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 152章.唱响喀秋莎吧!

  “发射。”
  乔桥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分外明显。
  “发射。”
  佐佐木遥重复了一遍。
  “发射。”
  几位巫女重复道。
  发射按钮被按下。
  嗖——
  感受到剧烈的震动,一枚枚火箭弹从面包车后方的导轨处被发射出去。
  如同最绚烂的焰火坠落大地。
  十六枚火箭弹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内尽数发射出去,奏响了一曲美妙的和弦。
  迫击炮的炮弹随后发射。
  沉重的炮弹划过一个抛物线,落到了那三间屋子的正上方。
  怪异大军似乎没有觉察到这一切。
  一个意识在这些怪异之间苏醒。
  它来自远古,人类都尚未出现,就连大地都还只有一块的年代。
  在那个时候,它们并不被称为妖怪。
  它们是主宰,主宰着天空,大地,和海洋。
  但后来,伴随着与它同等的存在越来越多,纷争也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它输了,连带着自己的眷族,尽数被封印在山川之下。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就连石头都快要腐朽。
  它听到了呼唤。
  封印被松动,它千万的肢体撬动了那微小的洞口,试图回归到这个世界上。
  告诉其他存在,谁才是世界的主宰。
  它见到了这个世界现在的生物。
  躯体脆弱不堪,精神也极端虚弱,对它来说,这些小家伙就像是虫豸一般,微不足道。
  去吞噬吧,我的子嗣们。
  去毁灭一切吧,我的子嗣们。
  当我归来之时,世界将为之颤抖。
  它正在努力穿越那尚未完全打开的封印之时。
  天空中飞来了一些东西。
  它甚至不用看就能知道那是什么。
  不过是一些矿石的聚合体而已。
  这种程度的攻击,连挠痒都算不上。
  它没有在意。
  直到,第一枚火箭弹落在参天的巨树上。
  高能炸药一瞬间被引信触发。
  足以融化钢铁的高温顷刻间吞没了那一棵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树,火焰将其化为一根燃烧着的火柱,火箭弹的破片也点燃了附近的房屋,一时间,整棵大树摇摇欲坠。
  十六发火箭弹,几乎将半数以上的树木点燃。
  连同位于大树附近的怪异们。
  嘭——
  下一刻,迫击炮的炮弹击中了三间房屋,木制结构,本就已经残破不堪的屋子转眼间就化为了废墟。
  爆炸云直冲天际,遮蔽了视线。
  ?
  它愣住了。
  刚才这是什么?
  为什么普通的矿石,竟然拥有如此强的破坏力?
  虽然自己毁灭这些树木也是易如反掌,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那么弱小的存在,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它不明白。
  它们花费了无数的时光进化出尖锐的牙齿和厚实的鳞片,坚固的骨头,强壮的肌肉,完全适应高温与寒冷,天空与深海的身体。
  而这些家伙?
  轻轻一碰就会散架的身体,无法承受高温,也没办法耐受寒冷,不会飞行,更潜入不了深海,只能在贫瘠的大地上行走的存在。
  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力量?
  它不知道。
  第二轮射击已经到来。
  它挥动自己还能活动的触须,试图阻挡,它号召自己的眷族,全力保护剩下的树木。
  但都没有用。
  比熔岩更加灼热的火焰伴随着灵力,将它的眷族吞没,将树木焚烧,将它最后的希望毁灭。
  从存在以来,第一次,它产生了恐惧的感情。
  那并不是对眼前这些脆弱存在的恐惧,而是对未知的恐惧。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
  这么多时光过去,就连如此弱小的存在都已经拥有了那样恐怖,而且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
  那么其他呢?
  自己过去的敌人呢?
  此刻的它,就像一个刚刚从小房间里走出来,接触到整个世界的孩子。
  看着陷入火海的整个村庄。
  看着因为失去了灵力的灌注而逐渐关闭的通道。
  它选择了回到封印之中。
  比起外面,还是这里面更舒服,安全。
  反正已经被关了这么久了,多关一段时间,也没关系。
  它如此想到。
  缩回了所有的触须。
  最后,它看了一眼通道外面的世界。
  月亮照耀世界,无论经历多少时光,依旧不变。
  隐约之中,它似乎听到了歌声。
  虽然它并不懂其他生物的语言,但本身悠长的岁月还是让它能够理解歌词的含义。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那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
  一段时间之前。
  鸭川河畔。
  梨木神社。
  神官们忙碌行走,根本无暇他顾。
  一个身影出现在神社的门口。
  就像其他享受盂兰盆节的游客一样,他看起来平平无奇,根本无法引起他人的注意。
  他深深看了一眼梨木神社,随即身影消失在人海中。
  下一刻,梨木神社的旁边。
  他再度出现。
  是的,他的目标,并不是梨木神社,而是神社旁边的京都御所。
  这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建筑,在整个京都都在为五山送火而欢呼的时候,依旧静静躺在这里。
  上百道结界,各种侦测阴气,灵力,妖怪的法阵都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如探囊取物一般,他来到了御所的正中央的大殿内。
  视线扫过奢华而具有历史气息的装饰物。
  他很轻松地,从其中取出了一颗灰白而透明的,如同玉雕的珠子。
  月光下,这珠子显出令人迷醉的光芒。
  嗖——
  他立刻消失,就连脚印都没有留下。
  鸭川河畔,人来人往。
  他看了一眼东北方向。
  比叡山似乎传来了一些震动。
  不过与此同时,天空中也绽放起了烟花。
  没有人能够觉察到异动。
  “终于开始了么,看来那群家伙也并非完全一无是处。”
  他笑了笑,忽然,面前的一家稀松平常的屋台拉面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刻当然没有客人在店里就餐。
  老板站在门口,手上还拿着一根烟。
  他看了看那老板。
  顷刻间。
  周围一切喧闹声远去。
  繁华的城市,就如同画在画布上的景色一般,扁平而缺乏立体感。
  他感到思维一阵迟滞。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像一张纸一般,被无形的手折叠起来,化为了一个纸鹤,落入老板的掌心。
  “嗯?”
  但老板看了看纸鹤,却微微皱眉。
  纸鹤顿时瓦解,只有如同碎石粉末一般的残渣,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