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劫起南海,黄雀未定!

  ‘那家伙这次,应付的来吗?’
  文净道人静静地站在海水中,身周已被一层层迷雾包裹,隔绝仙识、视线。
  这是每次,她动手干坏事前的必要准备。
  在她背后的那些族人、傀儡,以及那大批被西方教收编的妖族、凶兽化形者看来,这个女王大人、神秘的女人……
  冷艳、孤傲、狠毒、狡诈;
  除却圣人与几位西方教的副教主之外,她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底。
  然而实际上,这些凶恶生灵所看不到的,文净道人心底……
  ‘我呸!
  这只臭金蝉,又来跟本女王大人抢功!
  哼,以为自己会拍马屁,把大教主拍舒服了,就能成为真正的圣人弟子?
  痴心妄想,同样是被利用罢了!
  还是本女王大人高瞻远瞩,早早就找好了下家,哼哼!’
  文净道人瞥了眼不远处的青年道者,淡定地收回目光,嘴角勾勒出几分迷人的微笑。
  随之,文净道人又略微皱眉,开始担心自己的‘下家’,这次会不会失策。
  她并不愿,看到自己今后效忠的对象吃瘪,那会让她感觉自己投靠错了人。
  西方教动用的暗藏高手,比文净道人所想,多了数倍。
  她这一路,是进攻南海龙宫的六路兵马之一,汇集了她两万族人、六千傀儡、六万深海妖兵,以及两万杂牌军。
  这般阵仗,若西方教圣人弟子再在暗中出手,南海龙宫估计会死伤惨重。
  虽说四海龙宫中,南海龙宫实力排在第二,高手众多。
  但……
  文净道人视线余光扫了眼身后,眉头越皱越深。
  这次西方教拿出来的高手,却当真也不算少。
  文净道人与隔壁这只金蝉一样,是在西方两位圣人尚未成圣时,就被捉住的;
  她对西方教暗中的势力,倒是了解颇多,很多高手还是经她算计,投入了西方教麾下。
  上古巫妖大战末期,一大批妖族被西方教两位圣人老爷暗中扣住,送去了三千世界中培养,将他们化作了一份战力。
  深海妖族也在上古末期,经文净道人等暗中围剿,最后彻底投靠了西方教;
  而像她这般,鸿蒙凶兽出身的凶恶高手,西方教这些年暗戳戳地收集了不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六圣掌管天地,道门势大、人族崛起,人族得天道庇佑。
  人族之外的生灵的生存空间越发狭小,而像文净道人这般凶兽,本身就是人人喊打的对象。
  道门瞧不上这份战力,道门圣人弟子遇到凶兽,也都会立刻‘替天行道’,将这些凶兽除掉,天道通常还会降下功德。
  所以,西方教收编他们这些凶兽、妖兽,或是业障缠身的高手时,简直不要太轻松。
  凡事有利就有弊。
  也正因此,那朵十二品金莲早已‘不堪重负’,镇压气运的效果会越来越差……
  ‘呵,大概不会有人相信,像本女王这般,远古时在血海也曾得功德护身吧。’
  文净道人念及于此,目光中带着几分无奈和怅惘。
  女王也有心酸泪,狠人也有无奈时。
  她行走在暗中,见证了几个时代的落幕,随着天道不断完善,天地间渐渐没了她的容身之所。
  像她这般的凶兽,在远古末期,大多已逃入混沌海中……
  但文净道人不甘、不愿,她带着族人离开血海后,就想在西牛贺州想搞个容身之所。
  然后……
  就成了圈养蚊。
  本来,文净道人以为自己会一条路走到底,但【人教】这两个字,毫无征兆地,意外地闯入了她已无比枯燥的生活。
  那个没名字的男人,很强,很吓人……
  在玄妙之境,与他隔着水幕一见,那股恐惧、那些惧怕感,让文净道人找回了,她还是一只懵懂小蚊子时的青春记忆。
  远古时期,在血海中,她就是在这种恐惧中,一步步成长、一步步变强的啊。
  她真的想象不到,如果自己能呆在这么强大的男人身旁,该是何等的不安、该是何等的……
  刺激!
