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修升级之路 > 第二十三章 酒吧讲课

  刘桐拉着我进入了皇宫酒吧,绕过前台,打开一扇看起来十分高大上的金色大门,里面……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也许有人去过酒吧,也许酒吧里的配置有人早已烂熟于心,但是,我是真没见过。如此豪华,如此宏大,如此绚丽,也许我以后再去到别的类似的地方,恐怕我会觉得那些索然无味、平淡至极。
  极大的舞池,一眼望不到边,不仅仅是因为大那么简单,还有是因为舞池里人员众多,有男有女,男男女女抱着、搂着,在舞池里晃动,也有没有舞伴的单身女郎,独自摇摆。一大群人,挡住我的视线,让我看不见这舞池到底有多大。舞池正上方,有一个大型的闪光球,像个大太阳,有时只闪白光,有时又是五彩斑斓,再加上周边无数可移动彩灯的配合,真真是个大舞台。
  舞池以外,沙发、木桌子、皮椅,摆了一圈又一圈,这是散台,再往里又有包厢,透过包厢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是各色各样的主题,穿越火线的,海贼船的,丛林探险的,海底世界的,可爱一点的有哈喽猫的,史努比的。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弄这么可爱的。
  每个包厢门外的墙上都钉着金属片,上面不同颜色写着不同字母和数字,可能是代号,各个包厢大小也不同,俩人的,三人的,五人的,十人的,还有更大的。里面有的有人,有的是空的有男有女,有些女的穿的还挺清凉的,也不知道和里面别人认识不认识。还有甚者,有些包厢,门上帘是拉起来的,挡住了玻璃,也不知道里面在干嘛。
  屋子里男男女女,歌声不绝,外面散台也是如此,沙发上、皮椅上,坐的有男有女,比起包厢内部,他们就规矩的多,女子穿着也像是酒吧外的人了。一伙伙人围在桌旁,桌上放着酒瓶酒杯、果盘吃食,桌边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只顾饮酒,与舞池里跳舞的众男女、音响里放出的音乐交相辉映,共同构成了这壮观绚丽的画面。
  舞池一旁有一个酒水台,占据了很大的地方,架子上琳琅满目的是各色各样的酒,七八名服务生照应着,还有些应接不暇。靠柜喝酒的单身客人面前摆着一杯杯颜色鲜艳的美酒,有的酒杯中如同倒立的金字塔一般好几个颜色层次分明。这色彩缤纷的酒品都出自那个手如魔术师一般的调酒师之手,一只调酒瓶在他手中上下翻飞,只留下残影,还有人在此驻足观看,不时拍掌起哄。
  吧台上一个很大的地方有一座小型的香槟塔,大概只有六层的样子,服务生刚把一瓶香槟打开,从头顶的杯子处倒了下去,顿时尖叫声一片,掀起一阵热浪。在这个人身后的墙上,还有一个小门,隐约可见里面人正在忙碌,可能是正在制作果盘或者什么吃食。
  “阿翔,有什么新酒,来个几瓶。”刘桐带着我到了一个散台沙发上坐下,招招手,向吧台一个酒保喊道。
  “哎,桐哥又来了,行,好酒有的是。”说完,这个叫阿翔的酒保便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回身去准备刘桐要的酒去了。
  “你倒是这儿的常客啊。”我看那阿翔看样子和刘桐挺熟的,估计每次刘桐来这儿,都会来找他了。
  “哈哈哈,还行,这地儿不错,酒也挺好,就是贵点儿,要不是你来了,我没事儿也不来这儿。”
  “怎么,我来了,得找个好地方,表示表示吗?”我打趣道,这时阿翔已经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了,上面各色各样五六瓶酒,都是洋文,还有一个杯子。
  我们两个向阿翔示意,刘桐还和他说了几句话,看他走后,刘桐才跟我说道:“怎么?你以为我带你来,是这么简单的?我先教你一课啊,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物我不知道,心性如何我也不知道,那是师父该知道的,我不管,我作为师兄告诉你一句,入了这一行,就永远别放下戒心。”
  说完这句话,刘桐直接从桌上拿起一瓶酒,直接对瓶吹起来了。一阵“顿顿顿顿顿”后,刘桐放下酒瓶,透过半透明的酒瓶,我看那里面酒少了一半。
  我这才算是知道了,那酒保阿翔为啥就拿一个杯子,那是给我准备的,这刘桐根本就用不上杯子。
  刘桐见我看他,又盯着那空了半瓶的酒,笑着说道:“我酒量大,这种酒,对我来说,就是味道重一点的水,没有个几十瓶,别想让我趴下。”
  说完,他笑了笑,低了下头又抬起来,对我说道:“师弟啊,我问你,这世界上,是人多啊,还是鬼多啊。”
  我看他这问题问的挺正经的,就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道:“人死后会轮回转世,定能重新为人,若是此时指的鬼只是那些不能轮回的鬼的话,人是比鬼多的。”
  “嗯?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人还真单纯,而且想了那么半天,还是没什么用处。”没想到他听了我的话竟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个小子啊,人怎会比鬼多?人是会死的,而鬼,却是不断增加,大多数都会漂流在凡间,所以,鬼,比人要多得多,你没有阴阳眼,光凭牛眼泪,还是远远不够的,来,我让你见识见识。”
  我一听这师兄要让我见识见识,估计也是想教我点玩意儿,我赶紧伸头去听着。
  刘桐一见我这摸样,又乐了,说:“怎么,这就想让我教你东西?来,把这瓶喝了。”说着抓起一旁的一瓶酒递给了我。
  “……”想干啥?
