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创业时代 > 第四章 1999年

  许逸阳很想弄清楚自己所处的具体日期。
  他只能根据穿着,判断现在是在冬天,然后根据面前的课本,判断现在是高三的上学期。
  那应该就是1999年了。
  至于几月几号,他搞不清楚。
  回头看了看教室后方,后面黑板正上方挂着一块方形钟表,时间是上午10点30分。
  钟表下方的黑板报内,有一个高考的倒计时,用红色粉笔写着:距离高考,还有150天!
  许逸阳记得,1999年的高考,是在7月7号。
  如果想知道今天是几号,最好的办法就是从7月7号往前反推150天。
  不过,这个办法太麻烦了。
  最简单的办法,是直接问沈乐乐今天多少号。
  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把沈乐乐给得罪了,而且她也扭过头不看自己,许逸阳便放弃了问她的念头。
  于是,他找了个空的练习册,画了一个简单的日期表,然后开始从7月7号往前反推。
  沈乐乐见他在练习册上奋笔疾书,下意识用余光看了一眼,发现他竟然在画日历,而且还皱着眉头研究起来,便下意识的低声问道:“许逸阳,你不好好听课,画日历干什么?”
  许逸阳尴尬的说:“我想算算今天几号了……”
  “你……”沈乐乐顿时语塞,片刻后才白了他一眼,说:“真是服了你了,几号都能过忘,别算了,今天二月八号,星期一!”
  “噢……”许逸阳点了点头,急忙又问:“过年了吗?”
  沈乐乐更诧异了,盯着许逸阳看了几秒钟,确定他不是跟自己开玩笑,这才严肃的说道:“今天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你怎么糊涂成这样了?”
  许逸阳忙道:“刚才睡迷糊了,脑子乱的很……”
  沈乐乐似乎还带着几分愠怒,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还有五个月就高考了,你可不能这么浑浑噩噩的了!”
  “好的好的……”
  许逸阳慌忙点头。
  这时,他忽然想到,既然快高考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呃,自己有机会跟顾思佳上同一所大学?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能提前九年认识顾思佳,那可真是太圆满了……
  但他转念一想,顾思佳上的中海外国语学院,可是华夏最好的外国语大学,自己能考上吗?
  自己上辈子高考成绩也不差,但关键齐鲁是高考大省,高考分数线很高,自己上辈子拼了老力,也才考上了省城一所一本大学,距离中海外国语学院这样的全国重点大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想到这,许逸阳瞬间泄了气。
  上辈子都考不上中海外国语大学,现在时隔二十年,高中知识早忘完了,还只剩下五个月时间,拿什么考?
  而且最可怕的是,许逸阳学的是理科,数理化对系统知识的累积要求非常严格,高考可以说考的是初中、高中六年的基础。
  现在一切归零,想恶补也要从初一的知识点开始,五个月哪来得及?五年还差不多!
  中海外国语大学的综合排名,虽然在全国在50名开外,但因为专业排名很高,录取分数线貌似一直不低。
  眼下高考是标准分制度,想考中海外,满分900的标准分,少说也得810、820分以上才能保稳。
  想到这里,许逸阳心头一阵绝望,听说过谁数理化狗屁不通,半年还能考重点大学的?
  别说重点大学,大专怕是都够呛吧!
  ……
  一旁的沈乐乐原本很生许逸阳的气,可是,这半天悄悄观察许逸阳,她感觉许逸阳好像得了精神病。
  只见许逸阳一会傻笑、一会发呆、一会沮丧、甚至还悄悄抹眼泪。
  为什么一个男生会悄悄哭鼻子?
  她跟许逸阳同桌快一个学期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
  更离奇的是,这家伙竟然连今天是几月几号都忘了,甚至连过没过年都忘了?这也太奇怪了吧?莫非是受什么刺激了?
  沈乐乐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找个机会一问究竟,下课铃忽然响了起来。
  讲台上的张爱学收起教材,开口道:“好了,这节课就到这,下课!”
