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站队
沉寂千万年的冥河,因有新的河水,从那漩涡飞逸而出,似再次鲜活过来!
  
  反观,那一株庞大古树,依然死寂无生息。
  
  “哗!哗哗!”
  
  新注入的河水,推动着冥河,缓慢却坚定地,如弯曲的利剑,向古树根茎而去。
  
  炎龙阿加斯,还有冥魂珠内的器魂,都在疯狂示警。
  
  可聂天,却浑然不觉,仿佛所有的意识,都沉陷在冥河内,难以摆脱。
  
  阿加斯和冥魂珠的器魂,突然觉得,聂天迟迟没办法挣脱冥河,对其灵魂的吸引,可能是冥河的刻意为之!
  
  五大邪神得意的狞笑声,愈发刺耳!
  
  随着更多青色光烁,“咻咻咻”地飞入冥魂珠,融入那一枚枚虚态古符,本束缚着邪神的古符,似遭受剧毒侵蚀,要渐渐被炼化。
  
  “虚态古符,源自这方异地,怕是和那一株古树的来历,都存在着神秘的联系。可降临于此的冥河,真正的目标,就是那一株古树啊!”阿加斯极其不安,“那些光烁,还记载着五大邪神的残魂意念,莫不成……直通墟界的冥魂族?”
  
  “主人!主人!”
  
  器魂的嘶吼声,在聂天的灵魂识海震荡着,冲击着,试图唤醒他。
  
  因五枚虚态古符,渐渐消融,五大邪神的狞笑声,反常地停下。
  
  那五大邪神,眼瞳阴森冷冽,幽幽地瞪着器魂,似在等候着禁制消除,第一时间就将这个由邪冥族大君残魂,变幻出来的所谓器魂,给抹杀掉。
  
  随着记忆的复苏,智慧的通亮,他们越来越难以接受,曾被这样的家伙奴役的事实!
  
  “他,根本不配!”
  
  “除我们的主人,天魂大尊,三界无任何一人,能指唤我们!”
  
  “更何况,还是因主人的灵魂意识,而衍变出来的邪冥族族人?”
  
  “邪冥族,就应该侍奉我们为神明!这个族群从诞生起,就应该是我们的附庸!所有的族人,都当听命于我们!”
  
  “一位九阶的家伙而已!”
  
  “……”
  
  五大邪神没有嘶啸,没有狞笑,可他们只是看向器魂,他们的所思所想,都能令器魂清晰地解析感知出来。
  
  “呼!呼呼!”
  
  炎龙阿加斯,又变幻为炎龙铠的形态,铠甲中一条条代表着火焰真谛的光线,闪电般飞逝,释放着炽烈的炎能。
  
  炎能化作一片火海,将那枚冥魂珠裹着,防备着五大邪神冲离出来。
  
  他,尽他所能地,看能否抵御住,挣脱虚态古符的五大邪神。
  
  聂天的灵魂意识,徜徉在冥河中,在那些玄奥莫测的魂线内流连忘返,那一枚枚奇特的魂文,一被他映入魂念内,就倏地一下,融入他的真魂。
  
  他正接收着,那条冥河支流内,烙印下来的灵魂奥妙。
  
  器魂和阿加斯的呼喊,在他专注于冥河时,显得异常的轻微。
  
  微不可查。
  
  “魂术,拘魂幽手。”
  
  “魂术,灵魂大绞盘。”
  
  “魂之暗幕。”
  
  一条条魂线,一段段魂文,被其解析出来,似永恒地烙印在他灵魂本源,成为其一部分。
  
  他沉溺其中,竟隐隐生出,自身成为一位冥魂族族人,参悟魂之真谛的异样感。
  
  “奇怪,这条冥河遗落的种种魂术,灵魂知识,竟然能那么容易获取。”他在感悟其中奥妙时,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疑惑,总觉得太顺利,顺利的不可思议,“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乎,有谁在呼喊我?”
  
  “轰!”
  
  突然间,他身影巨震,终聆听到阿加斯和器魂的疯狂呐喊!
  
  他的灵魂意识,猛地从那条冥河内收回,瞬息间,沉落到魂魄。
  
  “哗啦!哗哗哗!”
  
  醒转霎那,他的真魂就听到冥河流淌的异响,凝神细看,他骇然发现从那大漩涡内,果真有新的冥河河流,流淌出来。
  
  而且新流淌出来的河水中,有太多的凶魂恶灵在撕咬着,相互蚕食,以别的魂灵壮大自身。
  
  “发生了什么?”
  
  神情惊变后,他立即询问阿加斯,还有器魂。
  
  “他们五个,即将挣脱出来,从那条冥河内,飞逸出来的青色光烁,能消融符文,还能强大他们,令他们恢复!”器魂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棘手的局面,向他描述了一遍,“还有更可怕的,那条冥河恢复流淌了!”
  
  阿加斯喝道:“看冥河的方向,还是指向那条庞大的古树根茎,要将其斩断!”
  
  “这场旷世之战,又开始了?”聂天大惊,旋即就意识到眼前的局面,可能和他,和那枚冥魂珠有关系。
  
  “嚎!”
  
  刚安静下来的五大邪神,因聂天的醒转,又疯狂叫嚣。
  
  聂天一缕神念,逸入冥魂珠,一眼就看到,那一枚枚由他亲手缔结的虚态古符,果然有要消融的迹象。
  
  “呼啦!”
  
  众多青色光烁,从冥河飞出,雨点般,逝入虚态古符。
  
  虚态古符“嗤嗤”作响,似被强硫酸腐蚀。
  
  “虚态古符,和那些青色光烁之间,也是战争!”他顿时醒悟。“这场战争,是那条冥河,和那一株古树!我修行的浑沌乱流,擎天之怒,虚态古符,和这方异地有关。至于我刚参悟的魂术,则是通过冥魂珠而来。”
  
  “如果要站队的话……”
  
  只短暂犹豫了一下,他就有了决定,冷哼一声后,就冲着那五大邪神说道:“想挣脱出来,想继续向我叫板,反抗我的意志吗?现在的你们,还不够格!”
  
  “呼!”
  
  源自于他的,各属性的力量,凝炼在一块儿,又以虚态古符的方式,注入冥魂珠,注入那一枚枚符文。
  
  本开始消融的符文,得到同宗同源的,来自于他力量的注入,腐蚀速度明显缓慢。
  
  五大邪神发出歇斯底里地怒啸,拼命地挣扎着,似在呼喊着冥河内,更多力量的支持。
  
  “对付你们这类魂体,我刚刚似乎还真的,参悟出了奴役魂灵的方式。让我仔细想想,那些玄奥的魂线,那一个个烙印我真魂的魂文,那些……应该就是天魂大尊,烙印在冥河内的灵魂真诀吧?”
  
  “我来尝试一下,看究竟能不能够,以冥河内的魂术,令你们安分下来。”
  
  突然间,他的真魂,在其灵魂识海内,似倏地明亮了一下。
  
  真魂如本体一模一样,只是为虚幻不真实形态,此刻在那真魂体内,有一丝丝莹莹光线,正在他的思考下,在他回忆感悟下,进行全新的排布。
  
  仿佛,有某种刻印在冥河内的精妙魂术,在他的参悟下,就要显现出来,被他真正掌握。
  
  “有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