  她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盼着着自己能离开西方教,去为人教效命,从而正式见那个男人一面!
  更何况,人教不只是这个大法师,还有那个小法师,也是那般有趣……
  前者凭的是道境、是实力,让她直接恐惧;
  后者凭借的是心机、是神秘,让她走了走程序,同样也产生了一些惧怕……
  “呵呵……”
  文净道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让那六翅金蝉、以及后方海水中泡着的众高手,齐齐打了个冷颤。
  突然间,一缕金光落在了文净道人身上,其内道韵一闪而没。
  文净道人得意地看了眼六翅金蝉,经过神通加持、被人听后便忘的嗓音,传入身后各处。
  “出发。
  今日血洗南海龙宫。”
  随之,她身形缓缓向前,并开始渐渐加速,用自身神通,维持着自己与身后大军的隐蔽性。
  她背后那一道道黑影,贴着海底迅速跟上……
  片刻后,这股大军化作了汹涌暗流,朝南海龙宫袭杀而去!
  半个时辰后,南海龙宫外围,西、北、南三个方向,同时发现了大批强敌靠近!
  龙宫应对十分迅速;
  海中战鼓轰鸣,一队队仙蛟兵、海族精锐,迅速朝南海龙宫收缩防御阵势!
  南海深处掀起了数百丈高的滔天巨浪!
  方圆万里乌云密布,海底数十上百万生灵,即将展开一场厮杀!
  而离着南海龙宫不远,几处海底石缝中,几只纸人探了个头,随之就缩回藏身之地。
  ……
  “来了!”
  东海龙宫角落,另一处无人的偏殿中,李长寿睁开双眼。
  正在一旁打盹的青年道者立刻睁开双眼……
  大法师正襟危坐,露出了儒雅的笑容,掐指一算,缓缓点头,也露出了正色。
  大法师缓声道:“海灵之劫啊。”
  李长寿也是缓缓点头,神情凝重。
  虽然海鲜死、咳,海族生灵死伤与他无关,但身为生灵,也应有一点同理心。
  此刻,他们两人已换了个地方;
  此时,还有半天,就是敖乙大婚正式开始。
  至于为什么换地方,说来也有些尴尬。
  几个时辰前,龙母带几名龙女去那暖阁中铺床;
  虽说凭大法师的本领,以及借来的太极图威能,自可让龙族发现不到他们的踪迹。
  但一群龙女们,莺莺燕燕、婀娜多姿,口中还说着那些与洞房花烛有关的……臊人的话,大法师听了几句,就带上李长寿、顺走那面水晶镜……
  跑了……
  他们换了个僻静之地,大法师还在此地做了少许布置。
  大法师可以没事打瞌睡,李长寿却是费心费力,一面监察龙宫各处,一面搜寻有可能藏在众宾客中的奸细。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长寿还真就找到了两名神态有些反常的‘天仙’。
  可惜,这两人有一个是因喝某种仙酿太多,道躯出现了一丢丢的问题……
  这让李长寿想起了那年,自己被酒乌师伯坑到东海龙宫大会上的情形;
  当时大海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长寿,”一旁大法师开口问道,“对生灵生死,你如何看?”
  李长寿想了想,总不能回答‘坐在看’。
  知道大法师是在考教自己的心性,李长寿在‘逼格’与‘浅薄’之间,找了个合适的度,扯了一些真灵轮回的道理,论证了一下天地与生灵的共存、互伤辩证关系。
  大法师很快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像这种程度的‘报告’,李长寿现如今,一天能写个六七篇,都不带重样的。
  反正没什么实际内容。
  与大法师扯了片刻,东海龙宫之中才有将领匆匆赶到龙王身侧,在龙王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大胆!”
  东海龙王身旁的一名龙首老者低喝一声,骂道:“这深海妖族不知好歹!
  竟敢趁我龙族大婚之日,袭击南海龙宫!
  陛下!
