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养精蓄锐
    凯蒂身亡以后,聂天留那截骨头,炎龙铠于百战域外沿星空。
  
      他本人,则是来到董家周边,那放置黑暗魔石的深谷。
  
      他将凯蒂被杀的消息,告知董丽。
  
      董丽,并没有太多欢喜。
  
      董家族人死亡太多,除了那些被安排到御兽宗的族人,几乎都因凯蒂而亡。
  
      那些董家族人,尚且不具备逃离灵魂,转世重修的能力。
  
      死了,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董家深受打击,意志有些消沉,一心想要提升境界,找比斯普家族寻仇。
  
      她开始专注于自身修行。
  
      聂天也明白,她需要时间来静心,可能要个一年半载,才能从伤痛走出。
  
      不久后,聂天又重返百战域之外的辽阔星空。
  
      这些年囤积的异族、古兽尸骸,短短时间就全部耗尽,他的生命血脉,依旧处于蛰伏蜕变状态,不知何时,才能进阶到八阶。
  
      无充足的血肉来源,他又继续于,丹田灵海的淬磨。
  
      九星花、火种、圣灵树,帮助他从星空中,汲取着不同属性的力量,炼入灵丹,令灵丹结晶的部分,缓缓增多。
  
      有这三种异物,他发现他对于灵材、灵石,依赖没那么大了。
  
      半月后,炎战忽然寻来,将最新消息带来。
  
      裴琦琦在垣天星域的七星蓝海,成功找到和妖魔族互通的域界之门,将其摧毁。
  
      所有来犯的妖魔,根据他们的判断,都悄然回归魔域了。
  
      垣天星域那边,五宗三家有不同程度的伤亡,其中又以浑天宗的损失最大。
  
      其余几方,因为炎战、谢谦、景飞扬等圣域者,各处救火,加上那六位妖魔大君的真实目的,只是扰乱垣天星域,好让卡迪得手,所以六位妖魔大君,一发现圣域者的踪迹,都及时遁出。
  
      这也使得,那些垣天星域的宗门势力,伤创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裴小姐,摧毁那域界之门以后,返回虚灵教了。”炎战又道,“裴小姐得到的那魔蟒头颅,对她帮助很大。她连番征战三大魔域,摧毁一个个域界之门,其实收获了很大好处。回虚灵教,怕是要寻求境界和血脉的再次突破。”
  
      聂天惊喜。
  
      裴琦琦为灵境后期,空间血脉,应当和他一样,也是七阶。
  
      再次迈进,冲击的就是虚域,还有八阶血脉。
  
      一旦裴琦琦,能勒破这两个关卡,得到虚灵教教主传承,又拥有那件空间至宝的裴琦琦,将光芒万丈,怕是立即就能具备,和异族大君一战之力。
  
      “死星海那边,种族之战,已渐渐消停。”
  
      炎战沉默半响,又自顾自地说道:“举全族的战役,不论是我们人族,还是异族,都吃不消。先前那一战,妖魔族四位大尊尽出,虽给我们造成重创,四位大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创。”
  
      “大尊级别,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战后,需要时间休养生息。”
  
      “两位殿主,包括虚灵教的教主,同样如此。就是因为这样,踏入垣天星域的最强者,只是卡迪罢了。”
  
      “其它几位星辰之子境内,出没的,和这边相似,都是大君级别。”
  
      “那几位大君,还不如卡迪强大。而且,那几位星辰之子,还没有能够斩杀大君。你的陨星之地,连死两位大君,卡迪和凯蒂,都是很难击杀的人物。”
  
      “他们的死亡,我会禀报宗门,视作你的功勋值。尤其是卡迪,他是排名前列的妖魔大君,他的身死,能给你带来不菲的功勋值。”
  
      聂天讶然,“卡迪,不是被酆北罗所杀吗?”
  
      “不管是谁杀的,他毕竟是死在你名下的域界,就视为你的功劳。”炎战一副理所当然,悉心为聂天考虑的架势。
  
      停顿数秒,他又说:“死去的长老,会空出位置出来。你,可以和大长老莫珩沟通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推举人选。我,会站在你和大长老那边,你们选定的人,我会投出自己的那一票。”
  
      聂天目显异色。
  
      炎战的态度,暗示的已极其明显,他分明是要将宝,压在自己身上!
  
      变化,来自于他以星空巨兽的骨头,斩杀凯蒂。
  
      “长老,在将来评定星辰之主时,都有一票。”炎战提醒,“倾心于你的长老越多,将来你争夺星辰之主时,就越有利。”
  
      话说到这个程度,聂天怎会还不清楚炎战的心思?
  
