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给DNF指条明路 > 第037章 真相就是,没有人到过赫顿玛尔!

  “我家就在对面山下河谷!”
  “我叫塔娜!”
  “我还有个哥哥,叫塔索!他是一名勇敢的战士!”
  “那么塔娜,告诉夏洛克爷爷,你家里有钱吗?”
  “我不会告诉你的!哥布林,都是卑鄙无耻的家伙!”
  “哈哈——”
  一行人走了半晌,终于到了女童塔娜口中的那个小村子。
  这可真是个“小”村子啊!
  大山下的冲击河谷平原上,一个千人的村落出现在了面前,村里的建筑多是白色花岗岩打造而成的古建,村的路口两侧,还有一些破败的清辉岩石城墙,那些城墙破败无比,一些村民这刚在忙碌的在修补城墙,梵风一行人的突兀到来,毫无疑问引气了一行人的注意力。
  “看,那是谁!”
  “前面那个不是塔娜吗?”
  “没错!是被鬼剑士们抢走的塔娜!”
  女童看到了一行村民,急忙从赛丽亚的怀里跳了下去,不住道,“威尔大叔!是我!塔娜!”
  “喔——”一个中年男子急忙冲了来,抱住了塔娜,“宝贝!能看到你真的太好了,你没有事情吧,你的父母都要担心死你了。”
  塔娜急忙道,“我很好,是后面的那个剑士大哥哥救了我!”
  梵风赶忙抬起手来,左手鬼臂遮掩的一丝风也不漏,梵风阳光笑道,“你们好,我叫梵风。”
  数十个村民一拥而来,为首的中年男子不住感谢道,“谢谢您,剑士大人,我们都以为塔娜没命了,多谢您出手救了塔娜。”
  梵风背后,夏洛克急道,“梵风,要钱啊!要钱的时候来了!快点,要金币!”
  梵风不着痕迹,踹了夏洛克一脚,笑呵呵道,“一切都是阿拉德女神的庇佑,我只是做了一点点该做的事情而已。”
  “您实在是太谦虚了!”
  村民们分了开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拄着拐杖笑呵呵迎了上来,“你好,我是这个村子的村长约瑟夫,谢谢你救了塔娜,请随我进去喝杯茶再走,可好?”
  “好吧!”
  梵风拍了拍黑马,把缰绳丢给了夏洛克,走在前方与约瑟夫并肩而走。
  梵风一边走着,一边看着两侧的破败青灰石墙面,好奇道,“村长先生,您这里是刚刚发生过战斗吗?我看这里都是被损坏的城墙……”
  提起这件事,约瑟夫老脸上几分无奈,“三天前,鬼剑士赫伦带领了大批的流浪剑士和怪物,进攻了我们村子,这些都是在战斗中被破坏的,塔娜也是那个时候被抓走的,不过多亏您帮忙救了塔娜回来。”
  梵风迟疑道,“鬼剑士?流浪剑士?”
  “是的!”约瑟夫道,“鬼剑士,臭名昭彰的家伙,他们的鬼手爆发可以拥有强大无比的战斗力,他们以鲜血为引统御了大量的怪物,并且联络了很多的流浪剑士!流浪剑士您知道么?就是和您差不多,有着一样外地口音的家伙!他们没几个月就要来搜掠一番,非常的可恶!”
  鲜血统御怪物?这是什么技能?
  还有那个和我一样的外地口音的流浪剑士,什么鬼?
  和我口音一样的外地人,那只能是冒险家啊!
  约瑟夫的意思难道是说,有冒险家跟着鬼剑士到处打劫?
  我去,这个玩笑开大发了吧!
  而约瑟夫似乎看出来了梵风的迟疑,又道,“虽然我也很奇怪为何你们明明是一类人,但是他们却要行凶,但是你们的口音的确是一模一样!我甚至听其中有一个流浪剑士的头目叫叶孤城!他们都叫他叶少,他是个剑法非常高明的家伙!手下有一伙机枪手,和投掷手,每次打劫开始,都是这些新人类的火枪手先炸开城墙,然后他们再攻入村子抢劫!”
  梵风听到这里,脚下微微踉跄!
  叶,叶孤城?
  什么鬼!
  叶孤城不是我冒险家中的阿拉德第一剑吗?
  他不是在赫顿玛尔的月光酒吧享受风花雪月吗?
  怎么可能在此落草为寇!
  可是,话又说过来!
  如果不是叶孤城,冒险家里又有谁有能力组织一大批的冒险家神枪手当走狗?
  难道说,联邦在撒谎?
  叶孤城他们根本就不在赫顿玛尔,亦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抵达过赫顿玛尔,他们只是离开了艾尔文防线之后,就在这里落草为寇,成为山贼了?
  一定是的!
  顺着这个思路,梵风心中以前诸多疑惑,迎刃而开。
  为什么圣约·保罗蓝拳的拳头没有蓝光?还不会农夫三拳的转职技能?因为他是伪转职!他根本就没转职成功!
  为什么他们十八级之后,就再也没有升级?因为十八级后他们找不到去赫顿玛尔,没有去新副本,能升级才见鬼呢!
  为什么白手明明不受鬼手制约可以学习里鬼剑术而不会里鬼剑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到赫顿玛尔,因为他们就没见到GSD,学个锤子的里鬼剑术!
  他们所有人都在半路沦陷了,成了土匪,成了流寇,从冒险家变成了山贼蟊贼!
  想到这里,梵风不由得有一种心痛。
  三年了!
  三年了啊!
  居然还没有人抵达赫顿玛尔!
  居然一个正儿八经的转职都没有出现!
  难怪排行榜上都带着十级的神器,十五级的紫装,十五级的紫装!
  而十八级以上的装备,一个也没有!
  感情是这两万多人,一个也没有真正一转啊!
  我梵风,实在是高估了这些人的实力,是我的错。
  约瑟夫担忧道,“小兄弟,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妙,是不是不舒服?”
  梵风把那些思绪置之脑后,笑道,“我还好了,我只是很担心那些鬼剑士和流浪剑士土匪会反扑,他们若是反扑,那该怎么办?”
  约瑟夫笑呵呵道,“应该不会反扑的,他们打劫一次要有好几个月才会再来!对了,我们一起进去吃午茶吧,我准备了不错的点心,希望各位喜欢。”
  “谢谢!”梵风回头道,“赛利亚小姐,跟上了!”
  唯有夏洛克嘟嘟囔囔,“下午茶有什么好吃的,西海岸的下午海鲜宴席才叫好吃,这种穷山僻壤,一个金币都没有,真搞不懂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