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秘之主 > 第七十六章 寻找异常
克莱恩没回答对还是不对,停住走向卧室的脚步,平淡说道:
  
  “那是问题。”
  
  “对对对,问题!没有根据纯属污蔑的问题!而且,我也做了否定的答复。”达尼兹欣喜回应并着重强调了自己从未承认。
  
  克莱恩轻轻点了下头:
  
  “我会向你船长澄清的。”
  
  澄清……达尼兹先是呆愣,继而半张嘴巴,表情扭曲。
  
  他也算见多识广的人,不再辩解和反驳,强行笑道:
  
  “我有什么能为您做的吗?”
  
  克莱恩悄然吸了口气,用“小丑”的能力控制住面部表情:
  
  “好好监听。”
  
  “是,好的!”达尼兹忙不迭答应了下来。
  
  眼见格尔曼.斯帕罗转身走到了卧室门口,他忍不住又脱口问道:
  
  “您不会再找船长澄清了吧?”
  
  克莱恩拧动把手,没什么表情地回答道:
  
  “好好监听。”
  
  说完,他推门入内,在嘴角咧开之前,反手关上了房门。
  
  …………
  
  第二天用过早餐,克莱恩换上阔脚裤,咖啡色厚夹克,戴好鸭舌帽,变了个模样出门,留下达尼兹一个人在房间内守着无线电收报机。
  
  途中,克莱恩再次变化容貌,愈发像是土著。
  
  他找到专门的商店,买了亚麻制成的手套、裹尸布和收尸袋,然后根据浏览祈祷画面时看见的周围环境特征,一路找到了那个桥洞,找到了死在角落死在泥泞里的那个女孩。
  
  因为还处于冬季,天气并不炎热,尸体尚未出现明显的腐化迹象,但溃烂的皮肤和恶臭的味道依然让克莱恩本能地有点犯恶心。
  
  他昨晚没有立刻来安葬这希望活得像个人的女孩,是因为受最近事件的影响,拜亚姆的夜晚管控得异常严格,而且墓园也得天亮才开放。
  
  掏出一个金属小瓶,克莱恩倒了点“克拉格之油”至手上并抹于鼻端。
  
  呛人的感觉侵入了他的脑海,夹杂消毒水般的薄荷味道填满了他的嗅觉,让他清醒得就像刚掉进了漂浮着冰块的海洋里,不再被另外的气味影响。
  
  塞回金属小瓶,克莱恩戴好手套,上前几步,蹲到了那具女尸旁。
  
  他先展开裹尸布,一点点把对方卷入,接着动作轻柔地将尸体装进了收尸袋里。
  
  背负上袋子,他刻意从拜亚姆最繁华的几条街道经过,一直来到城外,沿无法通行马车的狭窄道路登上了海边山峰的半腰。
  
  这里有风暴教会和总督府专门为本地土著准备的墓园。
  
  而来这里经商、冒险、定居的鲁恩人、因蒂斯人、费内波特人等外来者的墓园在拜亚姆另外一边,背靠树林,平坦舒缓。
  
  克莱恩一步步登高,进入了那连名字都没有的墓园,找到了正在打瞌睡的守墓人。
  
  “你想怎么安葬他?”守墓人指着收尸袋道,“如果想免费,得等几天,等停尸房的尸体积攒到一定数量,再一起焚烧,埋到同一个墓坑,当然,会有牧师提前安抚死者的魂灵,5苏勒,他将拥有自己的骨灰盒和一个格子,2镑,骨灰盒加墓地加石碑,不想火葬,需要棺材,可以去那里挑,不同的木材不同的价格。”
  
  克莱恩想了下,拿了5苏勒的纸币出来,递了过去。
  
  “什么名字?”守墓人点数好钞票,拿起蘸水钢笔,态度不错地问道。
  
  他其实并不会书写单词,只是要画些符号,辅助记忆。
  
  克莱恩顿了一秒道:
  
  “布迪。”
  
  “布迪……”守墓人低声重复了一遍,并画了个符号。
  
  他没有抬头,继续说道:
  
  “她可以在格子上拥有一句墓志铭。”
  
  布迪是典型的罗思德群岛本地人种女性名,所以守墓人未再搞错性别。
  
  克莱恩默然几秒,低沉开口道:
  
  “她是个人。”
  
  “她是个人?真是奇怪的墓志铭……”守墓人小声嘟囔道,“有照片吗?我知道你没有。”
  
  他话音未落,就看见对方递来了一张“照片”。
  
  那是克莱恩借助仪式弄出的肖像画,完美再现了女孩生病前的样子,为了不被人怀疑,他使用了对应的纸张和一定的技巧,让肖像画就像是一张真正的照片。
  
  守墓人略感诧异,但也没多说什么,迅速拿着资料,和克莱恩一起将收尸袋抬到了牧师居住的小屋内。
  
  等到安魂、焚烧、装骨灰、贴照片、刻墓志铭等事情全部结束,克莱恩深深望了一眼,转身离开了墓园。
  
  沿着山路下行时,他看见了整座拜亚姆:
  
