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破败赘婿 > 第六十八章 于霜,紫竹劫主

  至尊山旁脉一座小山的峰顶殿里,某位着贵衣的男人不可置信的嘶吼。
  “秦晓梦,是我的,必须是我的,敢跟我抢女人,小白脸,你必死,得让梦梦对你失望透顶,你再死。”
  那道人影,捏紧拳头,咬牙切齿。
  “大人,接下来怎么做?”
  “传播李尚杀人的消息出去,李尚若不死,全秦宗的女人,都会被他祸害,他这人会使用妖术!全秦宗抵制是第一步,下一步,我想这些烂七八糟的事情的脑子有限,你容我再想想。”
  那道人影摆手,喝退属下。
  “雷少爷。”
  原本自秦晓梦院中“伤心”退走的青袍中年人,来到了这座殿里。
  “武痴,你没有尽全力。”
  贵衣男子目光炯炯。
  “冤枉陷害本就不该是君子所为。”
  “你不想救治你妹妹了么?酬劳加一倍,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切要达到我要的那种效果。”
  贵衣男子扔了一枚戒指出去,武痴接住,他沉沉点头道:“拿钱办事,我会尽这些钱之力,而且,我不会做任何伤害师妹的事情。”
  “靠!!!”
  待武痴走后,贵衣男子暴力的踹碎了一边的巨鼎。
  “啪啦”
  他脸上的金色面具落下,现出他那腐烂成黑色隐隐有雷电光芒闪烁的半张脸。
  ……
  武痴出殿后,思索了一会儿,他又有了主意。
  “若人死了,不就一了百了。”
  想到李尚那副嘲讽人的模样,武痴阴森冷笑。
  ……
  “昨晚当真没有动静,一丝奇怪的动静都没有?”
  秦晓梦的院落,已然开始了查案。
  秦晓梦问向老妪。
  老妪们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我等一直在公子的房门前侯着,从未离开半步,确实是没有发现异常。”
  “对方比她们强上非常之多。”
  李尚下定论道,“而且,昨晚我睡得特别沉,应该还下了致人昏睡的药物。”
  “李尚,我在阿玛丽的脖子上发现了牙印!”
  于国公主惊呼道。
  秦晓梦等人闻言一同过去了,确是在死去的已经僵硬的阿玛丽脖颈上发现了两个牙印,像是蛇咬的圆印。
  “是邪修血鬼!”
  “邪修血鬼?它们不是都被诛灭掉了吗?”
  于国公主疑惑道。
  “漏网之鱼,估计,这与战神宗脱不了干系,好个战神宗,竟然连挑拨离间的手段都用上了,李尚,在上至尊山之前,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秦晓梦下了决定。
  现在,她姐竟不在至尊山,那她就要肩负起保护李尚的重任了。
  宗内的针对,是小事儿。
  她怕的是,战神宗的袭杀!
  秦晓梦没有意识到的是,宗内的针对,已然不是小事儿,它在发酵,愈演愈烈。
  “晓梦,你且上山来,我有事要同你说。”
  听到传音,秦晓梦脸色一变,李尚现在是不能上山的,没有宗门的认证,秦宗的护宗大阵是有进无退的无尽石梯,哪怕强大修炼者,也会走到元力耗尽血肉干沽而死。
  有一,便有有二的可能性,将李尚放在院子里,她不放心。
  “于国公主,先让李尚在你那待一会儿好吗?”
  于国公主:“这……不太好吧。”
  “虽然不是李尚杀的你的贴身婢女,但她的死也跟李尚脱不了关系,你就先拿他当牛做马,我上宗门一趟,等我回来赔你一个婢女,再带走他。”
  “那好。”于国公主应了下来。
  “秦晓梦,你要是安顿不好我,没能力保护我,我可就去抱别的大腿了,我不会死留在你身边的。”
  李尚皱眉道。
  他来,是秦宗的诱惑,是想成为修炼者。
  而不是为了卷进秦晓梦身边这些麻烦中而来的。
  李尚看得出来,因为秦晓梦这该死的魅力,还会蹦出来一堆牛鬼蛇神的聊次自己。
  “秦宗,你进得。”
  秦晓梦复杂的看了李尚一眼,算是给出承诺,她化作一抹流光,瞬间就出了院子。
  “我名于霜。”
  于国公主于霜道。
  同时,他一招手,她随行的于国兵士抬走了于霜口中的贴身婢女阿玛丽。
  “李尚。”
  或许是因为站的位置高了,在老家地球的时候,李尚也认识、见过几个漂亮妹子,这在秦皇大陆这个世界,好看的妹子扎堆了。
  不过如今李尚也不是初来李尚了,面对长相惊艳的少女,他不会如初见赢无双那时候那般的失魂落魄了。
  “你很特别,你也是来参加明日的秦宗试炼么?”
  “是的,你也很特别——特别漂亮。”
  李尚咧嘴。
  “走吧,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你的。”
  于霜轻笑,走在了前面。
  至尊山旁脉。
  翠竹山。
  云雾缭绕的紫竹林中最大的那一方大殿中。
  “晓梦,你可知为师叫你过来何事?”
  “师傅,徒弟不知。”
  在师傅紫竹劫主面前,秦晓梦乖巧的像个老师面前的小学生,她面相温和,不再那等冰冷如仙。
  “你要带人上山,还要上我翠竹山。”
  “嘭!”
  身着紫色裙装的紫竹劫主拍了一下桌子,怒气横秋。
  千百年来,翠竹山传承几十代,从未有男性弟子的先例,就是宗主入山,也得提前叫人通禀。
  她这徒弟,竟是要带男人入山!
  那还了得?
  “师傅息怒,师傅息怒,您别急,我可以解释。”
  “你能有什么解释?男人本就是修炼一途中的最大毒药,你还想把这毒药带在身边?!”
  “不,不是这样的,李尚不是我的毒药,她是我姐姐的救命药!他的心血能救我姐。”
  眼看平日优雅端庄的师傅就要雷霆发怒,秦晓梦只好说出了实情来。
  “哦?”
  紫竹劫主语气缓和了几分,“当真?”
  “弟子不敢撒谎,若是留李尚在我门翠竹山,姐姐能多回来看看也说不定?师傅,不要生气啦,生气会长皱纹的,你看这个事情~”
  “那好,但你要好好约束那李尚,若是他敢在我翠竹钱山为非作歹,我切了他。”
  紫竹劫主面色认真作手刀状。
  秦晓梦小鸡啄米一般频频点头。
  “你,晓衣,两个小没良心,就想着往外跑,无事是不会登你们师傅这三宝殿的。”
  “今日你不要下山了,明日考核,你代表我翠竹山去选人,还有,前几天,你萧雷哥哥自无尽海回来了。”
  “弟子遵命。”。
  想到萧雷,紫竹劫主心中叹了口气。
  那人儿,本是与秦晓梦万般合适的,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