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
一条虚幻缥缈的冥河,宛如银亮彩带,穿梭在尹行天、俞素瑛、莫千帆等人的神之法相周边。
  
  冥魂族独特的魂力气息,从那虚幻冥河释放。
  
  精通雷霆之力的莫千帆,拉扯出的道道雷霆闪电,一团团狂暴雷球,都没办法轰碎那条冥河。
  
  反倒是莫千帆,灵魂被压制着,脸色痛楚。
  
  叶文翰、姬元泉,包括祖光耀、窦天辰这类神域初期者,在那条虚幻冥河的作用下,皆苦不堪言。
  
  冥河,为虚幻形态,不是一般灵力和灵器能破的。
  
  唯有尹行天的破穹剑,引导着通神剑阵,曾令那条虚幻冥河断裂一次,可虚幻冥河在邪风大尊加诸血脉力量之后,又迅速愈合。
  
  那虚幻冥河,乃雪域人族残魂煞灵,加邪风大尊的魂念、气血浇筑。
  
  利用的,也是烙印在冥河内的,一种强大而又玄奥的魂术——魂引术。
  
  “魂引术。”
  
  聂天的视线,从那片浓郁黑暗之地,从通幽大尊的身上移开,瞄向那条虚幻冥河,脸色一冷。
  
  那条虚幻冥河,乃影响大局的关键。
  
  就是那条虚幻冥河的存在,令在场的,所有人族强者,神魂都被压制着,被冥河的力量,搅的灵魂识海混乱,不能将精妙灵诀尽情施展。
  
  魂引术,以他从冥河内参悟的奥妙来看,任何具备冥魂族血脉的族人,等血脉提升到一定高度,都能去沟通冥河,以自身的血脉和灵魂,再加上数量众多的魂灵、恶煞,通过献祭的方式,将冥河显化出来。
  
  “虚幻的,一条冥河罢了。”
  
  聂天嘴角扯动,眼中流溢着寒冷如冰晶般的光芒,“我连真正的冥河,都能炼化掉,何况是一条虚幻的,以你血脉之力沟通的假冥河!”
  
  “呼!呼呼呼呼!”
  
  五大邪神,随着他的内心呼喊,顿时从冥魂珠飞出。
  
  有血有肉,身形巨大的五尊邪神,倏一出现,就令在场的所有邪冥族族人,魂魄巨震,不自禁地看来。
  
  “那五座,族内圣山雕像!”
  
  “为什么,他们会被聂天释放出来?”
  
  “他们,被我们祭奠着,膜拜了千万年,不应该帮助我们吗?”
  
  有很多不明所以的邪冥族族人,发现五尊邪神,气势滔天地飞出,狰狞的躯身似和冥域互通,还在抽离着冥气时,都被镇住。
  
  聂天的灵魂识海内,五个分别对应着五大邪神的分魂,其中天魂印熠熠闪亮。
  
  五大邪神骤然咆哮。
  
  如巨型刺猬,满身怪刺的嗜杀邪神,突然落向那条虚幻冥河中央,嗜杀邪神如飞梭般的臂膀,朝着那虚幻冥河拍打下来。
  
  “啪啪!”
  
  有数百团,冥冥的青耀光烁,被他从冥河内拍打的飞出来。
  
  青耀光烁内,分明有邪风大尊的魂影,乃邪风大尊的一缕精纯魂力,糅合了一滴精血,给凝炼而出。
  
  嗜杀邪神这么去做时,邪风大尊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瞪着那嗜杀邪神,突以古老的冥魂族语言,厉声咆哮指责。
  
  沟通了冥域的那条冥河,借助冥河的力量,破入到高阶大尊行列,邪风大尊沟通了墟界那边的千魂大尊。
  
  千魂大尊,将墟界的冥魂族,和灵界邪冥族的渊源,详细告知。
  
  并且,向邪风大尊承诺了一些事情,诱导邪风大尊配合炼狱大尊,打开七星界海的界门,完成墟界三大奇族,涌入人界、灵界的丰功伟绩。
  
  邪风大尊也从而知晓,冥域祖地内,那如山般的石像,乃当年天魂大尊的五名扈从。
  
  而且,还都是冥魂族,高阶的血脉大尊。
  
  既然,五位都是冥魂族的高阶大尊,追随着天魂大尊,眼前这位帮助聂天来攻击虚幻冥河,在邪风大尊眼里,自然是叛徒。
  
  他以古老的,冥魂族的语言,去呵斥嗜杀邪神,欲图将其唤醒。
  
  可惜,回应他的,乃是另外四大邪神,从不同的方位,一起撕扯那条被他以精血、魂力显化出来的冥河。
  
  俞素瑛、莫千帆、祖光耀那些人,破不掉的虚幻冥河,在五大邪神的力量下,竟被扯断。
  
  扯断后的冥河,还被五大邪神,给吞没在腹中。
  
  邪风大尊突然凄厉怪啸。
  
  那条虚幻冥河,寄托着他的精血和魂力,如今被五大邪神撕扯着,吞入腹中,瞬间令他大伤元气。
  
  他这高阶大尊的根基,并不稳固,是在冥河的力量下强行突破的。
  
  而冥河,乃天魂大尊的灵魂识海衍变,那五大邪神生前则是天魂大尊最坚定的追随者,对冥河,对冥魂族的诸多灵魂奥妙,比他还要精通。
  
  另外,五大邪神随着残魂的聚集,随着气血的强大,每一尊的实力,都差不多达到中阶大尊行列。
  
  五位合力,又都是冥魂族曾经的大能,让邪风大尊一下子乱了阵脚。
  
  “聂天厉害!”
  
  “单单,只是他释放出来的五尊傀儡,竟然都能制住邪风大尊!邪风,如今可是高阶大尊啊!”
  
  “依我看,那五尊傀儡,正是邪风大尊的克星!”
  
  “此战,我们有希望了!”
  
  众多圣域级别,之前被异族的联军,弄的都快要域爆灭的人族强者,见聂天抵达后,压制所有人灵魂识海的虚幻冥河,就被撕碎开来,都激动了。
  
  “轰!”
  
  一霎后,聂天以巨型化的形态出来,并取出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虚空踏步,向通幽大尊而来。
  
  磅礴如深海的恐怖气势,从巨型化后的聂天身上动荡开来,令在场的所有异族族人,都心生不安。
  
  高空处。
  
  始终观战的原木大尊,还有古灵族的三位大尊,在聂天和撕裂巨兽出现时,更加小心地,隐匿着气息。
  
  他们畏惧的,并不是聂天,而是那头撕裂巨兽。
  
  此刻,看到聂天气血爆发,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力量,几位大尊暗自感应了一下,都被震撼了。
  
  “并没有分开很久,他的气血,他的力量,又暴涨了一截啊!”
  
  “幽族的那位通幽大尊,就算是拿着那块臌肶的腐肉,恐怕也奈何不了聂天。”
  
  “通幽大尊有难了!”
  
  古灵族三位大尊惊叫。
  
  “咻!”
  
  一束赤红色光芒,从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内,撕裂而出。
  
  滚滚气血涌动翻搅,十几个围绕着通幽大尊的八阶血脉战士,被气血波及,在爆裂的气血力量下,顷刻间炸灭。
  
  还有一位九阶大君,试图阻拦,以层层血脉凝成的毒瘴气,要磨灭那光芒。
  
  “蓬!”
  
  所有毒瘴气,幽族气血,都在大爆炸。
  
  一并爆炸的,还有那位幽族的九阶大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