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有一幅山河社稷图 > 第42章 他很优秀

  “来夏总,我敬你一杯!”
  中午,江河带着儿子江祁,请夏均山吃饭,包间里,江河一脸敬意的端着酒杯,向夏均山敬酒。
  “江总客气了。”夏均山端过酒杯,简单的客气了一句。
  敬完之后,江河又对江祁说道:“江祁,你也敬夏总一杯,夏总可是咱们江家的大恩人啊,这次给我们江家投资了两个亿,咱们得永远记住夏总的恩情。”
  这次,夏均山向江河投资两个亿之后,让江河一下子就蹿了起来,立马就接着开了两个楼盘,所以他才激动的请夏均山过来吃个饭,以表感谢。
  “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只要你们按着我说的去做,以后会得到更多的好处。”夏均山摆了摆手。
  这时候,江祁端着酒杯,弯着腰站起来:“夏总,您跟我爸年纪相仿,我是晚辈,干脆就叫您一声叔叔,请夏叔叔放心,以后我们家,一定会跟随着您的脚步,等我毕业之后,我也会好好的跟在夏叔叔身边,充当您的左膀右臂。”
  “先坐!”
  对于江祁的敬酒,夏均山只是端了一下杯子,意思了一下,并没有喝酒,毕竟在他的眼里,不是谁都有资格敬他酒的,而且要不是看在江祁会说话的份上,他连杯子都不会端,这已经算很给江祁面子了。
  让江祁坐下后,说道:“你很会说话,以后就跟着你爸,好好学一些经验,出来也会少吃一些亏。”
  “谢谢夏叔叔的教导。”江祁立马道谢。
  这时,江河突然提起道:“对了夏总,目前好像就只有齐家,和那个开安保公司的吴宏,还在跟你唱反调啊。”
  提起齐家和吴宏,夏均山的脸上,就泛起了一抹冷色:“呵呵,齐家毕竟是蓉城的大家族,他们可能是不甘心就这样,向我低头吧,至于那个吴宏,是齐雄的朋友,站在一条战线上,倒也正常。”
  江河眉毛一挑:“不过我刚听说,齐家好像已经放弃他们的那些产业了,难道他们就没有找你谈谈?”
  “估计他们是想静观其变吧,想看我这边发展完之后,他们就会试着从夹缝中去求生存,呵呵,但是他们太小瞧我夏均山了,一但等我完全发展起来,他们是不可能有生存机会的。”
  夏均山得意的分析了一下齐家的做法。
  在他看来,齐家现在突然放弃了所有的产业,肯定是在等自己,在蓉城发展完了之后,他们就会去捡那些还能够赚钱的产业,再慢慢的站起来。
  不过以夏均山的性格,他既然会在蓉城砸这么多钱,强势的出手,那么是肯定,不会给齐家一点活路的。
  他并不是非要针对齐家,而是,他之前见齐家是这边的大家族,连丁家都能吃下,所以他也对齐家,很有兴趣,才会主动来找齐雄,谈合作的事情。
  可是齐雄和萧然却拒绝了,这让夏均山感觉被萧然和齐雄打了脸,所以他现在才会想把齐家,逼到绝路上去。
  他就是要让萧然和齐雄看看,他夏均山来这里,并不是想拉拢他们齐家,而自己有着可以让齐家,无法生存下去的实力。
  “哈哈,夏总就是霸气,放眼整个蓉城,谁还有夏总的这份气魄?他齐家不识抬举,那也是活该的。”
  听到夏均山这样的话,江河就大笑了一声,拍起了马屁。
  不过他也有一种很解气的感觉,之前,他们江家,是完全不敢去得罪齐家这种大家族,可现在就反过来了,攀上了夏均山,以后可以轻松的把齐家,踩在脚底下。
  “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就会齐家,彻底完蛋!”夏均山很自信的说了一句,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
  ……
  学校,萧然中午下课,就往教学楼下走来。
  昨天,他答应过夏柔,要给她一半千年奇楠,现在到了他们约定的时间。
  楼下,果然看到夏柔,已经等着他了。
  “不好意思,刚下课,让你久等了。”萧然走过去,招呼道。
  “我也刚来呢,麻烦你了。”夏柔淡淡的笑着说道。
  中午,阳光明媚,照在夏柔的身上,比起昨天晚上,看得更清楚了。
  她的嘴角处,笑起来的时候,有一对浅浅的酒窝,薄薄的红唇轻抿着,刚齐肩的中短发,挡住了两边的耳垂,那双如星辰的眸子中,映着萧然的影子。
  她看上去,并没有惊艳的感觉,但却给人一种越耐看的清纯感,就如那清晨,带着露珠,刚从花蕾中绽开的百合,不知觉中,萧然居然看得有些发愣。
  也许,是他又想到了六年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吧!
