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颜控夫妻

  莫凡的心念缓缓平复下来,与女帝的初次交流圆满完成。
  通过他催泪的故事,已经成功获取的女帝的一些信任,这是最好的开始。
  不过可惜的是,寒家的女人都这样,未择定心上人便不会露出容颜。
  梦境中的女帝依旧轻纱遮面,令莫凡大感失望。
  转头看着瀑布中的莫轻狂,这已经是今天第五次进入水中了。
  只见他一个趔趄,再一次被湍急的水流冲倒,被水流裹挟着在不规则的石头中穿行。
  不过令莫凡欣慰的是,莫轻狂这次学得聪明了些,知道尽可能地避开水中巨石的锋锐部分,有些实在避无可避,也尽可能用身体的不致命部位去接触。
  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自身的伤害,朝向地也缩短了疗伤的时间。
  莫凡点了点头,这才只是开始,运用大自然的力量锻造自身,是再好不过了。
  未来至少还有一年,莫轻狂要在这种折磨中坚持下去。
  眼看着天色已晚,莫凡虚幻的灵魂渐渐隐没在夜色之中。
  …………
  宫城外,相当靠近的一条街道,人称镇国街。
  这条街道上居住的人家,无一不是朝堂重臣,帝国的支柱。
  国子监武院院长郑韬的宅院,便也坐落在这条街上。
  莫凡虚幻的魂体趁着夜色缓缓飘进郑韬的府宅之内。
  以他现在的灵魂强度,整个京都城内,除了女帝陛下有可能,任谁也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即便是他本人已到身前。
  郑韬的府院不小,五进的一座大院,是女帝所赐。
  此时家中点亮了烛火,家人正在堂中用饭。
  莫凡来到堂前,不由地令他瞪大了眼睛。。
  大堂中摆着一个小圆桌,桌上支着两根红烛,摆着几碟小菜,颇有几分浪漫温暖之感。
  两个青年男女对坐桌前举杯互酌,巧笑嫣然,好不恩爱。
  莫凡揉了揉眼睛,他没有看错,是两个青年男女。
  女子看起来二十出头,明眸皓齿,身段妖娆,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男子剑眉星目,相貌堂堂,一身白衣也是丰神如玉。
  这就是令莫凡惊讶的地方,郑韬无子,除了莫轻狂,家中也与无后辈。
  而且家里仆人很少,即便有,也不敢坐在主堂上吃饭。
  如果不是灵魂的确认,莫凡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青年是郑韬那个老货!
  那青年正是郑韬,在外郑韬保持着须发斑白的老人模样,在家,出人意料地竟是通过修为逆转容颜,保持这副翩翩公子的姿态。
  那少妇也不是别人,正是郑韬当年中举后,再状元街被绣球砸回家的原配夫人。
  算起来,二者都已超过百岁高龄,却保持着年轻的容颜,也是让人啼笑皆非。
  “想不到啊,老郑你也是个闷骚的货。我当初这个人设是给花格的呀!并没有跟你有关吧!”莫凡心中大汗。
  只听郑夫人饮上一杯,面色酡红,轻声道:“夫君,近来可有什么喜事?”
  郑韬今天一回家便是一脸喜色,是不是还自顾自地乐呵两声,甚至还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小菜,请她小酌几杯。
  前几日,郑韬回府却是愁眉苦脸,一肚子烦心事的样子。
  郑夫人不涉朝堂,修为也不算高,不过大宗师而已。
  她的容颜是郑韬寻找各种奇珍异果为她维持的,这个丈夫,也实在是爱惨了他。
  郑韬畅快地吧唧一杯,砸吧砸吧嘴,笑道:“夫人有所不知,今天我从那臭小子手里,弄来了一本天阶功法!以后啊,咱们国子监也有天阶功法镇场子了。”
  郑夫人眼睛一亮:“那个臭小子?就是你收的那个弟子?本届武状元莫轻狂?”
  郑韬听得莫轻狂的名字,脸色就沉了下来:“就是那个臭小子,一本破功法,当个宝贝似的,死活管老夫坑了三千积分走!一点也没有奉献精神。”
  郑夫人闻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人家小孩子嘛,正在成长期,需要资源也是应该的。你这个做老师的,不说帮衬着点儿,孩子自个儿拼死拼活换来的宝贝,你还要去抢。”
  “夫人,这小子,就是太过奸滑了!一点儿也不像我!”郑韬神色冷峻,一副严厉的样子。
  郑夫人哑然失笑:“这是在家里,没让你训徒弟!话说你什么时候把孩子领回家来看看?听说,是个很出色的孩子呢。”
  郑韬闻言面色缓和下来:“出色什么?自私自利,仗着有点修炼天赋,就目中无人!骗女孩子他最出色,来中州才多久,咱们京都最明媚的小花就被他小子摘走了。”
  “哦?你是说九公主啊?这事儿我也有耳闻,美女爱英雄嘛。”郑夫人捂着嘴笑了起来。
  “希望他将来真能成为我天玄的英雄吧。”郑韬叹了一口气。
  对于莫轻狂的天赋,他是毫不质疑的,风灵体已经站在了天骄的行列,将来只要刻苦勤奋,最低下限也是一尊武皇强者。
  就是这个品性,有待雕琢,太过自我,不易掌控啊。
  说着莫轻狂,郑夫人没来由淌出出两行清泪:“亲传弟子半个儿,妾身没用,没能给你郑家留下个一儿半女。”
  郑韬突然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揽住夫人的香肩,安慰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只要夫人与我相守一生,我便心满意足了。”
  抽泣了一会儿,郑夫人道:“那,抽个空把孩子带回来吧。如果妾身看着顺眼,便收来当个干儿子。听说,也是个俊俏的小公子呢。”
  “俊俏有什么用?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当年在天南城是个什么名声,收他当什么义子?收他当徒弟都丢尽了我这张老脸。”郑韬翻了个白眼。
  “什么名声?小孩子年轻不懂事嘛!长得好看有错吗?当初你与傅卿花格跨马游街,要不是你长得最好看,老娘哪里会把绣球扔给你这个榜眼?”郑夫人没好气地指了指郑韬的脸,啐了一口。
  “说得好像为夫没人要一般,当初那么多给我抛绣球的小姐,还不是因为你最漂亮,我当即便上门提亲?”郑韬反驳道。
  听了郑韬的话,郑夫人也不恼,心里反而甜甜的,这也就是郑韬多年来费尽心力为她搜集保养容颜的天材地宝的原因了。
  使得她百岁高龄,依旧如二十出头的小妇人般美丽动人。
  同时郑韬自己在家里一直费力保持着年轻容颜的原因。
  郑韬与这位夫人啊,都是视觉动物,纯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