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兰若蝉声 > 第七十五章 三忍皆传驱六兽 四岳何言属八荒 中
“哼,用腹语术配合驱兽术装神弄鬼。
  我看你才是班门弄斧!”
  抱大僓显然也是左道旁门的行家,
  他冷哼一声,避开虎䝙双形,双袖一甩,只听蓬蓬两声,瞬间卷起两道烟尘。
  兽类的嗅觉在雨天本就受到影响,忽然再受了那烟尘的干扰,就算是老虎这样的猫科也顿时没了方向。
  抱大僓身旁的机关师随意拼装了几个自走装置,扔在地上。
  抱大僓顺手卷了周围席上酒肉,裹在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织物里,挂在了那几只向没头苍蝇一样乱蹿的机关身上。
  肉香扑鼻,几只猛兽的注意力瞬间便被吸引了开去。
  抱大僓和那机关师的手法奇快,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就在那几名青衣人努力重新掌控六兽的当口,抱大僓和林公公已然动了!
  四熊拦路,
  黑熊壮,如山如峙,力拔山兮;
  灰罴凶,爪牙锋利,横扫千军;
  白貔萌,吞噬天地,嚼铁如泥;
  懒貅看似不好动,动则追风捕影!
  如此凶戾猛挚的一群恶兽,抱大僓却对它们不屑一顾,只是从怀中取出一个瓦罐,砸在地上。
  一股蜜香扑鼻,
  那本是大僓易容所用的蜂蜜,用来粘合补形都是上品,兼可养颜,对肌肤的刺激性极小。
  可是此物对四兽的刺激却是极大,尤其是那只懒貅,抢在三只呆头呆脑的兄弟移动前,蹭地就蹿了出去,伸出舌头拼命舔舐起来。
  那懒貅也没来得及大快朵颐,身后那只灰罴便一把将它扇开,企图独享美食。
  畜生终究是畜生,无论你将它们如何训练得通了人性,可是总避不开那些兽性的照门。
  四只巨兽为了一罐蜂蜜,抢在一处,打作一团。
  不过抱大僓为了眼前这次冲锋也是用光了浑身解数,
  毕竟他身上的家当有限,并没有什么取之不竭的百宝囊,如果不能迅速解决掉御兽者,那么他的这些投资就等于是白白打了水漂。
  抱大僓的剑很快,纯粹的快,按照虫二的标准,这绝对是刻苦训练和绝对专注的结果。
  他的道宗闪电法已然大成。
  在对方来不及生出任何反应之前,一剑便刺穿了第一名青衣御兽。
  抱大僓眉头微皱。
  那并不是一名真人,而是诱敌的人偶,今天还真是碰到了同行!
  大僓人剑合一,片刻不留行,十步刺一剑,又接连挑翻了三只人偶,林凌期这才堪堪劈倒第一个。
  五名竟然都是假人!
  最后那道青衣人影眼见幻象皆灭,无处取巧,终于是装不下去,开始有了些反应,转身欲走。
  林凌期眼见自己落后了三个人头,自然不依,挺剑便追了下去。
  抱大僓微觉有异,想要喊时,林凌期早就已经冲在了前面。
  这一剑又是刺了个对穿!
  第六道人影也是假人!
  林凌期大呼上当,再想退时,却发觉长剑已被那机关人钳住。
  他还没有做好弃剑的觉悟,忽然间木舟甲板翻板一转,一道青光如虹贯起,向雨而升,染红了午后。
  傀儡,诱饵,绝杀!
  抱大僓望着紧追自走傀儡上蹿下跳的䝙虎,看着为了一罐蜂蜜你争我抢的四兽,又低头瞟了一眼扑倒在赤色雨水里的林凌期。
  哎,其实人冲动起来,和走兽并没有什么区别,
  也许还更直,更耿,更难说服自己改变初衷。
  现实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感慨,因为他很快发现那些“失控”的野兽似乎本身也是一个陷阱,
  虎䝙弃了甲人,熊罴貔貅舍了蜂蜜,在青衣人的召唤下缓缓围拢了过来。
  抱大僓的位置很尴尬,似乎很难从一人六兽的包围圈中找到突破。
  人的速度和反应,终是不可能快过虎的,
  人的力量和爆发,也同样比不过熊,
  面对这样无巧可取的包围战,结局可想而知。
  可是抱大僓并不是一个喜欢坐以待毙的人,他还想尝试负隅顽抗。
  轰,隆两声巨响,又将那些走兽吓得脖颈一缩。
  抱大僓不知甩出了什么东西,发出偌大声响,随后他的身上便开始喷射出七彩的火星,一波一波,不停变换着形状和色彩。
  虽然白日烟火并不算醒目,但好在天色阴霾,也算增色三分。
  这个时候见过烟花的人都没几个,更莫说是兽!
  畏惧火光是兽类的天性,六兽纷纷低吼着向后倒退,头颈前伸,下巴几乎都要贴在地上,却将兽臀撅得老高,口中嗬嗬有声,全身刚毛直立。
  这是野兽遭遇强敌时的防范姿态,或者说,这是他们面对恐惧的姿态。
  祖暅之连看都没有看那人兽战团一眼,
  他听见声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想到这抱大僓也是弄硝的好手。
  他,究竟是谁?
  想来必也是道门大有来头的人物,等这一战过了,再向师傅打听打听。
  暅之心头如此盘算,猛地想起自己手中也有两颗烨鹄弹!
  当日三人瓜分大杀器,属祖暅之用得最省。
  庆云手头的烨鹄弹,早在浮戏山一役就已经用磬,后来还自他手中分去一些。
  而暅之除了研究那困仙葫芦,几乎没有在战斗中使用过如此大杀器。
  他最为了解烨鹄弹的霸道,故而一直不忍心用之,
  只是眼前这般形状,的的确确需要非正常的手段才能破局!
  暅之暗中捏破了一颗蜡丸,他生怕暴雨里白磷无法自然,便将烨鹄弹紧紧攥在手心里预热。
  隔绝了外界阳气,却也不虞那弹丸在掌心自爆。
  他一边与准后缠斗,一边调整位置,眼看时机正好,大喝一声,
  “天王,接好了!”
  冉穑体一人截住两将,正在酣战,冷不丁听见有人叫他,也分不出是队友还是敌人。
  他转头看时,只间隔空抛来一物。
  不错,暅之为了避免误伤,只是将那弹丸轻抛了过来。
  天王只当是什么要紧物什,轻舒猿臂,一把接在手中。
  他右手持剑挡着康王二将,左手仔细摸索着……
  这粪球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个……
  轰!
  那枚烨鹄弹禁不住天王一阵搓盘,轰然引爆。
  天王一声怪叫,半边身躯化入豪雨,人如那山巅斜塔,颓然跌倒。
  康王二人离得最近,难免受了波及。
  金属的破片打在王神念身上倒还罢了,入甲三分,终是没有伤及血肉,
  可是康桑就没有这么幸运,肩头大腿均被飞溅的金属片撩到,顿时疼得一阵闷哼,暂时退出战团。
  --------
  推荐《超神机械师》,齐佩甲出品。
  主角是一个神级的游戏代练高级玩家,意外的重生之后,就回到游戏开服之前,
  在进入了游戏之中后,没有想到竟然化身为游戏土著NPC,
  从此开始,主角就闯荡于游戏异界中,调戏游戏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