  “奇楠……带来了吗?”
  见萧然一直在看自己,她的脸微微一红,开口打破了尴尬。
  “哦,带来了!”
  萧然这才回过神,今天他特意带了一个背包,立马从包里,取出了近半尺长的千年奇楠,这一半,他给夏柔,而另一半,他还是打算,之后做成饰品,送给小姑三人,刚好够。
  “上午我问了一下,这东西也没明面上的价格,你随便拿一两万就行了。”
  其实萧然并没有询问过沈莫,他只是随便说的一个价格,毕竟他又不是真要收夏柔的钱,只是让夏柔拿点钱,让她心里好受一些吧。
  夏柔自然明白萧然的意思,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手机,说道:“跟着我爸,多少也懂一些,这种难得的千年奇楠,是有价无市的,而且你这一节,至少都有十五公分,如果是拍卖的话,我估计应该能拍到五千万,甚至往上,所以……我给你转五千万吧。”
  “太多了,我也用不了。”
  萧然没想到,她居然懂这玩意的价格,本来他只是想让夏柔意思一下就行,却没料到,她居然要拿市价给自己。
  “卡号给我吧!”
  夏柔并没有接他这句话,而是非常直接的向他要卡号,毕竟数额庞大,哪怕她开通了特殊权限,但也必须要用萧然的卡,才能转。
  “行吧!”
  看到她这执着的模样,萧然没有再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一瞬间,他的心里,居然痛了一下。
  已经,完全成为陌生人了吗?这一节奇楠,只不过是一场,市场的交易吗?
  带着无奈的心情,两人完成了转账,这五千万,反而成为了萧然心里的一把刀,在割着他的心。
  “他……很幸运!”
  转好之后,萧然突然说了一句。
  夏柔明白萧然这话,指的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和她订婚的那个男人,很幸运。
  但夏柔却摇了摇头:“切确的说,应该……是我们夏家幸运吧!”
  这话让萧然愣了一下,让他们夏家幸运?为什么不是她本人幸运呢?
  “可以说说,他是做什么的吗?”
  这一切,本不再关他的事,但萧然还是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他很想知道,那个男的,到底有多优秀,能够让夏柔,放弃自己六年的爱。
  “出去走走吧!”
  意外的是,夏柔居然约萧然,出去走走。
  两人,并着肩,缓缓的向校外走去。
  谁也没注意到,在萧然他们的教学楼下,正有一人,静静的看着他们离开。
  她,正是这几天,一直没来找过萧然的吴双儿,今天,她终于过来找萧然了,可是,她却在楼下,看到萧然,跟夏柔在一起,而且两人还往校外走去了。
  吴双儿站在楼下,有发些呆……
  “用优秀来形容他,有些不适合,应该用后起之秀,来形容他比较贴切一点!”走出校门之后,夏柔就说了一句。
  “看来,我已经输给了他!”
  虽然夏柔没有说那人是做什么的,但萧然明白,仅是从他能够跟夏柔订婚这一点,自己就输了,输得很彻底。
  “萧然,忘了我吧,我……不值得再被你去爱,我的命运,你可能永远无法去理解。”
  夏柔苦笑着说了一句,她的眸子中,带着一抹无奈,只是萧然没有注意到罢了。
  她,不是不珍惜和萧然的感情,而是,她没办法去选择,或者是说,她没得选。
  “我能,见见他吗?”
  萧然问道。
  夏柔愣了一会,随后说道:“下个月,也就是我们放暑假的时候,他会回来,有机会再说吧,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见他的好。”
  “是怕我在他面前,太过于低微,伤到我的自尊心吗?”
  萧然读懂了她这话的意思,笑着问道。
  夏柔没有说话。
  没错,那个人太优秀了,萧然在他面前,真的是太渺小,为什么要见面呢?这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只是,她没有说出来,有些话说出来,更伤人,在她的心底,还是不愿意看到萧然受伤。
  但,萧然却懂她的意思。
  “那我就更要见他一面了,我想亲自问问他,是怎么做到,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
  萧然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没有回学校,而是往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