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熟练度之王 > 第一百零四章 还有谁

  杀!
  杀!
  杀!
  这一刻,林毅满脑子都是强烈的杀意,心中的破坏欲不可抑制的躁动。
  只想要杀人,只想要破坏!
  “快放开那把血刀,它在吸血,在侵蚀你的神智!你会走火入魔的。”何映容喊道,脸上的表情已然无比凝重。
  宝具拥有非凡特质,能大大增强威能,却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本身便是一把双刃剑。
  人控制刀,还是刀控制人?
  如果林毅被嗜血魔刀控制,握刀的刀客便会沦为刀奴,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嗜血魔头,那时的林毅会变得更加可怕,杀人如麻,而且杀人越多,嗜血魔刀就越强,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何映容的大喊,林毅不禁低头看了看寡妇泪,这把血刀仿佛活了过来,犹如一头苏醒的怪物,有了自己的意识,有了自己的呼吸,在持续不断吞噬周遭的血气,刀威凛冽,凶神恶煞。
  “杀,杀啊,把他们都杀光……”
  林毅脑海中响起诡异的呢喃,充满了不可描述的魔力,让他的意识一点点沉了下去,强烈的杀意肆无忌惮滋生,在身体里横行无阻。
  他的双眼越发血红,森然可怖!
  眼见此幕,何映容呼吸凝滞,眼神里闪过一丝骇然,身体不由得往后拉开距离。
  却也在此时,风无尘仿若鬼魅一般出现,从背后悄无声息欺近林毅。
  “杀啊,杀啊,杀啊……”
  林毅仿佛做梦一般失了魂,他看到了黑鲸武馆在他的刀下血流成河,他看到整个药王谷在他的刀下沦为血海地狱,他看到了青石镇虎啸山庄化为一片焦土。
  蓦然,他看到了黄谷村乡亲们的笑脸,然后他举刀杀向他们,王大爷,李大叔,孙大娘……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倒在他的刀下!
  “不!”
  林毅徒然清醒过来,目光深凝,怒视寡妇泪:“你竟敢蛊惑我?那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林毅勃然大怒,抡起剪浪刀,一刀斩向寡妇泪。
  就在这个瞬间,寡妇泪发出一声委屈的哀鸣,血光一下收敛起来,瑟瑟发抖,似在讨饶。
  但,林毅决不允许身边留个祸害,毅然决然一刀斩下。
  “奔虎无声·斩铁!”
  轰!
  剪浪刀劈砍在寡妇泪上!
  随即一股巨大的血色冲击波爆发出来,犹如一颗炸弹原地爆炸,释放出的破坏力席卷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凶猛冲击。
  “呀,不好!魔刀爆炸了!”
  何映容颜色大变,吸收了那么多血气的魔刀,爆炸的威力超乎想象。
  顿时,何映容想也不想转身就跑,顺手拎起几个留在现场的伤员一起逃远。
  同一刻,已经来到林毅背后的风无尘,笑吟吟的表情在这个瞬间变得无比精彩,脸上仿佛写着“卧槽”两个字。
  下个刹那,恐怖的冲击波爆发开来,风无尘整个人倒飞出去,如同一片被飓风卷走的落叶。
  隆隆……
  整个药王谷都听到一声宏大的轰鸣!
  然后,所有人仰头望向同一个方向,都看到一道浓烟拔地而起。
  那是激荡的烟尘,来自黑鲸武馆。
  片刻后,一阵阵风吹来,吹散了滚滚烟尘。
  林毅站在一片废墟里,长长的头发散落开来,迎风飘扬。
  身周百余米范围赫然是一个大坑,坑外则是倒塌的建筑物。
  偌大的黑鲸武馆,有一大半地方变成废墟,一片狼藉。
  寡妇泪已经断成两截,血刀光芒不再。
  林毅丢掉手里的断刀,眼中血色光芒全部退去,感应下身体,体内有一股阴寒气息聚而不散。
  “这就是刚才侵入我体内的‘血煞之气’。”
  林毅心头迅速明了,开始默默运动化解。
  这种血煞之气如同恶疾,非但很难排除,在体内还能继续壮大,迟早再次反噬。
  林毅一边运功一边走出大坑,环顾四方,深吸口气:“还有谁!”
  三个字回荡开来,却如同雷霆炸在耳畔。
  围观的人此刻全部灰头土脸,看着林毅,一个个表情惊恐,哪里还有一丝斗志。
  何映容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绿光黯淡。
  刚才为了保护几个伤员,她的力量剧烈消耗,余力没有剩下多少了。
  “咳,咳咳……”
  废墟里,风无尘掀开一块压在身上的碎石,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上白衣破破烂烂,也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风师兄。”一个人忙不迭跑过来,想要扶起风无尘。
  “别碰我。”风无尘一眼看到,那人的手油腻腻的,很脏,眼眶一瞪,一脚踹飞了对方。
  这一脚牵动内伤,风无尘再次吐出一口血,倒地不起。
  只有林毅一个人站在黑鲸武馆的地盘上,仿佛一座丰碑,屹立不倒。
  “黑鲸帮,出局了。”
  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的孟一尘,走了过来,表情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林毅收刀入鞘,转身离开。
  “喎,你等一下。”何映容忽然追了上来。
  林毅停住脚步,头也不回。
  “不要以为你今天胜了我们,就等于恶虎帮笑到了最后,你很快就会发现,什么都没有改变。”何映容插着腰,气鼓鼓说道。
  林毅略默,继续向前走去,从容离开黑鲸武馆。
  孟一尘跟在他的身后,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
  黑鲸武馆后院一座高高的阁楼上,两个人收回了他们的目光,面前的棋局已经接近尾声。
  “落叶刀法?”黑衣中年人面色阴沉,看着对面的执棋人。
  “我早就警告过你了,不要小看恶虎帮的任何一头小老虎。”
  坐在黑衣中年人对面,也是一个中年人,肚大肥圆,头发稀稀拉拉,快秃了,脸上永远都挂着一副弥勒佛般的笑容,落下一颗白子。
  黑衣中年人略默,落下一颗黑子,冷笑道:“笑面虎,我要恭喜你们恶虎帮,终于又出了一头‘恶虎’,只是不知……那林毅知不知道在他之前出现的那些‘恶虎’,都是什么下场?”
  端着弥勒佛笑脸的笑面虎,落下一颗白子,杀掉一片黑子,笑道:“承让。”
  黑衣中年人不以为意,道:“你别得意,今日的输赢只是一时,最终,还是将由谷主顾云涛决定顾家未来继承人是谁。”
  笑面虎面不改色:“呵呵,你们终于查出来是谁给顾云涛下毒的?反应太慢了,这么明显的事,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
  PS:下一章放在了凌晨,全力存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