  海水淡蓝近绿,一望无垠,港口船帆层叠,烟囱高耸,街道纵横交错,人来人往,四周庄园密布,植物众多,远处公路宽阔,铁轨笔直……这就像一副出自大师之手的美丽油画,充满蓬勃的朝气,有着难以言喻的活力。
  
  …………
  
  海浪教堂附属钟楼的顶端,风暴教会枢机主教,“代罚者”高级执事亚恩.考特曼正站在边缘,眺望让人心旷神怡的大海和沿海岸线向远处蔓延的山脉。
  
  拜亚姆的污染程度相当低,因为采矿、冶炼等行业在岛上其他城市,这里的支柱是香料贸易,是妓院和赌场,是商品的聚集与中转,并不存在成形的工业,取暖煤炭则由于气温适宜,使用的天数很少。
  
  “海王”亚恩.考特曼刚收回视线,就看见一位“代罚者”沿盘旋的楼梯跑了上来。
  
  “考特曼阁下,有新情报。”这位“代罚者”以右拳击左胸道。
  
  “什么?”身材健硕的亚恩.考特曼转身问道。
  
  那“代罚者”将手里的纸条递了过去:
  
  “反抗军内部的消息,他们得到了卡维图瓦的回应,正在塑造新的雕像。”
  
  “新的雕像?”亚恩.考特曼展开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
  
  他旋即侧头望向丛林如海的蓝山岛内部,沉吟了下道:
  
  “寻找群岛海域有异常的地方。”
  
  他从这情报内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拿走卡维图瓦遗留特性的神秘人并未离开罗思德群岛海域,这从对方能伪装卡维图瓦回应信徒就可以准确判断。
  
  同时,亚恩.考特曼很清楚,死前彻底疯狂的卡维图瓦遗留的非凡特性不管有没有形成真正的物品,都必然存在严重的负面效果,必然会导致周围区域的异常。
  
  而他相信那神秘人找到正确的封印办法并不容易。
  
  即使找到了,回应祈求时也会无法控制,暴露出问题。
  
  这就是线索!
  
  “是,考特曼阁下,风暴与你同在!”那名“代罚者”再次行礼。
  
  …………
  
  进入拜亚姆城里,克莱恩趁无人注意时,解除了“无面人”的能力,乘坐马车返回至“蔚蓝之风”旅馆。
  
  他刚开门入内,就看见达尼兹表情古怪又凝重地坐在无线电收报机前。
  
  “有收获?”克莱恩低沉问道。
  
  “不,没有。”达尼兹抬起右掌,晃了晃手里的报纸,“我的赏金,我的赏金,提升到5500镑了……”
  
  这直追“钢铁”麦维提!
  
  这害得他不敢出门散心喝酒,只能老老实实待在房间内监听信号。
  
  这升值速度真是让人心动啊……克莱恩一时不知该以什么表情应对,只能没有表情地说道:
  
  “这只是开始。
  
  “万镑先生。”
  
  ……狗屎!达尼兹心里怒骂,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那些事情都是格尔曼.斯帕罗做的,怎么就涨了我的赏金?风暴教会王国军方那些婊子养的!他强笑摆头,脸部肌肉有些扭曲。
  
  克莱恩忍着笑意,没去理他,回到卧室,准备补眠。
  
  这时,他看见一封信突兀出现,从半空飘落,正好掉到自己面前。
  
  克莱恩抬起右手,抓住了这封信。
  
  信使这次连面都不露,丢下就走?克莱恩啧了一声,随手拆信阅读:
  
  “……获得信使有两种方式,一是想好准确的描述,举行仪式,召唤出对应的灵界生物,与它签订死灵契约,二是直接进入灵界,寻找希望得到的信使,在征得它的同意后,与它签订契约,并记录下精确的描述语言,便于以后使用。
  
  “第一种方法较为简单,却相当危险,因为符合描述的也许是强大的灵界生物或诡异的邪灵,每一次召唤,你都无法完全确定会引来什么东西,而这是占卜难以提前规避的风险。
  
  “第二种方法的危险在于,你要找到合适的信使并不容易,而且存在迷失于灵界的风险。
  
  “除非你是旅行家,否则我不建议第二种方法,第一种我可以提供一些经过检验的‘描述’,只要过程准确,危险程度就相当低,但未必是你满意的,另外,契约需要使用死灵领域的力量,你可以用我的铜哨提供。
  
  “格式包括以下几段……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将一个信使转赠给你,让它与你签订契约……”
  
  转赠给我?难怪刚才那信使连面都不敢露……克莱恩似有恍然地想着。
  
  考虑到拿上个信使做护卫,结果不幸被A先生干掉,导致后来的信使对自己越来越不礼貌的事情,他先在心里婉拒了转赠这个好意。
  
  “用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方法?第一种容易出状况,说不定当场被召唤来的预备役信使揍一顿……常用的描述不够特殊,信使能力堪忧……第二种?我不怕迷失,可以直接返回灰雾之上,而且灵体状态的我能够动用‘海神权杖’,灵界生物也不怕被抽干血液,嗯,得在群岛之外进行,否则会受祈祷声困扰。”克莱恩很快有了决断。
  
  PS: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