  沈乐乐急忙收回思绪,站起身来、朗声道:“起立。”
  许逸阳跟着全班同学站起身来,说了一声:“老师再见。”
  这时,张爱学冲许逸阳摆了摆手,道:“许逸阳,你跟我出来一下。”
  许逸阳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张爱学找自己,是不是为了刚才自己对沈乐乐做的事。
  他有些心虚的走出教室,张爱学正等在门口。
  见许逸阳出来,他面无表情的冲许逸阳招了招手,说:“走,去操场。”
  许逸阳点点头,跟在张爱学的身后。
  印象中,张爱学只有在学生犯错的时候,才会找学生去操场谈话。
  用他的话说,是不想在教师办公室里,当着其他老师训斥自己的学生。
  一方面给学生留点面子,另一方面也不想其他代课老师因此对学生有偏见。
  来到操场,四下里没什么人了,张爱学掏出烟卷,点燃一支,不冷不热的问许逸阳:“说吧,上课的时候跟沈乐乐是怎么回事?”
  许逸阳心里一紧,急忙掩饰道:“什么也没有啊张老师,你别听董礼胡说,这家伙一向撒谎成性。”
  张爱学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许逸阳,你刚才的演技很好,我估计全班同学都让你给骗过去了,连我都没看出什么破绽。”
  说到这,张爱学话锋一转,认真道:“但是有一点,你演技再好都遮掩不了。”
  许逸阳一脸错愕的看着张爱学,生怕他是故意诈自己,所以不敢答话。
  张爱学掸了掸烟灰,笑着说道:“董礼这孩子,品行是有点问题,有时候也确实喜欢捏造一些虚假的情况,到老师这里乱打小报告。”
  “但是!”
  张爱学说到这,加重语气道:“他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凡是他捏造的事情,他因为心虚的缘故,从来都是私底下跟我说,或者给我写纸条;而凡是有凭有据的事情,他这个人,比谁都理直气壮。”
  说着,张爱学停下脚步,扭身看着许逸阳,道:“刚才他当着全班同学告你的状,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如果不是真有这回事儿,他绝对不敢这么干。”
  许逸阳顿时傻了眼。
  他没想到,张爱学不是通过自己的演技来判断问题,而是从董礼的习性上,用辩证的方法,来证明董礼没问题、是自己有问题。
  还真是有些水平啊……
  而且,许逸阳也看得出,张爱学确实是个好老师,否则也不会对自己班上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做到了如指掌。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刚才在演戏,但却没有当众戳穿自己,这应该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眼看许逸阳无话可说,张爱学抽了口烟,道:“行了,说说吧,到底咋回事?我相信你小子的人品,公开耍流盲你肯定是不敢,你该不会真跟沈乐乐搞早恋吧?这么关键的时期,搞早恋那不是自毁前程吗?”
  说完这话,张爱学又摆了摆手,立刻推翻了自己刚才的判断:“不对,人家沈乐乐这么懂事,不可能在这时候早恋。更何况,我觉得她也看不上你。”
  “我……”许逸阳尴尬的咳嗽两声,不知如何回应。
  随即,他讪笑一声,道:“不瞒你说张老师,我刚才上课睡着了,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结婚了,结果我出了点意外,眼看要跟老婆分开,一激动就想抓住她,结果无意识的把沈乐乐的手给抓住了……就是这么回事。”
  张爱学顿时哑然,盯着许逸阳看了半晌,直觉他这次没有撒谎,才无奈叹了口气,说:“记得私底下一定要跟沈乐乐道个歉!”
  许逸阳急忙说:“我已经跟她道过歉了。”
  “嗯。”张爱学点了点头,问:“你知不知道,这学期我为什么安排你跟沈乐乐坐同桌?”
  许逸阳摇了摇头。
  张爱学看着他,认真的说:“沈乐乐每一次考试,成绩都稳坐全年级第一,是咱们学校今年冲击清华的尖子生,高三这个关键年,你跟她坐同桌,对你的好处很大。”
  “尤其是你英语偏科厉害,人家沈乐乐参加英语竞赛拿过省里的名次,你更要好好把握机会。”
  说着,张爱学又道:“我回头会给董礼换个位置,让他离你们俩远一点,你以后尽量别再跟他有什么冲突,要以学习为重!”
  许逸阳心里感动,急忙说:“我知道了张老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