君----武安者,以武功治世、威信安邦誉名。
  和苏劫的威名一样!也和白起的威名一样!
  不过历史上的武安君,这结果,不说也罢!
  苏劫道:“言能抚养军士,战必克,得百姓安集,故号武安,这个封号重如泰山,肩上扛的不仅是国家,也是百姓,末将认为自己的才能还远远不及,不过这样的事情,我会一直做下去。”
  王龁一听,虎目闪闪,点头道:‘好,很好!’
  王龁在苏劫说完,仿佛轻松了很多。
  苏劫暗暗叹息了一声!
  太多的话,说不完,王龁不用说,其实苏劫已经懂了。
  苏劫下令在此驻扎,必然的目的便是为了让大军休憩。
  此刻,时至六月,晋阳外极为酷热。
  不仅是秦军,就连守城的赵军,也是丝毫不敢松懈。
  城里上,布满了一排排的弓箭手,只要秦军靠近,立刻便会万箭齐发。
  王龁道:“苏将军,若是长时间这般对峙,赵军必然会发现我军乃是孤军一支,到时怕是会溃败啊,你准备如何攻城。”
  苏劫伸出手遮蔽了眼睛,看了看天,道:“将帅,可还记得当年的邹衍。”
  王龁不知苏劫为何会有此一问,但是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王龁道:“你说的可是齐国大贤,阴阳家的传人邹衍?”
  苏劫点头,“不错,正是此人。”
  邹衍是最先提出五行说、“五德终始说”和“大九州说”的阴阳家之人。
  在稷下学宫著学多年,因他“尽言天事”,当时人们称他“谈天衍”,又称邹子。
  苏劫继续道:“当年,燕王姬平得知此人的才学后,便派人以重礼邀请邹衍来到了燕国,目的自然是想邹衍帮他治理国家。”
  王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灵机一闪,想到了苏劫命令四万军士所带的装裹,惊道:“然后因为邹衍的才学,燕国群臣纷纷谗言诬告,邹衍因此而蒙冤入狱。”
  苏劫看了王龁一眼,道:“再然后呢!”
  王龁吞了吞口水,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天,六月,当年邹衍入狱也是六月!
  “苏将军,不可能吧!”
  “当然可能,我军大胜,这便是关键!”
  邹衍入狱后,当时正逢盛夏六月,忽然天降大风雪,六月飞雪,三年大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