  刘桐见我愣住,又晃了晃瓶子:“来,接着啊,喝了它我才能帮你开一会子阴阳眼,不然我可没法教你东西。”
  “我可没你那酒量啊,万一我喝完之后直接昏过去咋办?”
  “你哪那么多废话!”刘桐喊了一声,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一把掐住我的嘴,另一只手拿着酒瓶子直接就怼。
  “呜呜呜,哇,哇啦,唔啊……”不用怀疑,这是我被刘桐强行灌酒的声音。
  “你看,这样多好。”刘桐灌完一瓶酒,放开了我,另一只手把空酒瓶子也放下了,拍打拍打手,一脸“早该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你是魔鬼吗?噗,咳咳,我特么又没有你的酒量。咳咳,哈……”我趴在桌子上,拿手顺着气,心里,胃里,五脏六腑里,火烧一般的烫,嗓子眼里又热又辣,像是要融化了一样。这时我感觉从我心口里,一阵凉意传出,顿时扩散到五张六腑,帮我抵挡着这个热意,嗓子眼里的难受感也减轻了,而且这个凉度还在增加,脑子里因为酒精的眩晕感也被这凉意冲淡了。
  “怎么样?还可以?没想到你酒量也还不错嘛,魂魄还没飘,果然厉害,来!”说着,刘桐向我招了招手,我余光瞥见,下意识的一抬头,他突然用右手食指一点我额头,我只觉白光一闪,眼前便突然模糊起来。
  两秒之后,视线渐渐清楚,就在我眼前的事物完全清楚的那一刻,我一下吓了一跳!这周围,竟然,全都是鬼魂!
  天花板上,吧台上,舞池里,吊灯上,哪怕是我面前的这张桌子上,以及我正坐着的张条沙发上,站着的、坐着的、吊着的、趴着的,全是鬼,大大小小,数也数不完。
  其实当时我在宿舍,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宿舍里满是小鬼,但现在看来,当时所看到的,有可能并不是全部,我所看见的,也许只是这个世界想让我看见的,那些不想让我看见的,我可能是无法见到了。
  “那些凭牛眼泪见不到的鬼,要不就是法力高强,非是牛眼泪能对抗的,或是太过弱小,被忽略了,就相当于是自动过滤系统,总之,牛眼泪还是弊端多,有时能代替阴阳眼一会儿,但还是漏洞多多啊。”刘桐一边说一边笑,还一边喝着酒,就这么一会儿,刚才那瓶空了一半的酒已经全空了,而且第二瓶也差不多了,说实话,我还是真没看见有人这么喝酒的。
  刘桐又喝一口,拿手指着周围,对我说:“你看这些鬼,大多数的,都是些法力低微的,想在这儿增增道行。”
  “增道行?在酒吧怎么增道行?”
  “哈哈,这就是你不懂了不是,我先问你一句啊,你知道,为什么鬼要杀人之前,非得吓唬吓唬他,而不是直接就给他来一痛快?你别说是恐怖片导演凑时长哈。”
  “这……那是不是,这样好玩啊。”
  “好玩?那些鬼都疯了?一次两次的倒有可能,鬼伤人事件那么多,被改编成电影的都是些出名的,不出名的一大片,都是为了好玩?太闲了吧。”
  “那你说是为什么?”
  “告诉你啊,一般小鬼的法力低微,一个人,尤其成年男人的阳火极盛,他们一般的是无法靠近的,但是呢,如果先造些声势吓吓他,比如来点儿脚步声、敲敲镜子、扔个白绫啥的,只要让他害怕,他的魂魄便会开始飘散,渐渐离体。按成语说,就是什么所谓魂不守舍。这样,他们的抵抗力就会下降,鬼就有了可乘之机。”
  “啊,那么,酒吧里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效果。”
  “呦呦呦呦呦,小子很聪明的嘛,没错,酒吧里面和这啊,有异曲同工之妙啊,酒吧里,歌舞袅袅,灯光缭乱的,极易乱人心智,人在这里,魂魄也易飘散,这样鬼才能吸人精气,增加法力和道行,当然了,也就是那些有歹心的,很多的鬼还是比较好心眼儿的。”
  说完又是一大口。
  “好心眼儿?什么叫鬼还有好心眼儿,难道说,这还有不伤人的?”
  刘桐突然一顿,似乎是呛到了一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道:“你不会那么天真吧,你看看你看看,这里那么些鬼,鬼比人都多,要是个个都是来吃人的,先别说人得死多少,还没动手,啊不,动嘴之前就先自己打起来了。
  鬼一般也是很无奈的,因为前世一些事,有时都不是自己想那么做的,却因为这些事不能轮回,他们也不想的。所以一般很少有鬼有歹心,这种糜乱之地,本就对他们这种东西有增进作用,在这儿呆着就能增加道行。”
  “哦。”那看来,除了那些有歹心的鬼,剩下的鬼都还是有良心的,可以相处。看来降魔除妖,也不能太过,有歹心的除,好的,就让他继续活着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