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争相斗艳
    “天木重生术!”
      聂天轻喝,神色欢悦,咧嘴哈哈大笑开来。
      就这么一阵子,他和奥菲莉雅大战,身上绽裂的伤口,全部都治愈了,看不出丁点,先前有过重伤的痕迹。
      肩膀,被毁灭之刃斩击,断裂的筋脉,也扭结粘合,并愈发坚韧。
      “气血,足够的气血!”
      他大受振奋,意识到九阶的异族大君,浓郁的血肉精气,一旦经过生命汲取的提炼吸纳,就能化作涓涓细流般的血气,迅速补充他的损耗,令他短时间恢复战力。
      “生命血脉的基础天赋,生命汲取,其实在战斗时,威力更为明显直接!”
      以往,他都是通过生命汲取,去凝炼精血,增强血脉,淬炼躯体。
      他本来觉得,这种血脉天赋,最大的用途,是用来进行血脉的蜕变。
      直到和奥菲莉雅一战,不遮掩,不避讳地动用了生命汲取,他才突然明白,这个血脉天赋用在战斗途中,能展现出更强的力量!
      刚刚死亡的异族,体内鲜血还是滚烫,能吸纳的血肉精气要比尸身浓烈许多。
      还有被他擒住,没有立即死去的邪冥,以生命汲取获取的气血之力,更是浓厚,轻而易举地,就助他将伤势尽愈。
      他消耗的一滴滴精血,也很快地,被再次凝结而出。
      “痛快!哈哈,真是痛快!”
      狂笑声中,他将邪冥族的那具尸骸,随意地丢弃,趁着奥菲莉雅还没有赶来时,又以星烁迅速挪移。
      灿然星光闪过,他又变幻方位,在另外一个妖魔大君眼前出现。
      “控魔者,菲莫斯,很高兴再见。”聂天张开嘴,哈哈大笑。
      刚呵斥了韩煜不久,逼韩煜和族人去血战的菲莫斯,魔身附近,有很多魔虫,奇异的飞禽魔兽出没着。
      菲莫斯掌控着那些密集的魔兽,围杀着流云剑宗的尹锺,一听到聂天的声音,菲莫斯忽头皮发麻。
      待到他,看到聂天巨型化的躯身,充斥着霸烈的气血,提着一截神矛般的骨头,倏然出现时,心中只有恐惧。
      ——而没有战斗的勇气。
      漫天赤红血芒,如一张缜密的巨网,从天而落。
      “裂域!”
      血网笼罩下来,菲莫斯的血脉,被死死压制。
      被他的血脉,掌控着的一众魔虫、魔物,在星空巨兽的气息释放下,瑟瑟发抖,没有丁点反抗的意志。
      “哧啦!”
      一只只魔虫,魔物,尸身炸裂开来。
      菲莫斯的妖魔之身,被那一张赤红血网裹住,血网勒到他血肉中,被聂天顺势发动了“生命汲取”。
      他的血肉精气飞速流逝着。
      五大邪神,趁势从冥魂珠飞出,珠子则是悬在菲莫斯的脑壳处。
      菲莫斯看了一眼冥魂珠,灵魂便沉陷。
      “九阶的妖魔大君,嘿嘿,不堪一击。”聂天摇着头,在人族众多强者面前,在一众妖魔族的注视下,四处活动着,大开杀戒。
      而他的对手,妖魔族的奥菲莉雅,拿着毁灭之刃,苦苦追寻,始终跟不上他的脚步。
      一位位,妖魔族的大君,邪冥族的大君,冷不防地,就被聂天袭杀,被他以生命汲取,抽离了血肉精气,以冥魂珠吞没魂魄。
      ……
      虚灵教。
      副教主玄光羽,还有洪明辉,众多的长老教徒,依旧在悄然注视着法金明镜。
      明镜,照耀不出神域者,还有大尊的战斗。
      这种级别的,最顶尖的人物,神之领域,法相,气血海,能天然隔绝一切的暗中窥视。
      因此,隔着茫茫星河,无垠空间,连最精通空间秘术的玄光羽等人,通过法金明镜能看到的,也只是大君和圣域级别的战斗。
      看了一会儿后,不知不觉的,法金明镜的画面,就开始长时间地只定格着一个人——聂天。
      画面中,聂天神出鬼没,在妖魔族、邪冥族当中,连番得手,斩杀大君。
      每一个被杀的异族大君,都被一条条从聂天体内飞出的,赤红色的血线穿透躯身,然后那些大君的血肉躯体,会在很短时间内,变得干瘪,如被时间风干了千万年,再没有一丝血肉丰盈感。
      洪明辉的脸皮子,不自然地扯了扯,声音略显沙哑:“这聂天的血脉,到底是什么源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了,他越战越强?他,仿佛在通过异族的大君,迅速补充战力,像是永远不会疲惫,不会耗尽气血一样。”
      虚灵教众多长老,默然,却缓缓点头。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尽相同,有的惊惧,有的敬佩,有的愤怒,有的犹豫。
      其中,有一部分正统的,效忠屈奕,亲近裴琦琦的长老,内心都不自禁地,那聂天和洪明辉比较。
      一番比较后,他们都突然觉得,苦苦追求裴琦琦的洪明辉,和聂天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被他们教主屈奕,视作未来接班人,虚灵教未来魁首的裴琦琦,若真要找一个男人,天大地大,恐怕也唯有法金明镜内,和她同样出自陨星之地的聂天了。
      再无他人!
