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许家三少 > 第十五章 恶心的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也算不上一大早,他们火锅店十点上班,此时已经九点四十了。
  可以说是阳光正浓,秋风刚好。
  许秋林的宿舍离店里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如果不是因为他要开门,他能睡到九点五十。
  饶是如此,他到店里时,依然是第一人。
  打了卡,许秋林来到打锅间,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放水、烧汤、烧油、开油烟机。
  许秋林对自己的工作是有规划的,虽然每天闲不下来,但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就算偶尔出现一些意外情况,他也能够及时抢救回来。
  至少,他在这家火锅店大半年了,从来没有让老板操过什么心,所以他能得到老板的认可。
  当然,他的能力可不仅仅如此,但他却很少表现出工作范围以外的能力,典型的咸鱼心态。
  “嗨,许师傅忙不忙?”
  许秋林正准备切黄瓜片的时候,顷勇突然来到打锅间,冒出了这么一句。
  昨晚,老板已经给他安排了任务,看来他是准备找许秋林谈谈了。
  许秋林被他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本来对他就没什么好印象,这下就更差了。
  “你脑子有包嘛!吓老子一跳。”直接爆出粗口,故意挑衅他,反正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没必要还隐藏自己的性格。
  “额……sorry,我来,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顷勇直接道歉。
  这倒是让许秋林没有想到,他这么自大的人居然会放下高傲的身份来心平气和的和他谈。
  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还用想,肯定是老板给他施加压力了。
  于是,对他更没什么好感了。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许秋林就是这种吃软不吃硬,性格注定如此,哪怕在如何讨厌顷勇,他此时也不好意思继续怼他了。
  不怼他归不怼他,并不代表他会顺了他的意。
  “我在忙,谢谢。”能做到委婉拒绝,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谁知顷勇却丝毫不介意,还面带笑容的说道:“那等你忙完,咱们聊聊,我也为之间的误会表示道歉,我相信许哥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吧!”
  我去,无耻,太无耻了,居然如此死皮赖脸的纠缠。
  但这确实就是他许秋林的软肋。
  看到他的笑容,许秋林就像是一口浓痰卡在喉咙里,咳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但他还拿这恶心没有任何办法。
  他不怕别人质疑他、挑衅他、巴结他甚至殴打他,质疑他,他可以很不屑的不去解释;挑衅他,他也可以无动于衷或是直接怒怼;巴结他,他可以听着就好,不做回应;殴打他,他可以躺在地上敲诈。
  但唯独拿别人不咸不淡的纠缠没有丝毫办法。
  他不喜欢给别人留下嚼他舌根的把柄。
  许秋林虽然做事讲究顺心而为,但做这些事之前,他总要找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此时的顷勇,这样的态度,他还真的没有办法拒绝。
  而且,顷勇还给他带了很大的高帽。
  如果是以讽刺的方式去带这高帽,许秋林当然也会硬起,但他偏偏放低了姿态。
  “行吧!等我有空找你。现在再见。”许秋林下了逐客令。
  ……
  等顷勇走后,许秋林恨不得一拳打在墙上,太TMD恶心了。
  许秋林犹如吃了大便一般,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MD,谁他么的在背后搞我,居然把我的弱点告诉那撒刁。”
  “也不对啊,我的这个弱点也从来没在人前展露过啊,难道是他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许秋林越想越不对劲,他来到龙凤坡大半年,从来没和别人闹过矛盾,平时都是嘻嘻哈哈的,他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从来都没有展露过自己真正的性格。
  对于塑造人物性格,他把控的很好。
  “看来,真的被他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草。我该怎么应对?绝对不能让他看出来这是我的弱点。”许秋林陷入了深思。
  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凡事都有方式方法,弱点不能解决,但是可以躲避,只要方法合理,就不会让别人看出这是他的弱点。
  “如果我是顷勇,在面对老板给的压力,如怎么解决?”
  “老板想留下我,那我就解决这个问题,在已经和我闹翻的情况下,又该如何让我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呢?”
  “特么的,绝对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选择死皮赖脸的纠缠,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看来他还是有点本事的。”
  认真思考过后,许秋林对顷勇的能力给予了肯定。
  “伸手不打笑脸人,拒绝肯定不行,那么只能拖了,不是要找我谈嘛,那我就和你谈,但是等我有空再说,如果这样做,我的弱点应该不会被发现。”
  ‘啪’,许秋林打了一个响指,喉咙里的浓痰就这样彻底消失。
  你不是无耻嘛,死皮赖脸的硬是想和我谈,那我就以没时间为理由,我看你怎么谈。
  “很任性相爱过,很任性的执着,很任性的以为自己,放手时很洒脱,很任性流眼泪,很任性的哭着,很任性的拥抱有多难得。”哼着千百顺的这首很任性,许秋林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正在此时,陈福亮走进了打锅间。
  “刚才那撒比找你干什么?”
  “估计是老板知道我辞职了,找他来劝我留下吧!”
  “哦?他怎么说的?”陈福亮问道。
  “给我道了个歉,让我和他聊聊,我说忙,等有空再说。反正我也闲不了,不用管他。对了,你辞职信交了没?”
  “等15号发工资再交,我和小余都写好了。”
  “嗯。”许秋林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他们两个写好了,毕竟他亲自教的。
  至于,他们为何选择15号再交,许秋林也是心知肚明。
  穷啊,他们毕竟年轻,都是月光族,15号发工资,还没到次月1号就用完了,如果真的1号辞职,就算省着用,他们也会很被动,花呗还是需要还的。。
  刚发工资就不存在这种情况了,起码半个月之内,金钱方面没有任何压力,找工作自然就放的开,不会迁就。
  一句古语:没钱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