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有一个天命要改 > 034 剔仙骨

  梁之瑶看着这个阵法,实在找不到破解办法,她连看都看不懂,更别提破解了。
  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就冲出去?
  梁之瑶握着九天剑,开始运气,聚于丹田,沉稳住气息,准备破出阵。
  “之瑶!”突然,百益从远处飞了过来。
  宁香瑶见状不好,立即毁灭阵法。阵法朝梁之瑶逼去,在触碰到梁之瑶的一瞬间破掉。毒液立即进入了梁之瑶的体内,一种烧灼感袭来。百益挥着剑朝宁香瑶刺去,宁香瑶武功不及百益,一招便被打倒在地。紧接着,百益身后跟着晓月也来了,拿起剑将宁香瑶治在地上。
  “噗——”
  梁之瑶只觉毒性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无力得瘫软在地上。她开始觉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呼吸有些急促,胸腔的烧灼感更加明显了。
  百益迅速上前点中梁之瑶的几个穴位,暂时控制住了毒性的延伸。
  “哈哈哈,没用的!没用的!”宁香瑶笑道,“这个毒,可攻破穴位,直通心脏。再过一柱香的时间,她就要死了!”
  晓月用剑指着她说道:“真是恶毒!”
  百益立即发了个信号弹。
  他将梁之瑶扶起,给她灌输着真气,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众仙家纷纷赶到现场,江七羽见梁之瑶已经脸色发紫,迅速上前,掏出解药给她服下。百益继续给梁之瑶灌输着真气。
  江七羽起身,走向宁香瑶,气愤地看着她说道:“宁香瑶,我教你炼毒,不是让你拿来伤害之瑶的!”
  宁香瑶冷笑。
  江七羽气得拔剑朝宁香瑶刺去,却被百轩一剑打开。
  百轩说道:“江兄莫要着急,待几位掌门来后,自有打算。”
  紧接着,众掌门和众宗主都赶到了现场,一看坐在地上的宁香瑶和正在疗伤的梁之瑶,大家都明白了七八成。
  鹤净真人走到宁香瑶跟前问道:“宁姑娘,你为何要杀我徒儿?”
  宁香瑶不说话,只是笑着。她知道,此刻多说无益,左右都是要被剔骨的,再解释有什么意义?
  宁宗主走到宁香瑶跟前,一脚踢在她的身上,吼道:“混账!为父平日里如何教导你的?”
  鹤净真人立即拉住还想要踢人的宁宗主,说道:“宁宗主,宁姑娘毕竟是姑娘家,这样拳打脚踢着实不好。”
  宁宗主一挥袖,生气地往一旁走去,并说道:“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吧!”
  宁香瑶冷笑一声。
  众仙返回巫山校场,几位修士压着宁香瑶上了校场刑台,将她捆绑在诛仙柱上。
  “河西宁家宁香瑶,无故杀人,违反派规,现剔去仙骨,贬为凡人!”裕阳真人在大殿外说着。
  行刑开始,一名修士拿着黑红色的剔骨鞭走向宁香瑶。众人拳头紧握,这种场面百年难得一见,大家又兴奋又惋惜。这么一名肤白貌美的女子就要被剔骨了,从此修仙派再无宁香瑶这一人。
  “江七羽,你还是从未爱过我!”宁香瑶突然大喊道。
  众人将目光转移到一旁的江七羽身上,他正跟看好戏一般坐在花台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梁之瑶还在偏殿内疗伤,鹤净真人和百益合力将她体内余毒逼出。奈何毒性甚强,无论怎么逼,那一点点余毒始终出不了心脏。
  “师父,如果不将余毒全部逼出,之瑶恐怕命不久矣。”百益一边运输着真气一边说道。
  “你想如何?”鹤净真人问道。
  “换毒。”
  换毒,是将毒素从被下毒人体中转移到健康人体内,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因为很有可能毒素还没完全换出,两人就会都因毒而死。
  “百益,这很危险。”
  百益说道:“师父,至少有一半的几率,再说这毒所剩已不多,我可再将其逼出。”
  目前也没别的方法了,鹤净真人只好同意。
  鹤净真人将梁之瑶转了个身,和百益面对面坐着。百益运气拿起她的手,将她手上割破一个口子,再在自己手上割破一个口子,两道口子相重合,毒素就可经血液流到百益体中。
  “师父,开始吧。”
  换毒开始,鹤净真人运出九成功力,强行将毒逼出梁之瑶的心脏,毒素顺着血液,迅速钻入百益体中。百益顿感手臂麻木,一种蚂蚁啃食般疼痛传入体内。
  麻木感逐渐从手臂传入心脏,百益一口血喷了出来,说道:“师父……可以了。”
  鹤净真人慢慢平息真气,百益捂着胸口,呼吸急促。
  “运气。”鹤净真人说道。
  百益迅速运气,将毒克制住,这毒十分顽强,根本无法逼出,只能运气将它克制,但是这样会一点点消耗自己的修为和灵力。
  殿外校场,修士挥鞭重重打在宁香瑶身上,骨肉分离的痛楚传遍全身,她的惨叫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整个校场上弥漫着哀痛声。
  二十一鞭下去,仙骨已剔去一半,还剩二十一鞭。宁香瑶已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她的手中紧握着一枚粉白色玉佩,那是江七羽送给她的及笄之礼。
  还剩下五鞭,仙骨已只剩最后一块,乃是眉心上的那块,那块一旦被剔,便是普普通通凡人一个,再无修仙可能。
  “停!”就在倒数第五鞭即将落在宁香瑶身上时,江七羽站了出来。
  宁香瑶带着一丝希望的目光看向江七羽,嘴中喃喃念着:“我……我就知道……你,你不会不管我的……”
  “这剩下五鞭,我替她扛。”江七羽说道,“就当是这么多年我还她的情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宁香瑶彻底绝望了,握着玉佩的手越发用力。
  五鞭下去,抽掉两条仙骨,灵力瞬间下降一成,江七羽跪倒在地上,鲜血从嘴角流出。
  “宁香瑶,自此余生,你我二人互不相欠。”江七羽说完,强撑着身子退出了校场。
  宁香瑶看着离开的江七羽,伤心地流下了眼泪,这么多年的欢喜,竟也就换来五条剔骨鞭和余生的互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