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星帝学神戏都市 > 第204章 时光倒流
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心寒齿冷了。
  再者,他们也惊骇于那金系异能者的死状,如果此时上去认领尸体,绝对会招来那恐怖的袭击。
  也会被先被金属流穿成筛子,再变成一堆烂泥。
  陆家众女的哭声惊天动地,很多女孩一边哭一边还回头来仇恨地望着他们,家族子弟们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少年是如何让这么多女孩倾心到如此地步。
  蓝娇龙忽然迈步朝家族子弟聚集的地方走过来,指着那一堆肉泥大声喝问:“这个人是哪个家族的?”
  众人低头无语,蓝度向龙族领队瞧了一眼,也没有做声,因为看姑母那森然的眼神,分明是要家族之人陪葬的啊!
  “你们不说话,我就要你们所有人都死!”蓝娇龙的眼睛都红了。
  蓝娇龙身体一凝,双手手指如花儿一样慢慢张开,众人忽然感到浑身汗毛倒立,听到铁锨摩擦沙子的刺耳声音,好像有无数的刀锋从地里面升起。
  蓝度知道,作为五星强者的姑姑确实有屠杀众人的威能,到了她这个阶位,三星之下的人海战术,对她已经形不成任何威胁,她绝对可以一面倒的碾压。
  何况他们这一千多人,三星强者并没有多少,最多的无非是刚刚觉醒的菜鸟而已。
  所以他急忙大喊:“姑姑且慢!”
  蓝娇龙森然的目光转向他,一言不发。蓝度急切道:“家族之中有败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罪,姑姑您三思啊!”
  “那你告诉我,杀我儿子的属于哪个家族?”
  蓝度知道自己一站出来就是个天大的麻烦,如今果不其然,但是事情逼到头上,他作为家族委员会的主持者,也不能逃避。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说那人属于龙族,蓝娇龙就会对他们痛下杀手,绝对不会有任何容情。
  那么蓝族与龙族此后必定成为世仇,从而引发华国的政治地震。
  蓝度向来办事从容,姿态优雅,可这一次可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额头迅速沁出汗珠。
  “此人是我龙族的死士!但他出手杀人并不是出于我的授意,当然您肯定不会相信。我们龙族家族子弟在神龙架一共152人,如果您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为您的儿子陪葬的话,我也无话可说!”龙族领队忽然站出来惨然说道。
  蓝度感激地望了他一眼。说道;“我可以作证,那三星强者并不性龙,与龙族没有血缘关系,龙领队也不能命令他做这样的事,还请姑姑饶过他们!”
  “蓝度,死的可是你的表弟!你还为他们求情,哼!我不将你们全部杀死,已经留情了,你给我退下!”蓝娇龙喝道。
  蓝娇龙说完,两手一提,地上密密麻麻的刀锋忽然震颤起来,嗡嗡啸鸣,众人都能感受到那蓄势待发的巨大动能,一旦射出将无坚不摧。
  “你们龙族的人若有种,若不愿拖累别人,最好自己站出来集中在一起!”蓝娇龙喝道:“否则,玉石俱焚!”
  龙领队仰天无语半天,身体不住颤抖,五星金系异能的威力,他自知哪怕倾现场龙族一百多人之力,也不过是鸡蛋碰石头而已。
  刹那之间他也想到了很多种方案,但是眼看着那刀锋竟然能从地上升起,所有人的脚下都布满,一抬腿一落脚就会踩到刀尖上,什么方案似乎都是一个笑话。
  所以他忽然喝道:“所有龙族之人,出列!”
  他喊完之后,刀锋忽然缩回地下,显然是蓝娇龙为了方便他们的移动才将其隐藏的。
  但是,龙族之人并不是全部都想龙领队那样英雄,要让他们所有人主动站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龙领队不得不又打又骂的将他们从人丛中揪出来,很多人都吓得浑身哆嗦,站都站不稳了。
  当龙族之人终于被龙领队归拢到一起时,他们的哭喊声更是惊天动地。有几个意志薄弱的甚至直接向蓝娇龙跪下来乞求饶命。
  可是蓝娇龙根本不为所动,地上的刀锋再次的升起,所有的刀尖都指向龙族一百多人的方阵。
  大家都知道,这么多的刀,一旦射出,龙族一百多人的死状恐怕也与那个被切成肉泥的三星强者好不了多少。
  刀尖颤抖刀光闪动,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巨蟒已经死去的巨大身躯忽然慢慢合拢,当它重新恢复原来的形态,甚至又张开了巨大的嘴巴时,龙族的人居然感到一阵轻松。
  因为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于难,死在刀下与死在巨蟒腹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巨蟒又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啸鸣:咻!
