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创业时代 > 第七章 怎么才能赚到钱

  听着爸妈的对话,许逸阳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等妹妹上了高中,就已经不在义务教育的范畴了,学杂费确实是高了不少。
  大学就更贵了。
  学杂费、住宿费一年下来,少说也要四五千。
  再加上生活费,一年没个万儿八千的,根本下不来。
  合算下来,等九月份自己和妹妹一个上了大学、一个上了高中之后,俩人一年的全部开销,加起来少说得一万多块。
  这么大的开销,已经超出了许爸的收入能力。
  许爸的工资虽然比许妈打零工要高一些,但因为没有编制,每月也就只有大几百块。
  妈妈做临时工的工资很低,这年头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块左右的水平。
  更何况,现在又被裁员了。
  上辈子许妈之所以去蹬车卖菜,也正是为了补上家庭收入和支出的缺口。
  一天不差的干满一个月、赚个四五百块钱,算是勉强能把缺口补上。
  可是那样的话,爸妈的收入,几乎全都要花在自己和妹妹身上。
  剩下寥寥无几的一点钱,他们不但要维持生活、家庭用度,还要维持各种人情来往,压力非常大。
  这时候,许妈开口对许爸说道:“对了,你还记得之前跟我一起在纸箱厂打工的刘姐吗?她儿子考上科大的那个。”
  许爸点点头:“记得,咋了?”
  许妈说:“我今天去买菜,正巧碰见她了,她在西关菜市场搞了个摊位卖菜呢。”
  说着,许妈又一脸喜色的说道:“刘姐跟我说,卖蔬菜不需要多少本钱,一个月勤快点能赚四五百!我寻思着,等过完年,我也买辆三轮车,跟她一起卖菜去。”
  “不行!”
  没等许爸表态,许逸阳便脱口说道:“妈,卖菜太辛苦了,每天三四点钟就得出门去进菜,运气好到中午能卖完回家,运气不好可能卖到天黑还有剩,很多菜带回家第二天就蔫儿了,卖都卖不掉,搞不好到头来搭工夫不说,还得赔钱。”
  许妈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哎哟,你了解的倒是挺清楚。”
  许逸阳心头一酸,自己能不清楚吗?
  上辈子妈妈就选了卖菜的路,一干就是好几年,风里来雨里去的,落下了一身毛病。
  这辈子,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妈再走上这条老路。
  许妈这时却说:“妈都打听清楚了,卖菜确实是辛苦了一点,不过好在起步容易、不用花什么钱。”
  说着,许妈伸出手指盘算起来:“你看,买辆二手三轮车,也就百来块钱,买杆秤也就十来块钱,菜市场的摊位一天管理费也就几块钱,如果就卖点蔬菜的话,一天进货的本钱也就几十块钱,算下来两三百块钱就能开张、半个月就能回本!”
  “那也不行!”许逸阳坚决的说:“你要是去卖菜的话,那我也不上学了,陪你一起卖菜去,我去给你蹬三轮车!”
  许逸姗也急忙放下筷子,一脸坚持道:“妈,我也跟你去卖菜!我可以帮忙推车,还能帮忙收钱!”
  “瞎说!”许妈瞪了许逸阳一眼,对他和妹妹说道:“你俩都是要考大学的人,去跟我卖菜像话吗?再说,妈今年才40岁,年轻力壮、身体好的不得了,卖个菜算什么?”
  许逸阳一阵心酸,倔强的说:“那也不让你去,反正你要是去卖菜,我就不上学了。”
  “这孩子……”
  许妈叹了口气,用商量的语气说:“好儿子,妈得赚钱供你跟你妹上学,不然光靠你爸,还不得把你爸累死?”
  “再说,妈也辛苦不了几年,你上完大学不就能赚钱了吗?到时候妈还指着享你的福呢。”
  许逸阳表情坚定的说:“钱我去想办法赚,您放心在家歇着就行。”
  许妈严肃的说:“你就算能赚钱,妈也不让你去!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不是赚钱,人在一个阶段,就要做一个阶段的事情,顾此失彼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一直没说话的许爸点了点头,说:“阳阳,你妈说的对,大学毕业之前,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
  许逸阳见父母表情坚决,迟疑片刻,只能轻轻点头,算是应付了一下。
  不过,他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赚钱!一定要想办法赚钱,而且得尽快赚钱!
  只有自己赚到钱了,才能真正缓解爸妈的压力!
  可是,他找遍自己所有的衣服、抽屉,一共只找到三块五毛钱,还欠了妹妹一屁股债,总资产甚至是负数。
  怎么才能赚钱呢?
  一直到骑车送妹妹上学的路上,许逸阳还在脑子里琢磨着赚钱的事情。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
  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已经放寒假了,唯独初三、高三毕业班,到现在还在加课。
  许逸阳刚重生回来,也搞不清楚学校什么时候放寒假,不过估摸着应该就这几天了,总不能拖到年根去。
  除夕一过,对大部分市民和毕业班学生来说,到正月初七,这个年差不多就算是过完了。
  工作、生活、学习,也都开始回归正常模式。
  按照许逸阳上辈子的记忆,那时候妈妈就要出去卖菜了。
  这么说来,自己必须得在正月初七之前,想办法先赚一笔钱,否则,想拦住妈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满打满算,也就半个月的时间。
  眼下的自己,能靠什么赚钱呢?
  做生意?自己没有本钱;
  炒股票?也一样需要本钱啊;
  许逸阳上辈子也投过股市,对股市有一定的了解。
  今年5月19号开始,有一波历史大行情,史称5·19大行情,科技股、触网股纷纷大涨。
  印象中,当年5·19行情领头的股票名叫南洋实业,后来更名交大南洋、昂立教育,抓住它就能赚上一波。
  可是,自己现在连开户的钱都拿不出来,更别说股本了。
  学人家搞互联网?可自己要技术没技术,甚至连台电脑都没有;
  难道学人家去厂子里偷电缆?或者去建筑工地偷脚手架的卡子?
  不行!
  总不能为了赚钱,刚重生就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啊!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违法乱纪的事情,说什么都不能碰!
  想来想去,许逸阳发现,以自己这种穷光蛋的情况,只能做一些合法的无本买卖。
  所谓无本的买卖,也不是真的没有成本,只是不需要资金成本,但是相应的,要付出体力成本、脑力成本以及精力成本。
  而他因为没钱,可选的范围也不多,要么是出苦力,要么是卖服务。
  前者没什么想象空间,后者他倒是有些经验。
  他搞过培训学校,一步步做大成了知名的培训机构,然后又顺应互联网浪潮,全面转向线上、做起了一家大型在线教育平台。
  可以说,搞培训这套业务他轻车熟路,甚至还能算是个大师级的人物。
  别的不说,以他的英语水平,哪怕是给人当个家教补补课,也是绝对的绰绰有余。
  虽然许逸阳的中学数理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他的英语水平,在顾思佳十几年的调教下,加上在英语培训行业耳濡目染了十多年,确实有着极高的水准。
  一直到重生前的那天,他还在用全英语给自己的外教团队开会,创业十年,几乎每天都在被动的学习英语。
  所以,他的英语不但语法、句式、词汇量掌握的非常好,口语也相当标准,应该比这年代绝大部分的英语老师,都更专业。
  可是,想做家教也没那么容易。
  这年头经济形势不太好,哪个学校的主科老师,不在外面搞个培训班、赚点钱补贴家用?
  而且,哪个家长谁会请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中学生当家教?
  再加上绝大部分的家长是不懂英语的,许逸阳的英语确实很好,可谁会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