      他赶忙道谢。
  
      该说的,不该说的,炎战又说了一番,告辞而去。
  
      之后,聂天还是照样在百战域外界星空,专注于自身修行。
  
      他频频得到消息,知道人族四大古老宗门,和异族于死星海的大规模战役,果真渐渐平息。
  
      只有少股的人族强者,还在死星海驻扎,小范围地和异族发生着冲突。
  
      时间如梭。
  
      一晃间,又是大半年过去。
  
      这半年,聂天得到两个令他振奋的消息,第一个消息,那位血灵宗的传承者,血灵子,于禁天星域陨石上,成功冲击到圣域后期!
  
      此消息,由血宗那边传递过来。
  
      根据血灵子的讯息,聂天知道他以前迟迟未能突破,除了没有感悟血灵宗一种秘术奥义,还有一个困扰他的心结——寿龄不足!
  
      越是担心寿龄不够,血灵子越烦躁无奈,这反而造成了他的心魔滋生。
  
      聂天注入精血,为他延寿以后,他有了充足的寿龄,心结自然而然解开,终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去感悟血灵宗的秘法。
  
      血灵子从而竟顺利踏入到圣域后期。
  
      虽为邪门歪道,不被四大宗门所容,可血灵子毕竟甘心依附他,血灵子的突破,令聂天手中终于有了一个,真正能完全听命于他的圣域后期强者。
  
      这和谢谦是不一样的。
  
      第二个令聂天震惊的好消息,乃赵山陵的突破。
  
      三大魔域归来后,就销声匿迹的赵山陵,其实又去了虚空乱流地,并且在里面,一举跨入到虚域后期!
  
      谁也没有想到,赵山陵此人,走出陨星之地后,能大放异彩,连番破境。
  
      由灵境,入虚,虚域初中后三个阶段的迈进,他所用的时间极其短暂,放在四大古老宗门,都找不出几个,如他般的天纵奇才。
  
      虚域后期的赵山陵,或许在此刻聂天眼中,算不得什么。
  
      但他从赵山陵身上,瞧见了无穷潜力。
  
      “此人,剑走偏锋,亦正亦邪,斩断亲情。本以为他只局限于陨星之地,没料到居然如此了得。敢于拒绝虚灵教美意,一意孤行的他,果真是一号人物。这种人物,怕是四大古老宗门,也挑不出几个来。”聂天感叹。
  
      陆陆续续的,又有新的好消息,不断传递而来。
  
      因妖魔退却,域界之门的爆灭,禁令解除后的他名下三大星域,各方宗门势力,强者都在闭关修行。
  
      蜥蜴族域界,浮陆,还有三大魔域斩获的丰厚物资,被那些人用在自己身上。
  
      有很多境界停滞的炼气士,纷纷破境,每隔几天,都会有好消息传过来,让聂天暗暗阵法。
  
      他第一次感觉到,他麾下的班底,正在强势而起,兵强马壮!
  
      “咻!”
  
      又是几日后,赵山陵单独寻来。
  
      “你所说的,那位碎星古殿的炼药师,还请帮我引荐一下。提供炼制破壁丹,所需的一切灵材,并愿付出足够代价,请他为我炼制一枚破壁丹。”赵山陵直言不讳地道出来意,“我已踏入虚域后期,下一步,就要为冲击圣域做准备,破壁丹,是我必备的冲圣宝物之一。”
  
      他独来独往惯了,并不认得能炼制破壁丹这种级别的炼药师,早先听聂天提过这事,就暗暗记在心上。
  
      成功破境,他要着手准备的东西有很多,破壁丹就是其一。
  
      “那位,人在碎星古殿,你将炼制破壁丹所需的灵材,准备妥当后,我会安排人,送给他,他定然会乐意出手。”聂天爽快答应下来,“还有其他事情吗?”
  
      “有一件事,不过和你无关。”赵山陵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在虚空乱流地,晋入虚域后期时,偶然发现一处奇地。我怀疑,那儿和墟城的消失之谜有关,你帮我通传裴丫头,她要是闲暇无事,我愿陪她走一趟。”
  
      聂天大惊:“什么?墟城消失之谜,和虚空乱流地某处奇地有关?”
  
      裴琦琦一直惦记的,就是墟城消失在何处,她父母的下落,暗中调查多年,甚至借用虚灵教的力量,都没有收获。
  
      前段时间,她在幻空山脉深处,一条条空间缝隙搜查,还是没能得到什么线索。
  
      反倒是赵山陵,竟然说在虚空乱流地某处,寻觅到的奇地,和墟城的消失,存在着联系,让聂天极其意外。
  
      “好!我会传讯裴师姐。”聂天一口应承下来,“但是,这段时间她未必能过来。我得到消息,她在着手冲击新的境界和血脉等阶。”
  
      ……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