      ……
      “痛快!真是痛快啊!”
      聂天大笑着,又以星烁,虚空横移数十里。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穿透一位邪冥族的大君,那位大君的躯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收缩。
      聂天的气势,则是节节攀升,如无止境。
      “三百滴精血,全部凝炼出来,生命血气,也在多出来的血肉精气,连番补充。战斗,和异族的战斗!才是令生命血脉,能较快积蓄出充足气血,朝着九阶蜕变的良方!”
      他幡然醒悟,知道一味地,找别的宗门势力,去索要灵兽、异族的尸骨,已力不从心。
      反倒是这类,突然爆发的种族战斗,对他的生命血脉而言,才是最好的强大方式。
      当然,前途是他保持不死!
      “聂天!”
      奥菲莉雅的眼瞳,魔光熠熠,眼看着他四处大开杀戒,不断积蓄着力量,始终不愿和自己再次正面战斗,终于急了。
      “你,总有要关心的人!”
      她的魔瞳,四处巡视了一番,突然盯住了董丽,“我族的那块黑暗魔石!这个女人,就是你所谓的未婚妻了,我倒要看看,她的死活,你是否能够不在意!”
      她冲向董丽。
      与此同时,神符宗的景飞扬,扬声喝道:“聂天,臌肶向神符域而去了!那臌肶,一路从极炎星域而来,已荼毒天莽星域数个域界。神符域,乃我宗门的根本,你要是有可能限制它,最后能抽空,去阻止它。”
      犹豫了许久,景飞扬还是没办法,看着神符域沦陷,发出了请求。
      “神符域……”聂天嘀咕了一句,“还是,先解决奥菲莉雅吧。我和她的战斗,也是时候,了断了断了。”
      他当然不能看着奥菲莉雅,将董丽给杀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用星烁,去解董丽危难时,又霍然顿住。
      “妖魔贱货,你以为老娘那么容易杀?”董丽咯咯娇笑着,忽隐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运转那块黑暗魔石,并将黑玄龟的血脉之力,给激发出来。
      “呼!”
      黑玄龟于浓黑处,陡然庞大开来,恢复为本体形态,宛如漆黑重山。
      奥菲莉雅以血脉御动,以精血引燃的毁灭之刃,落入那纯粹的黑暗之中,居然失去了董丽的气息,无从感知。
      反而是,妖魔族的镇族重器——毁灭之刃,被黑玄龟的蹄足,狠狠地踩了几脚,“嘤嘤”尖啸着。
      奥菲莉雅大惊,竟感知到毁灭之刃,有一丝丝不安。
      “哧啦!”
      毁灭之刃凝为一束魔光,返回过来,没有听从她的命令,再一次深入那黑暗之地,去斩杀董丽和黑玄龟。
      那片,星空中纯黑之地,显得无比诡异,正吞没着光亮,什么都看不见。
      “聂天,以后,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黑暗深处,董丽声音悠然,“我已有自保能力,她这个妖魔族所谓的天才,奈何不了我的。”
      “轰!”
      那片浓郁的黑暗,裹着董丽和黑玄龟,突然撞击向一位幽族族人。
      聂天都不愿斩杀,感到麻烦的幽族族人,瞬间被黑暗吞没。
      那位幽族族人,在黑暗中哀嚎着,似在承受着死亡剧痛。
      “呃,九阶的幽族族人,大君级别。”聂天表情错愕,呆呆看着那片黑暗之地,看着奥菲莉雅都在犹豫。
      另一侧,裴琦琦动用界宇棱晶,无迹剑的锋锐,也将一位邪冥族的初阶大君,心肺洞穿。
      得手后,裴琦琦还扭头,朝着那片黑暗看了一眼。
      两女,似在争相斗艳般,对异族的大君级别强者,痛下杀手,而且还都成功了。
      聂天呆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