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永恒对立
    生与死,永恒对立。顶X点23小U  说S
  
      生命种族湮灭之后,血肉生机缓缓消逝,死亡能量滋生。
  
      而死亡能量,恰恰就是白骨族族人,进阶血脉,赖以强大的根本。
  
      白骨族族人,也是天地间,最为奇特的种族。
  
      是异类!
  
      白骨族的尸骸禁地,投掷进入的众多尸骸,就是令其缓缓消逝掉生机,令死亡能量孕育出来。
  
      当初骸骨族的埋骨之地,也是同样的功效。
  
      众生要死亡了,死亡能量才能产生,而白骨族、骸骨族族人,传说就是从死亡能量中诞生,是汲取死亡能量的异族。
  
      聂天,对白骨族、骸骨族族人来说,就是天敌。
  
      因为,生命汲取这种血脉天赋,会帮助聂天汲取生机,令生命种族爆灭之后,残存的血肉精气,直接流逸到他体内。
  
      血肉精气没有被吸纳炼化,生灵陨寂之后,毕生积蓄的能量,就会依循着轮回规则,依循着天地至理,归寂于星空。
  
      彻骨大尊之所以确定聂天,为首要目标,就是发现在源生之体状态下,聂天周边惨死者,并没有死亡能量滋生。
  
      木族的族长,生木大尊的躯体,突然化作齑粉轻烟,也是残存血肉精气迅速消失导致。
  
      彻骨大尊,看到了或许会存在的未来。
  
      未来,如果给聂天成就为至尊,众多陨灭在聂天周边的强大生灵,直接凝为纯粹的血肉能量,被其炼化掉。
  
      那还有他们白骨族族人什么事?
  
      没死亡能量,他们白骨族,岂非要灭族?
  
      白骨族以后再造尸骸禁地,给聂天以源生之体,以至尊的形态走一起,岂非所有残存之力,都被他掠夺?
  
      彻骨大尊意识到这点,就不再懒散,将莫珩和梵天泽,交给锐骨大尊和魔族强者对付。
  
      他驾驭着白骨王座,虚空挪移,直达聂天眼前。
  
      “聂天小心!”
  
      莫珩和梵天泽,齐声惊叫。
  
      突然间,万籁俱静。
  
      聂天所处的一方天地,似在刹那间,独立于阴魔星域。
  
      他看不到焦灼惨烈的战场,听不到气血、灵力碰撞的声音,也嗅不到鲜血喷射的气味。
  
      他和阴魔星域,那些域界星辰的联系,被无情斩断。
  
      只有一簇簇,一团团的死亡能量,结为晶体,如森白的日月,悬浮在身侧……
  
      在那些死亡能量凝炼的晶体中,他凝神细看,所见的,都是白骨。
  
      数不尽的,不知道由多少种族生灵,堆积而成的白骨。
  
      忽然,聂天分不清所见的,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
  
      他唯一还能感应出的,就是他的生机,正被极速掠夺,他心脏处,一滴滴生命精血,莫名其妙的燃尽了……
  
      “发生了什么?”
  
      他心生茫然,攥住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却找不到目标。
  
      他不知道彻骨大尊在何处,灵魂识海内,映照不出那具白骨身影,看不到那白骨王座。
  
      可是,那种正在“死亡”的感觉,却越来越深刻直观!
  
      彻骨大尊,墟界排名前三的巅峰强者,真正痛下杀手的恐怖,令他无所适从,只觉得一身力量,连宣泄口都找不到。
  
      即使,他也跻身到大尊行列。
  
      他血脉的生命探寻,灵魂的洞察力,全部失效。
  
      因,白骨族的族长,没生命迹象,超脱了生命探寻的感知范畴。
  
      他不知道,在别人,在莫珩、梵天泽眼中,他几乎在刹那间,就被亡灵尸蛇缠绕,然后被拖曳到那白骨王座。
  
      白骨王座,内部自成一方世界,一方纯粹的死亡异界。
  
      他不知道,当初赵山陵在大荒域,得到骸骨族异物,炼制出来的死界,就是模拟彻骨大尊坐下,那白骨王座内部的死亡天地。
  
      不动如山地,静坐在白骨王座的彻骨大尊,低着头,一截白骨如玉的指头,点在王座。
  
      死亡精芒一一疾射而入。
  
      每一束死亡能量,在白骨王座的世界,都会化作万米长,比巨龙都要粗大的亡灵尸蛇。
  
      数十条,这样的亡灵尸蛇,在那灰白色的死亡能量中,潜隐着,张口吞吐。
  
      吞吐的,都是从聂天身上,散逸而出的生命之力。
  
      生命之力流逝,被白骨王座转化,凝为死亡能量。
  
      彻骨大尊,这是要以白骨王座,将其炼化,要物尽其用。
  
      外界的战斗,不以他的意志而转移,还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不久后,冥魂族的凝魂大尊,被尹行天借助通神剑阵,以漫天剑网,将簇簇魂魄绞杀。
  
      凝魂大尊也在高阶大尊行列,竟被尹行天轰杀,这让墟界三大族的强者,都为之骇然。
  
      旋即,令人无比惊奇的是,尹行天的神域境界,居然以无比诡异的速度攀升,竟直达神域中期。
  
      他的剑之神域,和通神剑阵完美契合,从那通神剑阵的剑芒中,蓬勃出未知的剑流。
  
      尹行天的境界,居然在破境之后,毫无停滞迹象,依然在攀升。
  
      他眼瞳深处,诸多剑道真谛,如一团团光炸裂,烙印在他记忆深处。
  
      “哧啦!”
  
      青泓剑一剑划出,连魔族的黑炎大尊,血脉返祖之后的一根魔角,都被他随意斩断。
  
      尹行天的神色,略有些茫然,他一边思索着,一边挥剑,每一剑挥出,造就的气势,都令墟界的异族大尊,纷纷退避。
  
      “去!”
  
      青泓剑脱手,衍化为一条清澈溪河,横贯星河,抵达到白骨王座。
  
      天崩地裂般,狂暴至极的剑意,一改青泓剑的清澈纯粹气机,竟然在那白骨王座上,凿开一个洞口。
  
      一缕剑芒,透过那洞口,射入白骨王座内部死亡天地。
  
      如一道智慧之光,照亮了聂天,那浑浑噩噩的识海!
  
      “我,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被困在白骨王座。”聂天轰然一震,“在我身边,环绕着一条条巨大的亡灵尸蛇,在吞没转化我的生命气血!”
  
      “裂域!”
  
      滴滴生命精血燃烧着,那截骨头中,星空巨兽的庞大魂灵,寄托着震裂星穹,冲破一切束缚的意志。
  
      咔嚓!
  
      彻骨大尊座下,那白骨堆砌的王座,有了丝丝裂纹。
  
      然后,砰地一声,白骨王座碎裂为漫天白骨,聂天突然挣脱出来,看到了眸光惊异地,望着尹行天的彻骨大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