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七章 大尊后裔!
“哧啦!哧啦!”
  
  炎龙铠释放的滚滚烈焰,随着聂天的飞逝,化为一片火海。
  
  火海蔓延向蚀域焰火,令那一簇簇蚀域焰火,加快燃烧着。
  
  和橘红色火种相比,炎龙铠对蚀域焰火的克制,弱了不少,不过炎龙铠的存在,至少能够令聂天,无需额外防备。
  
  “咻!”
  
  候初兰那木结构的飞行灵器,在不断的加速后,终和聂天碰头。
  
  器物,从聂天身侧飞走。
  
  而宛如燃烧火人的聂天,则一头进入那些蚀域焰火的覆盖片区,他的到来,令一簇簇的蚀域焰火,不能轻易穿透由他引起的烈焰区。
  
  只要靠近他的蚀域焰火,因炎龙铠火焰的渗透,蚀域焰火和那幽族族人的气血联系,好似中断。
  
  看出不妙的那位幽族族人,由于火种的强势,早就在变动血脉力量,要召回蚀域焰火,以免调离到此地的蚀域焰火,全部被火种吸纳。
  
  “过来!”
  
  身在炽热火焰区,聂天回头,召唤那橘红色火种。
  
  此刻,追击星舟的蚀域焰火,被火种全部吸纳炼化。
  
  火种如一盏明灯,闪烁着神秘的火焰光晕,呼啸而至。
  
  火种一到,这片区域被炎龙铠烈焰锁住的蚀域焰火,立即迎来了噩梦。
  
  一簇簇蚀域焰火,以极快的速度,被其蚕食掉。
  
  火种不断膨胀放大,又猛然缩小,像是一个人的肚腩,吞吃了食物,飞快地消化着。
  
  幽族的那位族人,到了这时候,再难控制蚀域焰火。
  
  就连他本人,都在被景飞扬等人,联手围杀。
  
  他悲痛地尖啸着,亡命朝着来时方向逃离,并不断地以异族语言,大呼小叫着,寻求着支援。
  
  “呼!呼呼呼!”
  
  很快,就有一道道邪冥的身影,在他后方浮现而出。
  
  那些邪冥族的族人,都是八阶血脉,和九阶血脉者。
  
  仅有一人,为七阶血脉。
  
  那人,赫然也是熟人。
  
  他伴随着一个俊逸的邪冥,站在残魂凝结的骷髅头上,眉心那块棱晶,突映照出聂天的影子。
  
  “是你?”
  
  他一只手,握着一颗灰褐色头骨,脸色阴沉。
  
  “弗罗斯特!”
  
  聂天愣了愣,忽然认了出来,咧嘴嘿嘿怪笑,“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弗罗斯特,和地灵宗裘寒山沟通,设计陷害候师姐的,就是你吧?”
  
  他注意到弗罗斯特掌心的头骨。
  
  那头骨,就是以邪冥的秘术,炼制出来的冥器。
  
  裘寒山那枚储物戒的冥器,和弗罗斯特掌心的,本为一体。
  
  弗罗斯特和裘寒山,就是以那两个冥器内,残魂的余念进行交流的。
  
  “你竟然会在乾元星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