  还请下令,让我等去灭杀宵小!
  此时距离敖乙殿下大婚还有半日,足可往返!”
  龙王闻言缓缓点头,无精打采地道了句:“可,多带些兵马,前去驰援南海龙宫。”
  龙王只是简单下了个命令,在场立刻就有三分之二的龙族高手站了起来,在几名龙首老者的率领下,匆匆从大殿侧旁的偏门走出。
  见这般情形,此地宾客自然知晓,龙族应是早有准备。
  不多时,东海龙宫之处飞出上千条苍龙,带着阵阵龙吟声,在大海之中疾驰而去,转眼不见踪影。
  一批批龙族大军,也气势汹汹地赶去南海之地,不过速度并不算快……
  李长寿见状,并没有半点放松。
  他此前安置在南海龙宫附近的纸道人,所感受到的高手威压,比他预料的还要多了两成。
  而且,根据李长寿推断,此时西方教和龙宫,都已经陷入了各自的怪圈中。
  互相以为对方中了算计,互相藏着底牌,互相越陷越深……
  【龙宫】:西方的算计咱们早有应对!
  这波肯定赢,埋伏他们一波,反手就是一个万龙大阵!
  【西方教】:
  今天龙族伤定了,天道都护不住他,我说的!
  李长寿对此,也只能略微摇头……
  就当前这般情形来看。
  他,才有几分可能,会是藏到最后的那一股势力。
  ……
  东海龙宫向南六万里,一处荒岛上。
  两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藏在一处岩洞中,一个掐指推算,一个拿龟壳在行占卜之术。
  左侧掐指推算之人,面貌堂堂、精神饱满,一双浓眉之下的双眼炯炯有神,蓄着胡须、满脸正气,自是截教外门大弟子,赵公明。
  另一个拿着龟壳不断摇晃的老者,高高瘦瘦、面容清奇,双目修长、颧骨略高,自是与赵公明一同躲藏在此地,准备帮本家龙族一把的黄龙真人。
  黄龙真人拿着龟壳占卜半天,结果却是扑朔迷离,一会显示为凶兆,一会显示为吉兆,有时还会吉凶参半、大凶之兆;
  总之一句,龙族祸福难料。
  “公明师弟,怎么样了?”
  “正如海神老弟所言,南海那边打起来了。”
  赵公明叹道:“百万大军厮杀,无数海中生灵被波及,又是一场劫难啊。”
  “这劫,真的来了……”
  黄龙真人顿时一阵皱眉,眼底那份侥幸也随之退去。
  “黄龙师兄不必着急,”赵公明笑道,“有海神老弟在旁谋算,龙族绝对吃不了大亏。
  只是,毕竟是西方出手,龙族肯定是要有些死伤。
  若是能借此,按海神老弟所说,促成龙族上天、为三界造福之大事,对龙族长远而言,绝对是利大于弊。”
  黄龙低声道:“谈何容易。”
  “哦?何出此言?”
  “龙族骨子里还在怀念远古时,任他们自由驰骋于天地间的逍遥自在,”黄龙真人摇头苦笑,“一次打击,哪怕伤筋动骨,也很难让他们低头。”
  “也不尽然,”赵公明道,“龙族这事,我跟海神老弟聊过几次。
  海神老弟已有八成的把握,虽然海神老弟觉得还不稳妥,但这件事咱们稍微帮忙用用力,总归是能成的。”
  “但愿吧。”
  黄龙真人将手中龟壳收了起来,也掐指推算了起来。
  渐渐的,这两位道门高手,开始凝视西南方向。
  他们虽无法直接看到海底厮杀的大战,却可感受天地之间血煞气息的变化……
  刚一开战,双方已是死伤惨重。
  黄龙真人缓缓呼了口气:“不管如何,今日尽力而为吧。”
  “嗯,”赵公明点点头,“现在,咱们就等海神老弟的信号了,信号一到,立刻赶去东海龙宫支援!”。
  黄龙真人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信号是什么?”
  赵公明眨眨眼,这话,他也想问……