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强狂婿 > 第494章 怎么还打人家呢

  这些可都是他手下的人啊,早就安排好了要对付周天,却没想到这些人如此不中用!
  手下人都溜了,松岛信雄也有些慌了,在周天的面前没什么底气了。
  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害怕,仍然冷冷的瞪着周天【零零看书00kxs】,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
  周天看着这货此时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
  “松岛信雄,我刚才的话你听清楚没有啊?”
  周天冷笑着问松岛信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松岛信雄盯着周天问道。
  啪!
  周天甩手给了松岛信雄一个耳光,“我问你呢,刚才我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松岛信雄这个郁闷啊,想跟周天玩命,又打不过周天,手下人又这么不给力。
  “我听清楚了,我以后不会嚣张的……”
  松岛信雄极不情愿的说道,在心里恨不得把周天给杀了。
  “那你的两个儿子呢?你是不是得教育他们安分守己一点?”
  周天冷冷的一笑,问松岛信雄。
  “你认识我那两个儿子?”
  松岛信雄吃了一惊,他疑惑的看着周天,不知道周天怎么会认识他的两个儿子!
  要知道,松岛大郎确实在北川市,可松岛次郎,一直都没有呆在北川市啊。
  见松岛信雄这么疑惑,周天也不想跟他兜圈子,这时沉声说道:“你小儿子的手脚,是被我打断的,你大儿子的小腿,也是被我踢断的。”
  “你,你是周天!?”
  松岛信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他震惊极了。
  这几天,他都郁闷死了,得知两个儿子都是被一个叫周天的人给虐了,他都恨透周天了。
  不过他也没有轻举妄动,派人打听了一下周天的情况,他没敢贸然行动。
  因为他调查得很清楚,周天在北川市,很牛逼。
  以他松岛信雄的实力,虽然不至少怕了周天,但想动周天的话,也不是现在,得等从鸟国赶过来的人到了,他才能动手。
  可是没想到,周天竟突然闯到这来了,来到了他的面前。
  “没错,我是周天,你一定在找我吧?”
  周天淡淡的一笑,问面前的松岛信雄。
  “周天,你竟敢这样对待我的儿子。”
  松岛信雄冷酷的声音说道,他本想说周天死定了,却没敢说出口。
  “那是你儿子找虐,你如果找虐的话,也是那样的下场,明白吗?”
  周天拍了拍松岛信雄的脸蛋子,冷声说道。
  松岛信雄都快气炸了,周天的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
  “还有,刮花你车子的人,是我丈母娘,你以后别再去讹她了,没问题吧?”
  周天问松岛信雄。
  松岛信雄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嘴唇直哆嗦,他是气的!
  本来就恨周天,可是周天站在他的面前,他竟然不能把周天怎么样,而且还要被周天训,他都快憋屈死了。
  “周爷问你话呢,你哑巴啦?”
  小舟看不惯松岛信雄这副德性,大骂了一句后,过来就给了松岛信雄两巴掌。
  这这……
  松岛信雄都快崩溃了,以他的身份,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啊?
  “你要再装哑巴,我立马毙了你!”
  小舟把枪口对准了松岛信雄的脑袋,随时准备开火。
  可把松岛信雄吓坏了,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小舟不是在吓唬他,弄不好真会开枪的。
  “小舟,你怎么还打人家呢?”
  周天微微一笑。
  把松岛信雄气得白眼一翻,在心里对周天这个骂啊。
  心想周天还装上好人了,你刚才不也打我了吗?
  “我知道了周天先生,我不会再去骚扰你的丈母娘。”
  松岛信雄不情愿的说道。
  啪!
  小舟又给了松岛信雄一巴掌,“说话像蚊子嗡嗡似的,你没吃饱饭啊?”
  松岛信雄气得都快疯了,怕再挨打,只好大声的又重复了一遍。
  “你记住今天说的话,如果你不规矩点,我会让你滚出北川市的。”
  周天警告着松岛信雄,然后带着小舟离开了这里。
  在周天走后,松岛信雄气得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
  今天,是他这辈子最屈辱的一天了。
  本来都计划好要对付周天了,已经从鸟国调派人手了,可人手还没到,就被周天提前给收拾了一顿。
  拿出了手机,松岛信雄打了个电话,催促他请来的人再快点赶到北川市。
  ……
  从大正实业出来后,周天带着小舟回到了锦绣山庄。
  小舟他们在这个小区里,长期租着一套房子,随时保护李若雪的安全。
  现在情况不明,所以周天没让小舟他们撤,让他们在这里先住下,以防不测。
  毕竟周天事情多,不可能24小时守在李若雪的身边,老婆的安危,周天还是很上心的。
  一连两天,都没有什么动静。
  第三天早上,周天刚起来,就接到了巫酒的电话。
  “少爷,你最近是不是得罪鸟国人了?”
  巫酒在电话里,很严肃的问周天。
  周天听了一怔,他感觉得到,巫酒语气之中略显担忧。
  “是啊,收拾了几个鸟国败类。”
  周天说道。
  巫酒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我已经回北川市了,我们见面谈吧。”
  “好吧。”
  周天跟巫酒约定好了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凭着直觉,周天感觉到了,巫酒一定有重要的事要说。
  而且能让巫酒这么严肃认真对待的,一定不是小事。
  开着车,周天出了锦绣山庄,直奔和巫酒约定的地点。
  一家小茶馆,很是清净,巫酒早早的就等候在那里了。
  二楼的雅座,只有巫酒一人,在那里饮茶。
  看到周天来了,巫酒站起身,迎接周天。
  “坐吧。”
  周天摆了摆手,示意巫酒坐下。
  巫酒重新坐好后,他表情严峻的很。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周天喝了口茶后,问巫酒。
  “少爷,我接到最新情报,鸟国的浪人集团,已经赶到北川市了。”
  巫酒严肃的望着周天说道。
  浪人集团?
  周天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公司的名字,不过很快,巫酒就接着说道:“浪人集团,是鸟国的一个残暴的犯罪组织,我收到消息,他们这次赶到北川市,目标就是少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