  可是这次啸鸣之后,并没有贴地而来的飓风,而是出现了一个星光大道,那璀璨的光芒耀眼欲盲。
  这条星光大道以巨蟒的姿态狂卷而来,将所有人吞入其中。大家顿时感到天旋地转,晕眩的同时却感到无比的愉悦,,身体被瀑布般倾斜的光华不住冲刷,犹如醍醐灌顶。
  陆无忌忽然听到母亲的呼唤:“无忌,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他循声找去,绕过一棵根须垂挂的巨大榕树,看到一个林间的盆地,盆地四周鲜花烂漫,盆地中央堆满了花瓣,清香四溢,熏人欲醉。
  但是他还是没有看到妈妈在哪儿,他进入盆地,踏入花瓣堆积的海洋之中,一下子被鲜花淹没,他像在水中游泳一般,双手分开花瓣,身体挤过,向前艰难前行。
  “无忌,妈妈在这儿,快来!”
  陆无忌透过无数花瓣的缝隙,看到妈妈就站在花海的对岸,这个时候,母亲才二十几岁,穿着花一样的衣服,美丽非凡,她得笑容也像花儿一样绽放。
  可是当他努力抵达喷对边缘,大喊着妈妈。伸手让她将自己拉上去的时候,却出现了父亲充满嘲讽的面容。
  父亲这时候也不到三十岁,非常英俊,但是他的笑容却饱含着玩世不恭的意味,他的嘴角还噙着一根草茎。
  他将陆无忌一把拉了上去,然后振臂一挥,又将他扔入花海。然后站在那里哈哈大笑。
  陆无忌才七八岁的年龄,他小小的身躯在花中挣扎了好久才重新站稳。花儿柔软,他并没有受伤,却很不解父亲这样的举动,他知道父亲在跟他闹着玩,但是他却感到父亲很危险,闹着玩也有可能将自己玩死。
  而自己与母亲疯的时候,就像刚才在森林里捉迷藏那样,他就只感到快乐无忧,感到非常安全。
  他站在花海中央,看着父亲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重新向他走去,他料到即便是走到他身边,还是会被他掂起来一把扔回来的。
  他忽然发怒了,不住地在花海中拳打脚踢,同时大叫道:“你滚开,我不给你玩,我要妈妈!”
  奇怪的是,花儿忽然全部向他身体中涌来,好像他浑身都长满了嘴,在不住快速吞噬这些花儿一样。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忽然被花儿塞满,自己的整个身体里面充溢着花香,他忽然沉醉了,身体轻轻飘了起来,他觉得有另一个自己从这身躯中出来了,并在半空中俯视着自己。
  他看到很多女人围着自己哭喊,然后看到自己胸前一缕鲜血飙出,一把长剑突然刺入胸口,无数人像向日葵一样仰视着自己。
  自己拖着巨剑从被剖开的巨蟒嘴中走出;
  自己用巨剑挑开白色蚕茧,露出里面奄奄一息的人……
  京都西山地下作战室之中,液晶大屏幕上忽然什么景象都消失了,天眼系统好像出了故障,只有白色光芒像飞逝而过的流水一样不住划过。
  “这是怎么回事?”陈族长向负责人发出严肃的责问声。
  屏幕左下角出现一个小屏幕,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恭谨地说道:“神龙架中可能出现了某种超自然事件,天眼系统被反向干扰,因此捕捉不到画面。”
  “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叶族长问道。
  那负责人扶了扶眼镜,沉吟道:“系统通过计算与推演,给出了一个可能性答案:时光倒流!
  “开什么玩笑!”陈族长拍案而起,怒道:“你们找不到原因,就用这样的荒唐的理由来敷衍吗?”
  家族子弟们那边也是翁的一声,发出轻笑。
  “对不起首长,这是系统给出的答案,是根据这几天的海量数据计算得出的结论,我们研究人员还不具备这种计算能力。”负责人颇为抱歉地说。
  “静观其变吧!”叶族长说道。
  “静观什么啊?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好不好?”陈族长很是懊恼地说。
  叶族长点点头,对那屏幕中的负责人说道:“其实刚才的画面我没有怎么看明白,因为红外影像给出的只是一个大略的图形,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能给我们详细解说一下吗?”
  “根据我们的分析,就是一直被我们高度关注的少年,用巨剑劈开了那个怪物,救出了被怪物吞噬的家族子弟,但是当他返回来时,却被一个空间异能者与金属异能者合谋暗杀,然后画面就突然中断了!”负责人声音冷静,叙述时似乎不带任何个人情感。
  陈族长与叶族长以及家族子弟们都通过红外呈像看到了怪物与人们搏斗的场面,心中隐约也推算出了事情的大致样态,然而被负责人这么公然地说出来,心中都觉得有点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