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炎龙阿加斯
炎龙铠呼啸而出。/p
  
  铠甲释放着火焰,血核内蓬勃的气血涌现,于众人眼前凝炼,变化,最终血肉生出,化作一头炎龙。/p
  
  这头炎龙,数百米长,龙鳞赤红,龙爪如火锚,充斥着一股狰狞肃杀感。/p
  
  浓郁的血脉之力,如火焰溪河,令火灵域众多修炼火焰法诀者,都心有所感。/p
  
  “呼!呼呼呼!”/p
  
  不远处,一座座沸腾火山,似被那头炎龙的血脉天赋激活,加快燃烧着,喷涌着滚滚地火岩浆。/p
  
  “阿加斯!”/p
  
  被娄红烟传唤而来的,火宗的彭琰,轰然暴喝。/p
  
  “咻!咻咻!”/p
  
  又有一道道火光,从火灵域别的方向,倏然飞逝而来。/p
  
  每一道火光,落定后,都是老态龙钟的老者,亦或者老妪,修为都是圣域级别,只是年龄逊色彭琰一筹。/p
  
  “诸位长老,你们……”娄红烟低呼。/p
  
  “阿加斯!”彭琰深吸一口气,眼眸精芒流溢,死死瞪着那头以炎龙铠,变幻出来的炎龙,以匪夷所思地语气,说道:“真是不敢相信。”/p
  
  “竟然真是阿加斯!”新来的火宗长老,也忍不住惊呼。/p
  
  他们都是火宗的老人,都知道那头炎龙,就是炎龙族族长巴普蒂斯塔的幼子——阿加斯。/p
  
  阿加斯年少时,贪玩地来人族域界天地,四处制造火灾,最终惊动火宗。/p
  
  结果,阿加斯被火宗强者斩杀。/p
  
  在场的彭琰,还有那几位长老,都见过阿加斯,甚至连阿加斯的死亡,都和其中几人,有着密切的关系。/p
  
  他们明明记得,阿加斯被斩杀后,龙骨、龙血、龙心、龙魂,都被分离开来。/p
  
  炎龙铠,就是以阿加斯骸骨为根本,由邵天阳出手,亲自炼制而出,用来送给徒弟娄红烟,增强她的战力。/p
  
  阿加斯被斩杀前,也没多么厉害,邵天阳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他体内流淌着,炎龙族族长巴普蒂斯塔的鲜血。/p
  
  巴普蒂斯塔,为一头十阶的炎龙,还是十阶的高阶!/p
  
  不止是龙族,在古灵族中,这头老龙都出了名的厉害,他曾不止一次地,因阿加斯踏入人族领地,找五行宗麻烦。/p
  
  幸好,五行宗神域者众多,邵天阳乃神域后期,才能挡下他的愤怒火焰。/p
  
  阿加斯,明明死了,如今居然死而复生,而且……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龙心就重聚了,血脉晶链再次缔结。/p
  
  所有知晓这件秘事的,火宗的长老,都感到惊诧。/p
  
  “他,才是我认同的主人。”/p
  
  以炎龙铠的铠甲,蜕变而成的阿加斯,像是一条火焰流光,于半空扭动着赤红龙身,以略显别扭的人族语言,轰隆隆地咆哮。/p
  
  阿加斯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聂天,告诉所有人,他说的是聂天。/p
  
  “好了。”聂天满意地笑了,伸手一招,阿加斯的庞大龙身,凝为一道赤红火光,重新缩小变化,成为了铠甲,“你们也看到了,铠甲的根本——炎龙阿加斯,被我给复活了。我得到时,这件本来由你们宗主炼制的器物,其实都暴废了。”/p
  
  “更何况,我还不是从你们火宗手里拿到,是那庞赤城出了事,将炎龙铠遗失,辗转多次,方才被我得到。”/p
  
  “我还花费了很多代价。你们自己遗失了,然后落入我手,凭什么归还?”/p
  
  “再说了,我记得火宗之主,都明白说过,此物不会索回,只会在某一刻,拿来借用一下。”/p
  
  聂天有恃无恐地,将炎龙铠披戴在身,面对着火宗的众多长老,夸夸而谈。/p
  
  “庞赤城!”/p
  
  彭琰怒火熊熊,“该死的!都是这叛徒的原因,没有这叛徒作祟,我火宗神女,早就应该踏入圣域了!”/p
  
  “红烟,你师傅……真的那么说过?”有一位长老问。/p
  
  娄红烟轻轻点头,神色黯然,“师傅是这样说的。炎龙铠,他是没打算从聂天手中讨回来,只说又朝一日,要拿来一用。”/p
  
  彭琰渐渐冷静,自己抓着乱糟糟地头发,似在思考着怎么处理。/p
  
  “炎龙铠的奥妙,你们究竟知道多少?”聂天看向众人,“邵前辈不在的话,有没有人,能够为我解惑的?”/p
  
  “轰隆隆!”/p
  
  突然,离众人较为遥远的一座火山,猛烈地喷发,气势震天。/p
  
  “呼!”/p
  
  刚被聂天穿戴在身的炎龙铠,没有经过聂天的同意,又飞了出来,凝为一道赤红火焰,向那座火山飞去。/p
  
  “那里,有东西引发我血脉的感应……”阿加斯灵魂传讯。/p
  
  “聂天,那铠甲,还有阿加斯想要干什么?”娄红烟不解。/p
  
  “那座火焰内部,似乎有什么,触发了他的血脉。”聂天答道。/p
  
  此言一出,彭琰,还有在场的众多火宗,脸色都变了。/p
  
  “那座山……”/p
  
  有一人,眼睛闪烁,看了看彭琰,又看了看娄红烟,欲言又止。/p
  
  “什么啊?”娄红烟茫然。/p
  
  聂天也莫名其妙,“我跟过去看看,我那铠甲,既然说那座火焰内部,有东西引发他的血脉异动,必然有情况的。”/p
  
  他飞逝而去。/p
  
  候初兰等神子神女,满怀好奇地,也相继离去。/p
  
  很快,这座山巅处,就只剩下火宗的一行人。/p
  
  “究竟是什么?”娄红烟再问。/p
  
  “那座火山,就是当年庞赤城的修炼之地。”彭琰先回应一句,旋即霍然变色,“那庞赤城很久很久前,就背弃宗门了,从来没有敢在火灵域现身。炎龙铠,乃是他离去多年后,宗主炼制出来的。”/p
  
  “什么意思?”娄红烟奇道。/p
  
  “那座火山内,为什么有东西,能触发炎龙阿加斯的血脉?”彭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即使他后来得到炎龙铠,可他从来没有敢,回归火灵域啊?他没回来过,有什么东西,能够在那里引发阿加斯血脉?”/p
  
  “兴许,他曾经回来过,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一位长老道。/p
  
  “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彭琰勃然变色,连连摇头,怎么都不愿意相信,那位长老所说的话,给出的可能。/p
  
  “我觉得有这种可能,不然很难解释,先去看看吧。”/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